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0章 櫟陽

滿寶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和老周頭錢氏解釋清楚爵位和官職的區別,為了讓他們更能夠理解,她順手提了恭王做例子。

“恭王現在身上就沒有實職,他之前是親王,封地在晉州是好大的一片,封地內的賦稅等都是屬於他的,他雖然沒有管轄權,但因為那裏頭都是他的食邑,他要是有什麼想法也是可以和那裏的縣官說的。”滿寶道:“比如給免個賦稅,少點兒捐賦之類的,還是可以說的。”

“後來他是郡王,封地被收回去一部分,被收回去的那部分裏的百姓,他們就不再向恭王繳納賦稅,而是向朝廷繳納。”

老周頭呆呆的,“你都是王爺了?”

滿寶:“……爹,我就是個五品的鄉主,食邑就五百戶,相當於六個我們村,或者三個大梨村這樣的。”

錢氏也呆,“那也很厲害了,比你爹還厲害呢,我說的是親爹。”

老周頭回神,立即扭頭問劉老夫人,“親家,善寶也有那什麼什麼邑吧,他有多少戶?”

劉老夫人就笑道:“有的,和滿寶一樣,也是五百戶。”

老周頭立即問道:“那在哪兒呢?”

他也扭頭問滿寶,“我們家那五百戶在哪兒呢?你知道誰家是誰家嗎?”

“就在櫟陽,”滿寶道:“回頭我去問問櫟陽縣令,白善的封地在隴州呢,不在這兒。”

滿寶說到這兒反應過來,咦了一聲道:“陛下怎麼把我的封地放在櫟陽?應該放在羅江縣才對呀。”

劉老夫人就笑著點了一下她的額頭,“傻孩子,在櫟陽還不好呀,天子腳下好營生,他們繳納的賦稅也多些。”

櫟陽屬於雍州,距離京城很近,萬年縣過去就是櫟陽,距離京城的外城不到百裏,快馬一個時辰就能到,比到他們的莊子還近。

當然,櫟陽也不小,還得看那五百戶劃分在哪裏,萬一劃分在另外一個角落,騎馬上一天才能到的也有可能。

不過劉老夫人覺得不會這樣,她笑道:“你正受恩寵,禮部和櫟陽縣縣令不會太過為難你的。”

何止不會為難,櫟陽那邊收到旨意,因為皇帝沒有指定具體的地方,只是給了封號櫟陽,櫟陽縣令便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周滿以後怕是還會升。

於是他仔細的研究起公文來,在琢磨了半天過後,終於確定禮部也沒指定地方,於是他就拿出櫟陽縣的地圖琢磨起來。

半天過後在臨近萬年縣的地方小小的圈了一塊地方,打算那五百戶就從這裏撥給周滿,將來她要是還升爵,可以沿著這個方向繼續給她撥。

櫟陽縣令喜滋滋的想,反正周滿就是一個外臣,她將來頂天了能升到縣主,食邑千戶,正好把這一片都給她做食邑才好呢。

而與此同時,郭縣令正對著他的師爺唉聲嘆氣。

師爺:“……大人,您怎麼了?”

郭縣令道:“我們想從櫟陽搶的那幾個地方怕是搶不到了。”

師爺:……他的大人為什麼總是想從櫟陽那邊搶地盤呢?

不過他還是連忙問道:“戶部那邊明確拒絕了?”

“不是,”郭縣令郁悶的道:“陛下封賞周滿為櫟陽鄉主了。”

師爺不解,“這和我搶櫟陽的地盤有什麼關系?難道周大人要給櫟陽縣令做主?”

他家大人不至於就此害怕了吧?

怕什麼,上啊!

郭縣令就瞥了他一眼道:“陛下要是不指定食邑的具體地方,櫟陽那邊很可能會把和我們萬年縣接壤的那幾塊地方劃給周滿。”

師爺反應過來,臉色冷漠了下來,“哦。”

那是搶不到了,都是周滿的食邑了,他們搶過來也沒用,又不能征稅,也不能幹別的,何必吃力不討好呢?

郭縣令很可惜,本來戶部那邊已經有些松口,都快答應把臨近他們萬年縣的那個鄉劃歸他們萬年縣了,誰知道突然天降一個櫟陽鄉主?

櫟陽縣令要是不傻,就一定會拿她隔開兩縣,到時候他徹底不能吞並櫟陽的地盤了。

真是可惜。

櫟陽縣令卻很高興的第二天就讓人把劃好的名單給呈遞上禮部和戶部了。

就在滿寶送完白善去參考,轉身去給邳國公夫人看病回宮時,櫟陽那邊來的官吏就已經把文件送到了禮部和戶部。

因此等滿寶在宮裏忙碌完,蕭院正宣布給她和盧太醫放六天假時,禮部和戶部已經檢查過文件批復了下去。

滿寶特別高興的早退了,出宮的時候順便繞道去禮部,想問一問她的封地可有具體的位置。

禮部的那封文件還沒收起來呢,聞言拿出來給她看,“這是五百戶的名單和人數,您看一下。”

滿寶就翻開看,先是看他們所居住的地方,記下地方後才開始看他們的名字,隨口問道:“這是陛下劃的地方嗎?”

禮部官員就笑了笑道:“不是,這是櫟陽縣令劃的地方,說起來這幾個村所在的武屯鄉還很有名呢。”

他道:“櫟陽古城便在此處,一千多年前它曾是秦國的古都,不過那裏荒廢了許多,先帝時,櫟陽曾並入萬年縣,不過後來又分給了雍州……”

反正就是分來分去的,所以……很窮。

當然,這個窮是和京城周邊的縣相比的,比之羅江縣還是好太多了,好歹屬於中縣呢。

分給周滿的四個村也還不錯,只是因為被分來分去的,所以之前上級官員都沒有很認真的打理,所以有點兒窮。

因為禮部是太子管著的,基於周滿是太子的人的認知,禮部的官員們就天然對她有好感,畢竟他們是自己人嘛。

所以被滿寶拉著問的禮部官員很盡心的和周滿科普,“這武屯鄉因為有古城,前朝時商業很發達,來往長安的客商很多都會在那裏停留,說是鄉鎮,其實比當時的萬年縣還要熱鬧。”

京城是經過戰亂的,當時京城打起來,很多人都搬到附近的向村裏躲避,久而久之,武鄉縣反倒發展得比萬年縣還要好了。

“於是先帝登基後,見萬年縣實在冷清,就將櫟陽並入萬年縣,當時的萬年縣縣令就將櫟陽那邊的人和客商都引流到了萬年縣……”禮部官員頓了頓後道:“但後來因為縣太大,不好管理,而且長安縣和萬年縣,該當以長安縣為主,加之雍州要為陪都,於是先帝又將櫟陽歸到雍州,單獨成了一縣。”

但之前聚集在櫟陽的客商,權貴,官員等都跑到萬年縣去了,他們是不可能再回去的,於是櫟陽古城就一日比一日荒廢,到現在已經和普通的鄉鎮沒兩樣,甚至比它們還要顯得破敗。

滿寶:“……我,我就吃個食邑而已,這是縣令們該操心的事吧?”

禮部官員楞了一下後就頷首笑道:“是,的確是縣令們該操心的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