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0章 要不考慮一下

滿寶撓了撓腦袋,“學嫂說她這位嬸娘有些左性,但多的我也都不知道了。”

滿寶揮手道:“不說他們了,一會兒我們去田裏玩吧。”

白善他們沒意見。

算起來,他們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沒來過莊子了。

莆村這邊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人臉上的氣色好了不少,如今他們佃種周滿的職田,別的不說,吃得粗一點兒,全年能有七分飽了,剩下的糧食賣出去還能攢點錢,以後給孩子嫁娶用。

所以地裏勞作的村民們看到周滿幾人都下意識的展開笑容,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還會小心翼翼的問一下周滿工作順不順心,上官喜不喜歡?

滿寶一臉莫名其妙的表示工作很順心,上官……也還算喜歡吧?

畢竟她的上官有點兒多,也不能保證每一個都喜歡她的。

村民們就拜漫天神佛,希望他們保佑周滿順順利利,官運亨通……

滿寶有些受寵若驚,這樣的事她家裏的人請求還算合理,她和這些村民卻不是很熟的。

求神佛是需要供奉的,就算沒有供奉,肯定也會搶占人家許願的份額,反正她是不會把許願的份額給不熟悉的人的。

每次許願求的不是自己的事,那就是身邊至親之人的事。

滿寶一臉的感動,白善就把她拖走了,等走遠了才道:“你驚喜什麼呀,他們求你官運亨通,其實也是在給自己求順利。”

他道:“你只要官運亨通,那這職田就一直是你的,他們就能一直耕種。”

滿寶:“那我也很開心。”

她想了想後小聲的問道:“你說,求的人多了,神佛會不會真的聽到這個願望,然後真的就讓我官運亨通了?”

白善:“……你不是不相信世上有神佛嗎?”

滿寶:“若是好事還是可以信一信的。”

不說白善,連殷或都覺得她過於墻頭草了。

一行人嘻嘻哈哈的在田野裏走著,大致看了一下麥田,稻田,還有才冒出芽來的各種豆子,滿寶他們就去看試驗田。

周立重也在莊子裏,正好給他們做介紹。

如今莊子裏的試驗田已經延伸出好大一片了,足有十二畝之多,都是周立重和父親在打理。

他拿出冊子給滿寶看,道:“這一塊是正月那會兒小姑給我們的新種子,如今都插秧好了,看這秧苗有些瘦肉,但現在都返青了,算是活下來了。”

又指了兩塊田道:“這是去年秋天留下的甲三號種子和丁二號種子……”

哪一類型的種子前面是哪兒來的,產量如何,都是可以在本子上追本溯源的。

包括它們在生長過程中是耐寒,還是耐旱,或是需要更多的水,是否招蟲子,周立重都有記錄。

有些是周滿一開始就叮囑好要記錄的,有些則是他自己添置上去的。

滿寶自己看著還有些混亂,但周立重都記著呢,她走到哪一塊田,周立重就告訴她種子的上一代情況。

白善聽著,感嘆道:“要不是你讀書不行,都可以去考明算學,然後試著進司農寺……”

白善說到這裏一頓,咦了一聲後道:“要不你去考明算試試?”

一聽讀書周立重就有點兒腳飄,虛得不行,“那不行,我連現在記的這些字,許多都還是現學的呢。”

論種地,周立重是遠比不上周大郎的,這十多畝的田,又有莆村的佃戶幫忙,本來是用不著周立重的,但最後為什麼是他來管著?

還不是因為他爹不太認字?

周大郎目前只認得自己的名字,還有一些常用到的字而已,還是處於認識卻不太會寫的狀態。

所以周立重就來了,他好歹讀過兩年書,又跟著小姑認過不少字,基本的字都是認識的。

就算有些字想不起來怎麼寫,他也能抱著小姑那本厚厚的辭海去查找,再不濟還能問他媳婦。

到現在,周立重不僅鞏固了以前學的字,還認識了不少新字,可是……他也沒膽量說就去科舉了呀?

先不說他是否真的會算數,就算會,他這狗爬一樣的字,誰看得上呀?

“明算……感覺還是立君去比較強些。”

滿寶:“……明算沒有女子報名。”

周立重沖著他姑笑,反正就是沒有去的意思。

滿寶也覺得他考中有點兒困難,於是道:“你先學著吧,到時候我打聽打聽,看什麼時候明算要的人多,你就去考一考。”

白善道:“你可以回羅江縣考。”

白二郎嚇了一大跳,吃驚的看著白善,“你要走後門?”

白善忍不住拍他,“你說什麼呢?我是那樣的人嗎?”

白善和周立重道:“京城人多,識字的人也多,有的人考不上進士,也考不上明經,他們才會去選擇秀才科、明書和明法,相比之下,明算要更偏僻些,少有人去考。”

“但少有人考,也會有人去考,所以在京城,這幾門都能取滿人,但在小地方不一樣。”白善道:“據我所知,羅江縣連續幾年都沒人報考明算科,所以一直輪空無人考中。你要是願意,回頭我們可以教你。”

“明算要考的書不多,也就《九章算經》三帖,《五經算經》、《五曹算經》、《夏侯陽算經》、《張丘建算經》、《周髀算經》、《海島算經》、《孫子算經》各一帖,《綴數》六帖,《緝古算經》四帖,你把這幾本書學會了,在羅江縣肯定能過。”

周立重眼暈,《九章算經》和《五經算經》他都知道,他和莊先生學過,但也只學了前面的一點,後面高深的他就不學的,莊先生也說他學這些夠用了,結果現在……

周立重咽了咽口水,看向他小姑,“我現在才開始學是不是晚了?”

“不晚,”滿寶道:“你才多大呢,人生要是幹活兒到半百,那你還要再幹三十年呢,學這幾本書兩年總學完了吧?”

周立重連連搖頭,恨不得把頭搖下來給他。

白二郎立即道:“你不能以己度人,這個,這個,最少得四年!”

周立重連連點頭,然後小聲道:“說不定得六年,或者更長的時間。”

殷或:“……明算出來,連品級都沒有,做多算吏。”

所以你們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