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0章 教我們唄

滿寶他們並不知道家裏正在操心各人親事的事兒,此時正泛舟湖上,幾人坐在船篷之中,一邊泡茶,一邊將才從岸上買來的吃食擺在桌上。

船飄到湖中,船工就不怎麼劃船了,由著它慢慢的朝湖中心飄去。

幾人愜意的坐在船中,吹著微風,心裏高興的不行。

明達靠坐著看著岸上往來的行人,羨慕道:“真羨慕你們,可以每日都過來。”

滿寶:“哪有,我們很忙的。”

明達就笑,“再忙,下衙之後乘車過來走一走逛一逛還是不錯的。”

滿寶道:“大明宮那邊不也有湖嗎?那裏的湖比這兒還大呢。”

“那怎麼比,”長豫邊撚了東西吃邊道:“那裏又沒有人賣東西,也沒有這麼多人。”

明達點頭。

滿寶一想也是,在街上逛街和在宮裏逛宮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滿寶安慰道:“沒事兒,明年你們也可以的。”

明達和長豫一聽,臉有些泛紅。

兩位公主很是感受了一番湖中泛舟吃吃喝喝的日常,直到時間不早了才肯挪步上護國寺。

昨天就收到周滿的帖子一直在等他們的戒嗔:……

要不是同行過很長的一段時間,又同生共死過,戒嗔一定懷疑他們是在作弄他。

戒嗔從蒲團上起身,沖東張西望正四處找人的幾人過去,行禮後道:“周大人,白公子,師父在禪室等著了,請吧。”

他的目光劃過明達和長豫,覺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裏見過。

念頭閃過,戒嗔走了兩步才想起來,這似乎是兩位公主。

戒嗔:……

不過他也沒變了神色,只做不知,引著他們去見智忍大師。

長豫沒想到他們還真能見到智忍大師,她記得他可不好見,以前除了父皇和皇祖母,也就母後偶爾能見。

就是太子哥哥來,也得看智忍大師想不想見,願不願意見。

長豫悄悄的問滿寶,“你們和智忍大師關系這麼好呀。”

滿寶小聲道:“我們和戒嗔的關系比較好。”

戒嗔:……胡說,他和他們關系什麼時候好了?明明師父和他們說話更多。

在滿寶幾人的心裏,他們和戒嗔關系還真是比較好的,不說他們救過戒嗔,戒嗔也冒險出手救過他們不是?

所以他們是過命的交情。

秉持著這個認知,白善就問戒嗔,“戒嗔大師,你上次說你學的功夫是在護國寺裏學的,那我們掛名做俗家弟子能不能學到?”

戒嗔大師:“……這個得問主持。”

白二郎不客氣的道:“上次在西域你就這麼說的,你還沒替我們問嗎?”

他不客氣,戒嗔幹脆也不客氣了,問他們:“你們不是信道嗎?怎麼要做佛家的俗家弟子?”

“這有什麼,我們也可以做道家的居士嘛,”滿寶道:“我覺得你們功夫好。”

她道:“道家有一套養生拳,練之可延年益壽,是和我們村附近山上的道長學的,你要是教我們功夫,我們可以教你養生拳。”

戒嗔:“……我不太想學這個。”

滿寶道:“我覺得你會想學的,你知道嗎,我認真的研究過,佛道中的大師傅,一定要活得夠長久,活得越久的人對佛道的感悟越深,世間的人也越發信服對方,你要成為大師,那就一定要活得夠久。”

她道:“我看過你的功夫,太過剛烈,久練其實對身體是有損傷的,像你平時不用還好,一用,身體的經脈和皮肉骨都會有磨損,人雖然看著年輕,但身體卻老了。這樣是活不長久的。”

戒嗔眉頭一跳,因為他知道周滿說得對。

他本是武僧,就是專門保護智忍大師的,本來他是一輩子都沒機會接觸到那些高深佛法的,但他八歲開始跟著師父,是師父看他也有些悟性,於是就時不時的教他一些道理。

加之他跟隨在智忍身邊的時間最長,這才慢慢學了些佛法。

可武僧依舊是他的主途。

他學的這套功夫本就是怒目金剛的功法,的確過於剛烈,對身體有些損傷。

滿寶道:“而我這套道家的功夫就是專門養生的,打架不怎麼行,卻可以調節四肢筋骨,再調節氣息以養經脈,我們家,上到我們先生,下到我幾個侄子侄女,平時沒空就跳五禽戲,有空就打這套拳,很好用的。”

她極力推薦,“我是大夫,我的推薦是不會有錯的。”

戒嗔道:“功法是護國寺的,沒有主持答應,我不敢擅傳,而且……”

戒嗔上下打量過他們,道:“你們年紀大了,學也學不到多少。你們這樣的年紀要學好就得付出大毅力,大量的時間去打磨身體,但你們有時間嗎?”

戒嗔可是知道的,他們要麼還在宮中讀書,要麼就是要入職當官了,更不要說周滿,剛從皇莊裏放出來,接下來肯定還有要忙的。

白善道:“我們也不要學得多厲害,我們就覺得你的力氣很大,閃避很厲害,我們只要學一些皮毛,出去後要是遇到一些小賊不至於被欺負就好。”

戒嗔就瞥眼看向跟在後面的大吉等護衛,道:“你們不是有護衛嗎?”

尤其是那個叫大吉的,他可是形影不離的跟著他們,他也見過他動手,也很有條理,功夫也不是很差的,對付一般高手都夠用了的。

可那是大吉帥,不是他們帥呀。

以前白善他們也沒少看護衛們動手,說真的,他們很難由此就想習武,最多想和大吉一樣踩著墻就躍上屋頂。

可是見過戒嗔動手後,他們才驚覺原來世上的武功竟可以這麼好看。

一舉一動都有一種其他的韻律,不僅養眼,看著還熱血沸騰。

就是殷或都雙眼冒光,要不是身體不允許,他都想跟著一起學。

幾人一起看著戒嗔星星眼,指著屋頂道:“哪怕學了能夠讓我們一轉身就飛到屋頂上也可以了呀。”

智忍的笑聲從前面院子裏傳出來,“戒嗔,既然幾個小友都想學,那你就教一下他們吧。”

白善他們眼睛一亮,這才反應過來真正能做主的人,笑嘻嘻的越過戒嗔進院子和智忍大師行禮問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