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9章 食邑

錢氏比他冷靜多了,雖然也激動,不過卻並沒有失態,而是眼睛亮晶晶的問滿寶,“我似乎也聽到了我。”

滿寶狠狠地點頭,“娘,陛下封你做縣君了,五品的誥命!”

老周家這一家大小才聽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立即圍上來團團恭喜老周頭和錢氏。

滿寶都被擠到外面去了。

滿寶蹦了蹦,發現爹娘被兄嫂和侄子們圍得很嚴實,便不得不拖了一張椅子過來,直接站在上面往裏看,“爹,娘,我還有話沒說完呢……”

沒人聽見她說話,周五郎很興奮的道:“爹,這是大喜事,晚上我們家吃酒吧。”

老周頭連連點頭,“好好好,吃酒,吃酒,讓你大嫂做。”

周立學則道:“爺爺,奶奶,這麼大的喜事該發喜錢的。”

老周頭還是點頭,“好好好,發錢,發錢……”

錢氏也道:“我回去拿錢。”

老周頭根本沒清醒過來,還是連連點頭,眼睛都有些紅。

但周立君已經在外面興奮的接口道:“奶,不能要你們的私房錢,要公中的,我去取錢。”

於是周立君隨手拉上周立威和周立固,去庫房裏抱錢。

滿寶趁機跳下椅子要擠進去,結果五頭領著六頭七頭幾個立即頂著腦袋鉆了進去,直接將缺口填得滿滿的,“爺爺,奶奶,還有我們,還有我們。”

滿寶……

等周立君帶著兩個弟弟抱來一懷抱的錢,直接塞在老周頭和錢氏手裏讓他們發時,老周頭才回過神來。

他一下抱住錢不舍得給了。

錢氏也沒想到周立君抱來這麼多的錢,她以為的錢是幾百個錢,到時候這麼多兒孫一人發幾個就可以了,但是這……

錢氏抱著錢,手上按著一吊錢,一時沒有動作。

老周頭這才想起他閨女來,看了一圈後大叫道:“滿寶呢?”

滿寶蹲在椅子上悶悶的道:“我在這兒呢……”

大家讓開一條道兒,這才發現她因為穿著官服,還戴著官帽,所以不好擠進來。

大家立時不好意思的一笑,連忙將她拉進來。

她看到老周頭和錢氏懷裏的銅錢,也樂了,“爹,娘,你們就發唄,我也要。”

老周頭就摸了摸銅錢,一時沒有動作,錢氏卻是拿起一吊錢直接塞給她,笑道:“行,給你,拿去吧。”

老周頭這才戀戀不舍的給她一吊,然後問道:“滿寶,那什麼大夫有錢拿嗎?”

滿寶搖頭,“那是誥封,又不是真的當官,不過節假日朝廷會給您送禮的。”

“送什麼禮?”

“不一定,會送米面,會送肉,會送布匹和衣裳,各個地方的都不一樣,有時候也會有喜錢發。”

周立學:“爺爺,這誥封最要緊的是體面,您只要往外說您是奉政大夫,外頭的人就知道您有個孩子最少得是五品官。”

周立固,“而且還當官當久了,不然就是很得聖心的官,畢竟誥封也不是誰都能得的。”

這下連滿寶都點頭了,她是怎麼也沒想到這一次皇帝還會誥封她父母的,所以才會那麼驚喜。

有些官員和禮部申請誥封,可能申請七八年都未必能下來,並不是你當了官,朝廷就會誥封你的父母妻子的。

這是恩蔭,何為恩蔭?

先有功,後有恩蔭。

不管是實打實的功勞,還是苦勞,都得先立了才有資格和禮部申請,禮部還未必會批準。

而且,官員的功勞恩澤是有限度的,你這邊要求封賞父母和妻子了,輪到兒子恩蔭時,禮部就不會給了。

所以很多人會將這個權利保留著,以後給孩子讀書用或者恩蔭出仕用。

反正,禮部那邊都有一筆賬呢。

所以滿寶特別理解,她最大的官職是從四品編撰,誥封她父母卻都走的五品。

等老周頭和錢氏終於理解了誥封不容易得時,劉老夫人已經扶著鄭氏過來恭喜他們了。

老周頭和錢氏立即起身和她們見禮,老周頭一臉不好意思的炫耀道:“都是滿寶這孩子,要我說有恩蔭這種東西以後留給孩子們多好,何必這時候用了給我們呢?”

劉老夫人就笑瞇瞇的道:“這是孩子的孝心,而且您二位養育她長大,這本就是親家您該得的榮譽。”

劉老夫人說話好聽,老周頭被誇得飄飄然,眼睛都笑得瞇起來了。

錢氏拉著劉老夫人笑得:“親家祖母,您快別誇他了,一會兒他該更得意了。”

劉老夫人一是過來恭喜,二則是來和他們商量辦酒的事的。

她笑道:“如今我們三家算是三喜臨門,所以這頓喜酒可得好好的辦起來。”

老周頭歪頭疑惑,“三喜?不是四喜嗎?”

他掰著手指頭算,“白善封爵,二少爺封爵,我和孩子他娘得了誥命,這是四喜啊。”

劉老夫人:“……”

她笑著糾正道:“親家和親家母誥封是一喜,滿寶升官是二喜,滿寶和善寶二郎一起封爵是三喜,這不是三喜臨門嗎?”

錢氏一怔,連忙問道:“滿寶封爵是什麼意思?”

都已經被熱鬧得忘記這事的滿寶立即反應過來,將懷裏的兩吊錢塞進周立君的懷裏,讓她幫忙抱著,“爹,娘,我也有爵位了。”

老周頭立即道:“對,我還聽到你的名字了,三次呢。”

滿寶:“……只有第一次是封我的。”

錢氏便問:“封你什麼了?也是縣子之類的嗎?”

“不是,是鄉主。櫟陽鄉主。”

老周頭他們孤陋寡聞,都不懂,“鄉主是什麼?”

滿寶噎了一下後道:“就是一種爵位的名稱,和白善他們的縣子差不多,也只有五品,我有五百戶的食邑呢。”

老周頭他們不懂食邑是什麼,滿寶就道:“就是在櫟陽縣下,縣令會分撥出五百戶的人給我,這些人繳納上來的租稅是給我的。”

老周頭立即領會,“那口分田的田租?”

“對,還有丁稅和賦等,他們交上來的稅賦不會上交給朝廷,而是交給我。”

當然,她也只能拿東西和錢,對食邑下的人是沒有管轄權的,他們依舊歸櫟陽縣來管理。

老周頭和錢氏張大了嘴巴,這種幾乎一人即可代一國的爵位是他們所不能理解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