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1章 嘿嘿

智忍大師先是和他們笑著點了點頭,這才看向明達和長豫兩位公主,笑著和她們合什行禮,笑道:“兩位公主來鄙寺是為了?”

明達連忙道:“祖母生前禮佛,我們想著來給皇祖母上香祈福。”

這事兒好辦,只不過她們是公主,燒的香自然不一樣,於是智忍大師讓人去找主持安排一下。

智忍大師當時沒等西征結束就先走了,他們走的是另一條路回來,比滿寶他們速度快多了,回到京城後西征勝利的消息才傳來。

周滿他們回來也有四個來月了,不過他們從未聯系過而已。

此時智忍大師上下打量他們,發現幾人都長高了不少,臉上看著也堅毅了不少,初見時的稚氣消散了不少。

智忍大師笑了笑,心中感嘆,到底是長大了呀。

智忍大師讓戒嗔指教白善他們武藝,戒嗔不再說什麼要回稟主持之類的話,直接應了下來。

滿寶他們喜滋滋起來,便坐下和智忍大師說話,一副非常關心他的模樣,問他,“大師回來的路上可順利?路上有沒有遇到什麼好玩兒的事?”

智忍大師就笑道:“自然是比不上小友們波瀾壯闊……”

他們就著西行和東歸的話說了許久,白善還鼓動他,“現在西域幾國都臣服於大晉,短時間內不會再有戰亂,智忍大師要是還想去西域求佛經,現在這時候是最好的。”

智忍大師就笑著頷首,表示等他將手中的佛經翻譯好便考慮再啟程。

明達在旁邊聽著羨慕不已,長豫對這些不太感興趣,就悄悄和滿寶咬耳朵,“戒嗔大師的武藝很厲害?”

滿寶點頭,豎著大拇指道:“這麼厲害。”

長豫就轉了轉眼珠子,“他會使鞭子嗎?武僧練的都是硬功,怕是不適合你吧,你不如和我練鞭子,我告訴你,我的鞭子使得可好了。”

滿寶見識過了,可她覺得不好看,“我想可以一蹦就飛到屋頂上去,身姿飄逸,我現在只會踩著墻躍上墻頭,還得爬一段,不是很好看。而且兵器裏,我覺得還是劍好看。”

“鞭子省力,”長豫道:“你只要掌握了巧勁兒,站著就能甩出花來,別人還近不了你的身。”

“我也不是要戰場,我就想要好看呀。”

“蹦來跳去的一點兒也不淑女,俏俏的站著甩鞭子不好看嗎?”

滿寶:“我還是想飛,你沒見過戒嗔跟人打架時的騰躍功夫,一招一式就跟……就跟畫上的人一樣,唰的一下,幹凈利落,特別好看。”

長豫:“……就為了好看呀。”

“也不完全是,”滿寶嘆息道:“出去這一趟我們才知道,外面好危險的,雖說有護衛保護,但自己會點武藝,關鍵時刻也能保命不是?人家都說名師出高徒,戒嗔的武藝是我們認識的人中最好的了。”

長豫:“能比朝中的李尚書、宿國公他們還厲害嗎?”

“我也沒見過他們打架呀。”

話題漸漸扯遠,等前面主持準備好,滿寶他們這才起身和智忍大師告辭,陪著兩位公主去燒香。

提前來護國寺的護衛宮女們也出現了,拿出一早準備好的香油錢交給主持,眼看著夕陽快要西下,他們這才準備下山回去。

明達和長豫沒讓馬車上來,而是相攜著從臺階上自己往下走,混在一眾香客中,明達很興奮的和滿寶道:“你看,沒人認出我們來。”

是沒有人認出明達她們,但是個人都看得出他們身份不簡單。

不過護國寺是國寺,來上香的達官貴人素來多,所以香客們並沒有很側目,只是微微讓開些,不太靠近他們一行人而已。

但這也足夠明達高興的了。

長豫不理解這種高興,但姐妹高興,她也是跟著一起高興的。

上了車,她還在和滿寶推薦她的鞭子,“你要是和我學鞭子,我就把我小時候常用的那條鞭子送你,那可是母後給我十歲的生辰禮物。”

明達聽了好笑,“姐姐怎麼突然好為人師了?”

“難得有個人和我一樣喜歡武藝,自然最好和我一樣玩鞭子了,這樣以後才能一起玩。”

滿寶就趴在車窗邊和她道:“你傻呀,你用鞭子,我也用的鞭子,一起玩的時候就一起抽著鞭子玩嗎?也太無趣了。”

她道:“就該你學鞭子,我學劍,這樣鞭子對劍才好玩呢。”

“你不是要跟和尚習武嗎,那應該是掌或拳吧?”長豫打擊她,“最多是棍,長兵對短兵,你必輸無疑。”

滿寶聽了一呆,不甘示弱的道:“那有什麼要緊,我不會扯著你的鞭子近身嗎?到時候你的鞭子抽不起來,自然無用武之地了。”

見倆人就這麼一個車內一個車外的爭鋒相對起來,明達連忙攔住倆人道:“你們現在還沒比呢,這都是嘴上功夫。”

尤其是滿寶,“你學了嗎?”

滿寶頓時不說話了。

長豫扳回一局,嘻嘻的樂起來。

明達敲了敲馬車,讓車夫回宮,她和滿寶道:“你先找著空學了武藝再說吧。”

馬車動起來,滿寶便松開車窗讓到一邊,長豫就扒拉著窗戶探出頭來道:“滿寶,你還有四天的假期呢,先學著,等進宮我們就對對招。”

滿寶糾正道:“是六天!”

然後才道:“我要去巡視我的職田農莊,最多只能學兩天,我不會和你對招的,起碼得等我學了半年後。”

馬車漸行漸遠,長豫只能大聲道:“已經過去兩天了,明明還有四天……”

馬車走遠了,滿寶也就懶得費嗓子回答她,反正明達肯定會告訴她的。

果然,長豫腦袋還沒收回來呢,明達已經道:“四天之後是旬休日,兩天,算在一起就是六天了。”

長豫一呆,“天啊,她放了這麼久的假期?”

明達笑道:“她在皇莊裏關了這麼久呢,自然要放久一些了,而且也是碰巧,六天的假,她又正好上了一天大朝會,一天衙門,剛好就到了旬休。”

才不是剛好呢,蕭院正特意給滿寶和盧太醫安排的時間,畢竟人關在皇莊裏這麼久,心理壓力還是挺大的,正好可以讓他們休息一下。

盧太醫最近就休息的很好,滿寶則打算去把春遊補上,不過在此之前,她還得去看一下唐夫人的堂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