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8章 伸手要

劉老夫人一振,臉上一片贊同之色,拉著勸說她的人低聲道:“好弟妹,這事兒我怎能不知?可你們來京城也有一段時間了,應該知道,這京城的房子哪是那麼好買的?”

她道:“內城這邊,隨便一個小院子就得上千貫錢,自善寶他爹去後,我和善寶他娘也就勉強維持生計,供善寶讀書,哪有那麼多的錢買房子?”

“買到外城去,我們家也丟不起那個人,”劉老夫人道:“而且外城那兒住的人家和內城這裏沒法比,總不能以後兩個孩子成親,還讓他們從崇遠坊裏搬到外城去住吧?”

“別說我這親家不樂意,就是我,也不能拿善寶的前程玩笑呀。”

提議的人就強笑一聲,她可不相信劉老夫人連一千貫錢都拿不出來,他們家資產頗豐,便是當年上交給了族中一部分,她帶走的也不少。

她還有不少地和莊子在隴州呢,那一片也有他們白氏的田產,聽說每年的收成都不少。

前些年隴州很熱鬧的新麥種,聽說就是他們家從南邊運來的,肯定賺了不少。

但劉老夫人說沒錢,她也不能提這個,只能賠笑。

劉老夫人卻不放過她,拉著她繼續道:“弟妹不知道,這當官和不當官的花銷是不一樣的。我和他母親只要夠吃喝就行,可孩子那裏卻不能委屈了。”

她掰著手指頭道:“人家要上好的宣筆,我們善寶用不上這麼好的,但也得用個湖筆或善璉筆吧?人家要用洮河硯,我們家裏總要準備一方澄泥硯,更不要說日常用的紙張墨條這些,次了,讓他怎能在外面擡得起頭來?”

一旁的鄭氏聽得目瞪口呆,這些東西他們家倒是也有,可兒子日常用的明明是很普通的,倒是母親說的那些筆啊硯臺紙張的,基本上只有在家裏要畫畫或寫裱起來的字時才會用上。

劉老夫人繼續,“還有孩子的穿戴配飾,到底是世家公子,就算他沒有父親,比人家少一些,可也不能少太多東西,衣裳時不時的要換,配飾也不能少,迎來送往也不能比同窗們寒磣,維持這份體面的拋費……”

劉老夫人都沒說多少,直接拿著帕子抹眼淚。

她道:“我如何不知道住在周家不太好,遠的不說,等過段時間兩個孩子結親了,我和他母親怎麼面對這個孫媳婦?”

“你們是自家人,我才說的,要是別人,我是不會說這麼些,唉,還不就是因為我們寡婦失業的,祖上留下來的許多東西都沒了,所以才讓孩子受這個委屈。”

被她拉住手的弟媳婦臉色微變,再不敢提起這個話題。

等回到他們家,她還是沒忍住叫來兒子,將她那番話如實說了,問道:“你說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白瑉皺眉,“她這是想通過母親和族裏遞話?”

老太太一副憂慮的道:“我也有此感覺,要說她缺錢是不可能的。族裏誰不知道她是個能幹人。當年祖產的事情鬧得那麼大,還是我們族裏請了她娘家侄子過來,結果來前來後人都好好的,才住了不到兩天對方就變了話音,收了族裏的東西,反倒去幫了她。”

要不然當年劉老夫人也不能說走就走。

“這些年兩邊聯系雖然少,但她家那些田產和莊子也都離得不遠,族裏的有心人都知道經營得不差,”她道:“要說白善花費高我信,可誰家沒有一兩個正在讀書的子弟?也沒人家就困難成了那樣,她說這話,恐怕就是打著族裏那些祖產的主意呢。”

白瑉不悅的抿了抿嘴,問道:“她怎麼突然提起這事兒來了?”

老太太就有些尷尬,總不能說是她看不慣人,主動提起在京城買房子置產的事吧?

一看老太太這反應,白瑉也隱隱明白了些什麼,問道:“當時在的人多嗎?”

老太太就無奈道:“我們私底下說的悄悄話,除了我,也就你媳婦和弟媳婦在了。”

白瑉:……

老太太等著他拿主意。

白瑉想了許久,最後還是道:“算了,我和老五商量一下吧。也和大哥說一聲,至於怎麼決定,聽大哥的。”

此大哥自然是現在白氏的族長白瑋了,前兩年,他父親白敬年紀大了,犯了兩次病,不僅致仕歸家,還將族長之位給了白瑋。

而白瑋和大多數世家族長一樣,並沒有出仕,而是專心在家打理家族,如今對家學抓得很嚴格。

而老五是這兩年也周家白善一家走得比較近的白衍,周四郎現在還跟人稱叔道侄呢。

白珩聽說他們得了這麼厲害的話,差點兒把血吐出來,“三哥,老太太沒事和他們家說這些做什麼?”

他道:“這兩年我都特意避開了此事,誰不知道四房的伯母厲害,當年這麼多族老拿她都沒辦法,你們怎麼還特意去遞話?”

白瑉道:“老太太們互相攀比挖苦,我有什麼辦法?”

“何況,這事一直躲著也不是辦法,”白瑉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也端了一杯茶喝,沈吟道:“要我說,四房既然這麼強硬,不如把東西給他們。”

“給他們?”白珩苦笑,指著自己問:“是我給,還是你給?”

他道:“就算我們兩家願意給,其他家呢?都拿在手上十多年了,吃下去的東西都化成什麼了,讓他們吐出來可能嗎?”

“這事由得了我們嗎?”白瑉道:“說句不客氣的話,當年四房也不願意拿出來,可最後不也拿出來了?同理,對我們也是一樣的。不過看誰勢大誰勢弱而已。”

白珩忍不住嘀咕,“他們家也沒多勢大吧?”

白瑉就看了他一眼道:“就是要在他們沒勢大的時候還回去,修復一下關系,要是他們家真的勢大到我們不得不還了,那還不如不還,直接找個理由將他們這一房分出去算了。”

白珩聞言臉色一白,“分支?三哥,他們家和我們嫡支可沒有很遠,這要是傳出去,我們白氏還怎麼做人?”

“所以就要趁著現在白善還小,將那些東西都拿出來,甚至還要添置一些,找個理由給四房。我看四房伯母給的理由就不錯,白善也長大了,該置業成親了,我們族裏給他一份東西也是應該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