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4章 賓至

滿寶就鉆出去,上了自己的馬後跑到後面去找趙六郎他們,“你們想吃什麼茶點,我們先回去準備,一會兒你們換了衣裳過來正好可以用。”

並沒有打算回去換衣裳的趙六郎等人一楞,問道:“換什麼衣裳?”

滿寶就嫌棄的看著他們道:“給你們的帖子都送到你們家裏了,而且你們就打算自己上門呀,不帶你們的媳婦嗎?”

有兩個道:“我們沒有媳婦。”

滿寶:“帶你們娘親!”

眾人沈默,只能點頭答應,於是出了皇城後各回各家,打算和他們家的家眷一起上門。

滿寶他們則先到了大街上,明達和長豫下車來,只帶了兩個護衛和四個宮女,然後就坐了滿寶雇來的馬車低調的去周宅了。

周家的大門打開,兩邊側門也開著,不過客人都是從大門進去的。

滿寶他們就偷偷溜到了東側門,從那裏溜進去。

東側門進去繞過一個院子就是莊先生住的地方和他們學習的大書房,再往下就是後院,是劉老夫人他們住的地方了。

滿寶讓白善他們去待客,她則牽著明達和長豫去找鄭氏玩兒。

鄭氏果然在後院,正在帶著下人清點單子上的東西,看到她們來,立即笑著上前,先和明達長豫行禮,然後就小聲道:“我讓人布置好花房了,現在後頭花園沒人,你們去看看,還缺些什麼告訴我,我給你們準備。”

滿寶高興的應下,拉了明達她們就去看。

花房裏的東西被搬走了不少,裏面只還有一些開得比較好的花,用很好看的花盆裝著。

自從知道公主們要悄悄的來參加宴會開始,鄭氏就開始收拾了。

花房兩邊的窗戶都被打開,連原先屋頂上禦寒的茅草都被挪開了,所以此時有陽光從屋頂的縫隙中傾瀉而下。

東南方向的窗戶大開,大片的陽光照射進來,將兩邊擺放的木質長椅都灑上了陽光。

明達和長豫都是第一次見這樣有野趣的房子,高興的拎起裙子跑進去,“你這哪裏是房子,分明和敞軒差不多了。”

明達數了數窗戶,樂道:“她這一邊開了八扇窗戶,可不是跟敞軒差不多了?這樣冬天怎麼能做花房?”

滿寶道:“冬天的時候窗戶不僅關著,外面還用茅草擋住縫隙呢,這屋子有燒火的地方,你看,那是煙囪,燒火以後屋中暖和了,煙卻從那裏透過去。”

明達:“倒和宮中的花房差不多,只不過宮中的花房有一面是用琉璃做的,這樣可以透陽,還能保暖。”

滿寶咋舌,“花銷也太大了。”

長豫好奇的問:“你們家養了什麼好花?”

“花房這裏嗎?就幾盆牡丹和蘭草,除了麻煩點兒,費些木柴,其他倒還好。”

鄭姨和她一樣,也喜歡花花草草,只不過她是喜歡挖,鄭姨是喜歡種而已。

這個花房就是她無聊時自己弄的,房子都是自己設計的,特意多開了幾扇窗戶,想著最後花房要是做不成,打開窗戶,再拆了另一邊的木墻,那就能成一段遊廊了,從這裏可以看到湖水,還能看到對岸的梅花,倒也很有野趣。

鄭氏對於美,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

明達顯然很能理解鄭氏對美的定義,也覺得這個地方極好,最主要的是,它所在的位置也寄妙,它是在後花園的一個角落裏,前面不遠就是湖,對岸是梅林,梅林往外走一段才是她們之前熟悉的敞軒。

來周家的客人基本上都在那一片活動。

她們在這裏,因為隔著一片湖和梅林,基本很難被發現。

從這裏出去只有一條小路,滿寶已經在小路的前面設了告示牌,禁止外人出入。

除此外,就只能從湖面上坐船過來了。

不過滿寶把船都給拖走了,所以明達她們在這裏絕對安全。

守在窗戶外的侍衛聽著周滿得意的炫耀,半晌無語,這到底有什麼值得炫耀的?

明達和長豫都很高興,她們覺得,只要能出宮,哪怕只是靜靜地坐著看著花草樹木都是令人感到高興的事。

所以明達很爽快的推了推滿寶:“你快去待客吧,今兒可有不少人是為你來的。”

滿寶遲疑了一下後道:“那你們等著,我們讓我侄女來陪你。”

長豫眼睛一亮,“讓你二侄女來。”

滿寶好笑,但還是點了點頭,“行,我讓立君和立如都來。”

周立君並不怎麼忙,因為她嬸子多,前期該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今天主要就是盯著後廚不要出事,老周家有這麼多媳婦,基本上一人盯一樣差事就行。

一個人只要負責好了手頭上的事,那就一點問題也沒有。

至於前院,自然就是滿寶他們招呼了。

白大郎和周大郎也在前面幫忙,滿寶就把周立重幾個侄子也給帶到了前面,還叫上周五郎,“五哥,你也幫著去招呼客人唄。”

於是不管湧進來多少客人,一人帶一家,瞬間給送到後面該他們的位置上,送完了招呼幾聲再上來,於是絡繹不絕,每一個客人都有被主人親自招呼到。

簡直讓他們感受到了最大的尊敬。

魏大人也帶著夫人和小兒子過來,滿寶拉了白二郎親自去招待,為什麼是白二郎呢?

因為,“你們是連襟,一會兒可以多說說話,對了,你還可以悄悄的帶他去花房那裏逛一圈,悄悄的,要避開魏大人呀。”

要是魏大人知道公主們出宮是跑這裏來,一定會去罵皇帝的。

白二郎連連點頭,於是白二郎拉著魏玉走了,滿寶就請魏夫人去後院,白善則是忍著笑的請魏知入席。

魏知看了看白善,笑道:“我聽人說,你今日去吏部選了外放的官職?”

白善的笑臉就淡了一些,有些苦澀的道:“這才兩個時辰不到就已經傳到大人的耳中了?”

魏知就笑道:“又不是什麼機密事,皇城裏這種消息傳得最快了。”

魏知看了看他的神色,笑著勸告道:“少年人,天空雖廣闊,但也要翅膀上的羽絨夠多,展開來夠大才能飛得高遠,不然很容易掉下來的。你呀,還得再打磨打磨,哈哈哈……”

白善苦笑一聲,虛心的應了一聲“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