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2章 候官

王瑞樂就松了一口氣,屈膝行禮道:“多謝大姐姐。”

唐夫人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後道:“六娘,要說苦,五郎並不比你好過多少,他這心裏只怕比你還苦呢,崔氏做錯了事,又是對著你,他怕是最難受的,回頭你多與他寫幾封信,姐弟之間,一來一回,次數多了,感情也就回來了。”

她道:“我記得以前,你們姐弟倆關系就很好的,比五娘和他還要好。”

王五娘和王五郎可是嫡親的姐弟。

王六娘扯了扯嘴角道:“我知道。”

王六娘和王五娘年齡相當,堂姐妹兩個不過相差了三個月而已,而王承比她們還小兩歲。

當時王六娘的父親王五郎還沒發生意外,所以夫妻兩個都還盼著再生孩子,當時王承七八個月大的時候胖嘟嘟的最是可愛,五夫人很喜歡,聽說常抱男孩子就能引得男孩兒來投胎,所以她很喜歡抱他。

一來二去,才三歲的王六娘就和這個堂弟混熟了。

再後來她父親上戰場出了意外,確定不會再有子嗣,她祖父母就總是喜歡把王承送到她家裏。

二房兄弟兩個,兄長王培在家理事,王楓卻出仕了,且官運還算亨通。現在王氏在京中的代表之一王績,在當時是遠遠比不上王楓的。

而且王楓還出自嫡支,大房那邊雖與二房隔了一層,但也沒少扶持他,當時家族的資源都微微傾斜向王楓。

所以王楓沒有兒子,在當時家族之中算一件不小的事。

都不用他開口,他的父母就已經開口,二房他這一支是勢必要過繼的。

當時最合適的人選就是小王承,他是王楓嫡親兄長的小兒子,不論是從血緣、感情還是年齡上都最合適。

但崔氏不願意。

做母親的不願意,那這件事就一直拖著。

後來王六娘漸漸長大,王楓估計也認為自己女兒需要一個兄弟幫扶,因此開始在家族之中挑選適合的孩子想要過繼。

別人不知道,但王瑞樂是知道的,她母親曾經私底下與她說過,她這位大伯母貪心得很,既想要她父親手裏的東西,又不舍得兒子。

因為他們二房沒有分家,所以想著就算不過繼,將來王楓手底下的人脈和資源也會是她兩個兒子的。

誰知道王楓會想從旁支裏找個孩子過繼?

當時她父母都已經看了好幾個男孩,還帶著她一起看的,其實已經差不多選定了人,但就是這時候,崔氏終於松口願意讓王承過繼。

當時王承並不叫王承,是過繼之後祖父和祖母直接給他改了名字,母親說,這是祖父祖母在表達對伯父和伯母的不滿,明明早就可以過繼,他們楞是來回推拒了七年。

他們要是硬氣的一直推拒,那祖父祖母的怒氣總會消除的,說不定還會心中敬佩他們喜愛心疼孩子,兩樣到底占了一樣。

可惜最後他們還是把王承給了他們家,卻是要求父親帶著三哥王庚在身邊培養。

王瑞樂垂下眼眸遮住眼中的光,不屑的扯了扯嘴角,也是因為這個,她一直覺得有些對不住這個日漸消沈的嗣弟。

他才過繼過來兩年不到,她父親便意外去世了,母親受不住打擊也跟著去世,一下養父母都沒了,親生父母那邊也回不去,因為過繼的事和他們提的附加條件,王承一直與他們感情不睦。

然後是祖父受不住打擊去世,一下管著他們二房的人都沒了。

以前,王瑞樂不想他們親生母子之間再生隔閡,知道崔氏不喜歡她和王承聯系,所以自父母去世後她就很少再過問王承的事。

但現在……

她眼中閃著幽光,覺得大姐姐說的不錯。

而且,她也需要在娘家有個靠山的。

王瑞樂心中有了決算,撩起車窗往外看,就看到遠處山腳下的一片空地上,十幾個人騎在馬上嗚嗚的大叫著沖著他們這邊過去……

坐在一旁的唐夫人也聽到了呼喝聲,就湊過來往外看,就遠遠的看到周滿他們朝著這邊疾馳而來,不,不是沖著他們,因為他們很快在一塊田地前勒住了馬。

他們的聲音被風吹著飄了過來,“哎呀呀,它都跑到田裏去了……”

“你們箭術也太差了。”

“說得好像你能射中一樣,你不也射偏了嗎?”

“別吵了,它都跑沒影了,我們走吧,上山去看看,說不定還有呢?”

於是五人便要打轉馬頭離開,唐夫人就探出頭去揚聲叫道:“此時禁止春獵你們不知道嗎?”

滿寶他們嚇了一跳,連忙轉頭看,見是唐夫人便松了一口氣,紛紛騎馬過來打招呼,“學嫂,你這是要回京了?”

唐夫人下了車,揮手扇了扇路上不太好聞的氣味後道:“怎麼在官道邊跑馬?”

滿寶就指了遠處道:“不是官道,我們在那座山腳下跑的,那裏有一大片草坪,樹木稀稀落落的,可以縱情跑,不過我們看到了一只灰兔子,可肥了,就是讓它給跑了。”

唐夫人就和他們過去。

護衛們在一棵樹底下攤開了席子,上面還擺著瓜果點心,顯然他們之前在這裏吃東西。

唐夫人就讓王瑞樂坐下,他們不急著回京城。

“你們倒是愜意,”唐夫人坐在席子邊上,深沈的嘆出一口氣道:“還是做姑娘的時候好,沒有家累,想跑馬就跑馬,想野炊便野炊,就是晚上在此露營,明天回去撒撒嬌,事情也就過去了。”

滿寶一臉的不解,“您現在也可以呀。”

“現在不可以,”唐夫人道:“我都出來三天了,家裏還有孩子呢,哪兒能在外久留?”

她嘆息道:“最多在此再歇息半日,午後就得回去了。”

滿寶就一臉同情。

唐夫人瞥了她一眼,“不必同情我,你也快了。”

滿寶立即道:“那不會,便是我將來成親了,只要休沐,我要是喜歡,肯定也能來跑馬野炊的,是不是?”

她扭頭問白善。

白善點頭,“是。”

唐夫人就似笑非笑,與她道:“那我們且看將來。”

不必等很久,他們收假回去,白善就開始去吏部候官,當天去,當天就分配到了翰林院,可禦前行走。

就是劉煥還多等了兩天才候到一個去工部的九品官職,更不要說其他人了。

有些人可能要等上半年,甚至是更長的時間才能等到官職,在此之前,他們需要在京城租房子等候。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