第2446章 八卦

王族長道:“把孩子送來太原,不要帶回王家,過兩天代州的馬豐就到了,到時候把孩子給他送去。”

王庚和王承等人一臉迷茫。

王族長就讓他們看了一番什麽是借力打力。

既是讓王氏消氣,也是為了給崔氏正名,崔氏不遺余力的在打擊馬家,沒過兩天,太原一帶就傳滿了流言。

都說王氏的六娘子在馬家被欺負,而她伯母崔氏被馬家蒙蔽,沒有察覺到侄女在馬家受苦,於是心中自責難過,便一邊派人將王六娘接出來送到京城治病養傷,一邊回娘家搬救兵,勢必要讓馬家付出代價。

王氏承認了這一說法。

這也是他們讓崔氏出手的報酬,將崔氏女做的事大被一蓋遮掩過去,至於在這一過程中崔氏女和王家二房需要付出什麽代價,王族長是不會過問的。

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尤其是在皇帝的特意宣揚之下,連後宮都知道了。

明達和長豫對此都很感興趣,可惜她們現在不太能出門,也不好召外面的小夥伴們進宮來見,只能今天報個傷風,明天報個肚子疼,點明了要讓周滿來給她們問診。

最近天氣很穩定,所以宮裏宮外的人都很少生病,滿寶除了修書外也就接平安脈的活兒。

明達和長豫一搗蛋,滿寶就只能拎著藥箱到後宮裏來,然後放下藥箱就跟她們盤腿坐在掛著簾子的敞軒裏吃茶聊天。

一邊吃還一邊搖頭晃腦的道:“蕭院正都知道了,這兩天不住的看我,認為我浪費醫療呢。”

長豫:“你現在又沒有病人,我們也不算白占大夫,也沒讓你開藥吃藥,怎麽浪費了?”

滿寶:“浪費紙張筆墨也是浪費。”

她道:“紙張可貴了,因為我寫書,崇文館那邊嫌棄我花銷高呢,總是懷疑我拿了崇文館的紙張去太醫院開藥方用。”

一個部門的花銷是一個部門的,是不能共通的。

她紙張上的花銷一向大。

不管是在崇文館還是太醫院,她的紙張花銷都是最大的,滿寶都不太想用他們的紙張了,她自己在商城上買的既便宜又好用。

但有時候她寫下來的東西需要給人看,雖然她從商城上挑選下來的紙張和他們的差不多,看不出區別來,但有心人還是能看出這不是宮廷造的紙張。

用自己的紙張倒是沒什麽問題,但莊先生說過,公私要分開,而且要分得很開才行。

她在紙張上的花銷一向大,要是連記錄脈案之類的東西都用自己的紙張,以後崇文館和太醫院勢必會減少她這方面的費用,再延伸出其他的問題來,到時候她會被人欺負的。

因為聽莊先生的話,崇文館和太醫院雖然偶爾會抱怨她用紙多,但從不會少了她的用度。

“雖然不開藥,但每次回去還是得寫脈案上檔,可不就浪費嗎?”

長豫很光棍的道:“那你就寫我有病吧,就說我郁結於心,驚悸傷心之類的,隨便編造一些,然後給我開些安神湯。”

明達差點兒把茶給噴出來,笑道:“更浪費了。”

滿寶點頭,認為她沒有抓到重點,幹脆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問道:“今天是又有了什麽消息嗎?”

“咦,白善沒告訴你嗎?”

滿寶道:“今天不是他輪值,他在翰林院那邊呢,沒進宮。”

皇帝雖然喜歡招白善入宮問政聊天,也喜歡用他整理折子之類的,但也不能天天都是他。

行走一共三個,偶爾也要輪到別人的。

所以白善偶爾會留值翰林院,不進宮。

蕭院正不許太醫院參與朝堂上的事,太醫院便很少議論這件事。

長豫和明達的消息一半來自於皇帝,還有一半則來自於宮中的內侍和宮女。

明達都有些興奮的道:“馬宏中和王六娘正式和離了,聽說他叔父做主,讓王家把孩子給帶走了,從此以後馬家和王六娘及孩子再無關系。”

滿寶眼睛亮晶晶的問:“真的?”

長豫:“當然是真的,父皇親口說的。”

沒錯,這個八卦消息是皇帝告訴姐妹兩個的,消息之快,恐怕住在唐府的王瑞樂還不知道呢。

皇帝的消息來源自然是殷禮,這一次卻不是為了八卦,而是為了別的,八卦只是順便而已。

長豫上午才從父皇那裏知道了這個消息,立即想要和滿寶分享,她道:“父皇說,王敏連夜去見了馬豐,倆人也不知道聊了什麽,馬豐回到並州以後就請宗族出面,先是奪了他兄長的族長之位,然後就要把他們這一支分出去。”

“結果也沒分,”長豫一臉惋惜的道:“不過他們家被這樣一嚇,就願意把孩子給王家了。”

明達道:“他們這是斷臂求生呢,這個孩子給王氏比留在馬家更好,不然強留下來,王氏未必會投鼠忌器,卻一定會恨他們要挾,馬家和王家還是相差太大,所以馬家賭不起。”

皇帝之所以告訴兩個女兒這些,也是為了讓她們知道,“我們家是大晉一等一的人家,這世上除了天下百姓外,就沒人能與我們家相提並論,所以你們要記住,以後到了外面,你們只要不是違法惹了天下蒼生,其他人,誰欺負了你們都別怕,回來告訴父皇,父皇給你們做主。”

馬家當然賭不起,就滿寶他們知道的,馬宏中已經被從府學中除名,有王氏在,還有陛下的那句“無才,又無德”的話在,他這一輩子都別想出頭了。

至於他弟弟,聽說也被王氏打壓得在太原府學待不下去了,已經主動請辭,要出去遊學。

這時候馬豐從他兄長手上搶奪族長之位,對於他們大房來說更是致命的打擊。

滿寶卻有了和皇帝不一樣的感悟,她和明達長豫道:“可見世事無常,人還是應該立得直,行的正,以前王六娘於馬家是絕對的弱勢,要不是他家行為不端,也不至於落此下場。”

“可見強弱是不一定的,人在強時行得端正,弱時才不會招來致命打擊;弱時就該向王六娘一樣堅韌,才有那一線生機。”

明達和長豫聽得一楞一楞的,長豫呆呆的道:“父皇說以後要多給我一些親衛,要是有人欺負我,當即叫了親衛回宮稟報,他給我做主。”

明達道:“……父皇日理萬機,我們既然成家了,總要自己立起來,不能什麽事都找父皇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