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7章 宗親

魏知按時回去上衙,到下午時還拿了些公文去找皇帝處理。

皇帝沒表現出什麼異常,所以魏知並不知道皇帝因為久不運動,突然跑了一個時辰的馬,腰背正有點兒泛酸。

滿寶他們將客人都送走,立即跑去後面找明達公主和長豫公主。

長豫公主臉有些紅,滿寶就笑嘻嘻的撞一下她的肩膀,打趣問:“是因為小魏大人?”

長豫紅著臉,卻不甘示弱的掃了一旁的白善一眼道:“你少打趣我。”

誰還沒個未婚夫呀,想要互相傷害嗎?

滿寶就收住話口,和倆人道:“走,我們玩去。”

一行人就悄悄的從東側門那裏溜了出去。

等坐到馬車上,明達才想起來問,“你家的客人怎麼辦?”

“差不多都走了,”滿寶道:“我們特意選的今天設宴,大人們要回去上衙,一些夫人太太也要回家照顧孩子,現在還留在我們家的,不是跟我家關系特別好,親近的,就是一些沒什麼事做的老夫人了。”

這些人,不說有劉祖母和她娘在,光她幾個嫂子就足夠了,用不著他們湊到跟前去招待,就是理由,家裏也能給他們找出來好多。

滿寶說的沒錯,現在周宅裏也就還剩下唐夫人、傅二小姐幾個了,不過她們此時也要告辭了,正站在前院要上馬車呢。

因為周滿的關系,唐夫人和傅二小姐關系還不錯,這兩年雖然走得不是特別近,但偶爾也會相約出去吃吃飯,逛逛街,算得上說得來的一撥人。

唐夫人此時就想邀請傅二小姐上門,和她那堂妹交朋友。

她很喜歡傅二小姐的聰慧和性格,聽說她以前過得也不是很好,生產的時候婆家都敢明著棄她保小,還不給看大夫,但聽說,她現在當家,她婆婆就是要買半匹布都要和她伸手拿錢,而她公爹的俸祿,都不過她公爹和婆母的手,直接是交到她手上的。

就是這樣的情況,她公爹還對她交口稱贊,認為他們家娶了一個好兒媳婦,還幫著壓制她公婆和丈夫。

她曾在路上見到過他們夫妻,嶽大郎看著風度翩翩,似乎很疼媳婦,但要買一方硯臺還要和傅二小意溫柔。

知道前情的唐夫人並不可憐嶽大郎,反而還要暗暗啐一口,暗罵一聲:男人果然大多數都是狗男人。

他們家老唐是個意外。

唐縣令不知道自己正被妻子在心裏誇了一下,才回到縣衙就連著打了兩個噴嚏,他揉了揉鼻子,自得其樂,“這是有人思念我呢。”

唐夫人希望她堂妹能夠跟傅二學一學這些手段,當然,不是用在馬家身上,因為馬家用不著了。

但這種霸氣和能力是可以學習的。

傅二虧就虧在家世上,傅家但凡門第比嶽家高一些,他們家也不至於將傅二還留在嶽家,早和離走人了。

在大晉,女兒家還是很尊貴的。

馬車才走出一段,唐夫人就覺得才拐角過去的幾輛車子很眼熟,“那好像是周滿他們常坐的馬車,邊上的護衛是白家的護衛吧?”

唐夫人皺眉,不解的道:“不是說他們三個敬酒喝醉了,已經趴著起不來了嗎?”

唐夫人的丫頭也仔細的看了看,不太確定的道:“可能去送什麼人吧,不是說白家來了好多族親嗎?”

唐夫人就譏笑道:“他們?恐怕不留到晚上是不會走的,留晚了,可能還不想走呢。”

不錯,白氏族親的確沒走,還在和劉老夫人及錢氏說話呢。

白氏對這門親事滿意得很,甚至心底其實隱隱覺得白善能有今日,一半借的還是周滿的勢。

白氏宗族中一直悄悄的議論,認為白善要不是有周滿這個名滿京城的小神醫帶著,那也不能進宮去,更不要說告禦狀了;

敲登聞鼓就先去了大半條命,哪有他直接面見陛下告禦狀來得妥帖和轟動?

他經此積累了名聲。

又因為周滿要給太子和太子妃看病,所以跟著進了崇文館,一下就成了太子伴讀;

就是這一次封爵,還是因為跟著周滿西行尋找藥方,這才碰上西征,運氣好的做了內應攻下龜茲城,不然……

所以周滿就是個有福之人啊,誰挨著誰受益。

羨慕的有,但嫉妒的更多。

於是白氏來的宗親老太太和太太們對錢氏和周家的幾個嫂子都特別熱情,恨不得也住到周宅裏來。

可惜不行,不說周家,連劉老太太似乎都沒聽懂她們暗示京城居大不易的話,只是跟著嘆息道:“是啊,京城的物價太高了,房子也貴,真是什麼什麼都貴。”

錢氏更是道:“我們家要不是有滿寶的俸祿,她兄弟幾個又還能幹活兒掙點家用,我們也不敢在京城住下了,太拋費了。”

劉老夫人更是嘆息,“可不是,我們家也就靠著還留下的那幾畝地,再收些鋪租才能支撐善寶讀書,不然我們婆媳兩個寡婦失業的,也不知要怎麼才好了。”

錢氏就附和道:“親家也困難。”

劉老夫人就笑,“多虧了滿寶厚善,特意留了我們住在這兒,倒省了一筆租金,不然更難了。”

白氏宗親就笑得有些勉強,他們並不知道劉老夫人在京城有兩套房子,卻知道當年白善他們進城後是租住在常青巷的,如今常青巷那房子還是白大郎家花錢買了下來的呢。

不過聽說那邊也不大,就夠他們夫妻兩個住,白二郎作為小叔子都不好回去跟著擠,所以一直跟著他的先生住在周滿這裏。

沒錯,白善和白二郎住在這裏自然要有正當理由的,當然不能夠因為白善是滿寶的未婚夫這樣的理由,傳出去也太軟飯了。

所以一直以來,周白兩家在外的說辭都是,他們是跟著莊先生住在這裏的。

先生跟著學生住是天經地義的事,而另外的學生又跟著先生住在一起,也同樣是天經地義的事,在別人家裏,這樣的事兒也不少,所以沒人覺得不對。

不過,這一次白氏的宗親就忍不住悄悄的和劉老夫人說了,“我們家善寶畢竟也是個子爵了,雖說是跟著莊先生的,但這也是他未婚妻家,總不好一直住在這裏,不如另外買了房子盡快搬出去,不然以後他在嶽家跟前怕是要撐不起腰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