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6章 心裏話

但三人的笑臉並沒有立即收起來,而是僵笑道:“臉有點兒抽筋了。”

這是笑了多久啊?

所有的客人都進去了,滿寶就和他們去待客,一桌敬一杯酒是必須的,還有可能被別人灌,於是滿寶悄聲和端著盤子的周立重道:“摻點白開水,嗯,半壺酒半壺白開水,最好加點兒蜂蜜或者燒開的紅糖水進去。”

周立重:“……小姑,摻水就摻水了,怎麼還要加蜂蜜和紅糖水?”

“你傻呀,半壺水加下去,那酒的顏色淡成什麼樣了?加點兒蜂蜜或紅糖水看著真一點兒,而且總有點兒甜,不至於太難喝。”

白善就小聲指點道:“別去大廚房,去找周大嫂,你看我們三個人,多準備兩壺,不然不夠用。”

周立重:“小姑父,不然我們兄弟幾個替你們喝吧。”

立學和立固現在都能喝酒了。

滿寶搖頭拒絕,“算了吧,你們年紀這麼小就喝酒,小心以後對肝不好,我們自己來,嗯,多加點兒紅糖,一壺酒分作三壺,其他的都加水和糖水。

周立重:……得,就一會兒的功夫,半壺酒就變成三分之一壺酒了。

周立重看了看這麼多客人,轉身端著盤子下去了,滿寶他們三個就先找了穩重老持的魏大人等人說話。

果然,魏大人他們並不勸酒,而是讓他們多吃菜,吃了一筷子菜就開始勉勵他們。

反正就是皇恩浩蕩,你們都要努力學習,努力工作以回報陛下才行啊。

魏知寒門出身,對此感觸尤深,難得不避諱的拉著滿寶的手道:“你我這樣的身份,能有今日之成就,固然是腹有才情,但也少不了伯樂識馬,不然,任憑我們有再多的才華也無用武之地啊。”

一旁的老大人們驚訝的看向魏知,就見他臉色薄紅,這才發現他不知何時喝了好幾杯酒,只是醉了?

醉倒不至於醉,只是感觸良多,他和周滿的家世有差不多,嗯,其實還是有差別的。

魏知是寒族,而周滿是連寒族都比不上的庶族。在她之前,周家就沒一個讀書識字的。

看著此時周家高朋滿座,幾次來過周家吃酒,切身體會到幾次變化的魏知一下觸及內心深處最隱秘的事。

他拉著滿寶的手,眼睛紅紅的道:“身受君恩,所以常常擔憂自己配不上這份恩德,因此才要時刻警醒自己,做到為臣子,為千裏馬該做的事,周大人,你將來也要如此啊。”

“陛下立誌要做明君,所以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完成陛下宏願,助他成為千古明君,為此,便是丟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滿寶張大了嘴巴。

白善和白二郎也聽得一楞一楞的,所以您時常勸誡陛下,把皇帝氣得跳腳是為了報君恩?

嗯,這麼一想還真是,都是在阻止皇帝犯錯,為了讓他成為明君呀。

一時,不僅滿寶三人,就連同桌坐著的老大人們都一臉驚訝的看著魏大人。

滿寶眼見著魏大人眼紅得都快要哭了,立即伸手扶住他道:“魏大人,您喝醉了,您不如先到客房小睡一下?您午後還要上衙呢。”

滿寶看向白善和白二郎。

倆人回神,立即上前扶住人,將魏大人扶去休息。

老唐大人就扭頭看向趙國公,“你沒事灌魏大人酒做什麼?”

趙國公:……誰都沒留意,他怎麼就看到了?

趙國公輕咳一聲,目光有些飄忽的看向遠方。

遠方,皇帝正在西內苑裏策馬狂奔。

殷禮騎著馬帶著侍衛們跟在後面跑,他提醒前面的皇帝,“陛下,左前方有兔子。”

皇帝看到了,於是搭弓射箭,箭頭擦著兔子的脖子插在了地上,兔子驚得蹦起來,屁股一扭就飛快的跳走了。

皇帝很高興,哈哈大笑道:“朕的箭術沒有退步嘛。”

殷禮一臉敬佩的點頭。

皇帝惋惜,“可惜在孝中,不然今日可以放手一獵。”

不過今天可以來跑馬皇帝也很高興了,趁著魏知不在宮中,其他禦史大臣們也都不在,皇帝特別興奮的在西內苑跑起來,看到的獵物,全都擦著脖子插在地上,偶爾失算,不小心把大小動物傷到了,他還趕緊讓人去抓了來上藥。

皇帝決定晚上回去就給菩薩和太後上香請罪。

皇帝在西內苑裏跑了一個時辰,筋骨這才松泛開,他高興的和殷禮說悄悄話,“也不知道趙國公有沒有把人灌醉。”

殷禮:“……應該不容易。”

醉了也是能醒的,以魏大人的自制力,恐怕不會遲到,所以……

“陛下,時辰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

皇帝就惋惜的將弓交給身後的侍衛,點了點頭後叮囑道:“告訴你手下的人,今日的事不許外傳。”

“是。”

皇帝高高興興的回宮,一回到太極殿就一本正經起來。

而在周滿家裏的魏大人也早醒了,不僅醒了,他酒也消得差不多了,周滿的醒酒湯不錯,除了難喝點兒,效果還是不錯的。

魏知就很清醒,問他的長隨,“前面散了?”

長隨彎腰應是,“除了一些不用當差的大人,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老唐大人和一眾禦史臺的禦史都在這裏,連魏知都在,誰敢曠工?

所以除了已經請到假的和不用當差的部分官員外,就只剩下白家和周家的一些親朋還在了,其他人全都回去了。

他們也要回去醒醒酒方便回衙門幹活兒呀。

魏知滿意的點了點頭,但也沒有就此走,而是穿戴整齊後就去宴客的地方晃了一圈,確定真的沒有漏網之魚後方在白善三人的歡送下移步到前面。

老唐大人正帶著一眾禦史在前面坐著呢。

魏知驚訝,問道:“老唐大人怎麼還在這裏,不去衙門嗎?”

看到他,老唐大人有些惋惜的起身道:“我早就開始工作了,行吧,也是時候回衙門了。”

他轉頭和手下們道:“行了,你們各個衙門口去晃晃,看看誰沒有按時回去當差的,還有,醉酒的也一並記下。”

禦史們齊聲應下,然而四散走了,好似剛才在飯桌上與人推杯讓酒的不是他們一樣。

禦史,果然是翻臉無情。

魏知面無表情的回頭和白善三人道:“不用遠送,我這就走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