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6章 認識

唐夫人就笑著拉住她的手道:“走吧,我們上去,我可是一大早就讓會宴樓準備了他們拿手的好菜的。”
  
  滿寶一行人就跟著她上樓。
  
  進了包房,滿寶才看到王瑞樂坐在窗口不遠處,目光還看著下面,聽到動靜才轉過頭來,看到滿寶便笑著起身行禮,然後才問道:“周大人,他傷得重嗎?”
  
  滿寶沒想到她會問這個,楞了一下才道:“不重。”
  
  王瑞樂笑了笑,臉上沒多少變化,但滿寶就是看出她神色間有些失望。
  
  她想了想後道:“沒有傷到骨頭,不過皮肉傷才是最痛的,他估計得疼上半個月。”
  
  王瑞樂就隱隱高興起來,頷首道:“我知道那種感覺,估計得有一個月左右才能好,他們這些公子細皮嫩肉的,哪裏受過這樣的罪?就是好,也會比別人慢些。”
  
  滿寶挑了挑眉,點頭道:“不錯。”
  
  一旁的王三娘王四娘和王五娘聽了,臉色便有些難看,就連她們的丈夫聽了都忍不住對視一眼,覺得剛才還是打輕了。
  
  聽小姨子這意思,她對此很有經驗,顯然沒少挨打。
  
  一旁的年輕人最氣,氣得直接擡腳踹翻了椅子,怒得原地轉圈,“大堂姐,你剛才怎麼不讓我多打幾下?”
  
  唐夫人就橫了他一眼道:“急什麼,日子還長著呢,這又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解決的事,今天打過了,過個十天半個月他好了,你再找了空去打他一頓就是了。”
  
  一旁的大小姐夫們:……突然有點兒害怕是怎麼回事?
  
  要是只有滿寶也就算了,偏滿寶還帶了劉煥和殷或來,唐夫人就不好說太多,於是拉著滿寶的手和她介紹她的姐妹們,“這是我三妹妹,這是我四妹妹,五妹妹。”
  
  然後介紹她們的丈夫。
  
  唐夫人笑道:“三妹妹和三妹夫本來就是在雍州的,四妹和五妹是接到我的信後特意趕過來的,本來我是想把人拉到巷子裏打一頓狠的,但家裏還有些別的打算,我不好在這裏把人打出個好歹來,這才叫你來幫忙看一看的。”
  
  然後才介紹那個脾氣有點兒暴躁的年輕人,“這是我五弟,也是瑞樂的弟弟,你們叫他五郎就行。”
  
  她笑道:“五郎他也還在讀書呢,你們都是讀書人,正好可以說說話。”
  
  王五郎知道他阿姐的病是周滿在治,聽說要不是周滿出手,她都活不過半年去,於是王五郎眼圈一紅,立即和周滿行禮,一臉感激的道:“多謝周大人為我姐姐看診。”
  
  滿寶笑道:“這是我分內之事,你們家也是付了報酬的。”
  
  “行了,你別和她客套這些,要是感激,回頭多送她一些診金就是了。”
  
  唐夫人拉了滿寶坐下,然後才為他們介紹白善等人。
  
  盧三等人一驚,這……就沒一個是一般的人啊。
  
  幾人互相對視,笑著和他們見禮,然後分開坐下。
  
  唐夫人說了請會宴樓一早準備,果然就是一早準備的,端上來的每一道菜都是他們家的大廚做的,因此味道都比別人的好。
  
  滿寶吃得很舒心。
  
  吃飽喝足,唐夫人就拉著滿寶道:“讓他們在這裏談文論經,你和我們一起去銀樓。”
她笑道:“我既然答應了要送你禮物,那可得送好的,我們現成去挑。”
  
  滿寶:“……這就是你說的特別的禮物啊。”
  
  “這不特別嗎?”唐夫人笑道:“這銀樓是我三妹夫家的,他家有個工匠點金的手藝特別好,我看你珍珠的首飾和玉飾寶石都不缺,但金飾卻很少,今兒正好可以挑一挑。”
  
  她笑道:“我想著你也快要出嫁了,身上多帶些首飾好。”
  
  王瑞樂一聽,精神一振,笑道:“周大人快要成親了嗎?那我也送周大人一套首飾好了。”
  
  她和王三娘笑了笑道:“三姐也知道,我如今囊中羞澀,你可得算我便宜些。”
  
  王三娘就好笑,“你在自家的銀樓裏做東西,難道我會收你的錢嗎?”
  
  於是一群娘子簇擁著滿寶離開,把白善等人丟下了。
  
  白善目送她們走遠,這才收回目光,看到碰過來的杯子,他就笑著舉杯,不動聲色的和王五郎打聽今天這件事。
  
  因為涉及閨中密事,所以滿寶並沒有把王瑞樂的事告訴白善,以至於白善根本不知道王家人為什麼要暴打自家的姑爺。
  
  唐夫人拉著滿寶到了銀樓,因為是王三娘家的銀樓,她們直接坐在貴賓室裏挑選,一邊挑選一邊說話,私密性絕對有保障。
  
  對滿寶,唐夫人和王瑞樂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實在是,她們一直以來的事都被她看在眼裏,頭兩個月甚至還依靠著周滿做遮掩和傳遞呢,根本瞞不住她。
  
  王瑞樂就主動告知她,“周大人,我是要和離的,不知道我這樣的名聲對您可有影響?”
  
  滿寶楞住,問道:“對我有什麼影響?”
  
  她又不是王家的姑娘。
  
  王瑞樂就笑了笑道:“一些醫者是忌諱給我這樣的人看病的,尤其周大人還在宮中照顧貴人,恐怕在這些事上要更小心。”
  
  滿寶不在意的揮手道:“我是看病的,只看病而已。”
  
  唐夫人淡定的喝了一口茶道:“我就說你想多了吧,別說滿寶不是這樣的人,就是我們比較熟的劉太醫幾個也不會在意這種的。”
  
  滿寶點頭,不過體內的八卦之火就熊熊燃起。
  
  她見王瑞樂似乎不是很介意的樣子,就問道:“和離……不容易吧?”
  
  一旁的王四娘就冷哼一聲道:“是不容易,但也難不到哪兒去,只要娘家這邊同意,他們男方又有這麼大的錯處,晾他們也不敢不和離。”
  
  要是對上盧氏、崔氏這樣的人家可能會有些難,他們可能願意肉爛在鍋裏也不願意和離,但對馬家,他們還是有很大把握的,因為馬家鬥不過王氏。
  
  王四娘想到了什麼,扭頭看向王五娘,“二伯母那邊不會出聲吧?”
  
  王五娘臉色微白,捏緊了手中的帕子道:“不會的,母親現在心中也後悔的不行,她也沒想到馬家敢這麼對六妹妹的。”
  
  唐夫人垂眸沒說話,王四娘直接冷哼一聲,閨閣之中,她和王瑞樂的感情最好,和大姐的脾氣最相似,最不喜歡的就是五娘和二娘,不過出嫁之後,這種閨中的不喜歡就顯得很小氣,那時候的矛盾也都是小事了。
  
  可如今,她還是對王五娘的話嗤之以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