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7章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邳國公夫人也不是什麼大病,人年紀大了,又碰上換季,總會有些不舒服。

滿寶看過後給她開了藥方,還紮了一套針灸,勸告她少吃肉,春天到了,可以多吃青菜。

然後她就從邳國公府溜溜達達的去了另一條街上的趙國公府。

趙國公府的人沒想到來的人會是周滿,一時呆住。

給滿寶做助手的劉三娘忍不住看他們,“怎麼,這不是你們趙國公府的單子?”

趙國公府的管事立即反應過來,彎著腰道:“是,是,周太醫您裏面請。”

趙國公府的世子夫人躺在床上,她院子裏的丫頭先滿寶一步跑進去稟報,“夫人,太醫來了。”

世子夫人便道:“請進來。”

然後示意丫頭將帳子放下來。

丫頭沒動手,而是湊上去小聲道:“來的是周太醫……”

世子夫人:……

這就有點兒出乎意料了,因為周滿,她接連被罰了兩次,說起來這病還是因為周滿起的呢。

滿寶進後宅的速度並不慢,很快就到了院子,見沒人領她進屋,就扭頭看向管事嬤嬤。

嬤嬤臉色微僵,立刻去撩開簾子,先鉆進去稟報,“夫人,周太醫來了。”

上次已經怠慢過一次,這次可不好怠慢了。

屋裏的人立即反應過來,世子夫人高聲道:“快請進來。”

她扶著丫頭的手坐起來,靠在枕頭上咳嗽了好幾聲。

滿寶和劉三娘入內,先是笑著和她行了行禮,然後就問道:“您是哪兒不舒服?”

世子夫人臉色有些蒼白,但看著還好,她有些不自在的道:“就覺得胸悶,總是咳嗽,夜裏也睡不安穩。”

一旁的丫鬟立即補充道:“我們夫人請了大夫來看,說是受寒,開了藥吃,但總也不見好,今天早上起身還暈過去了,這才請的太醫。”

滿寶又看了一眼她的臉色,便給她把脈,摸過脈後就問,“夫人中午吃了什麼?”

“我們夫人病著,胃口不佳,所以午食沒有用。”

滿寶問:“那早食吃了什麼?”

“早食就吃了一點粳米粥。”

“一點是多少?”

丫頭楞了楞後道:“三勺這樣吧。”

滿寶就問,“那昨晚上吃了什麼?”

“昨晚上吃了一碗燕窩粥。”

滿寶:“只吃燕窩粥呀。”

“還有藥,”丫頭道:“那藥敗胃口,所以夫人吃不下去飯食。”

劉三娘忍不住擡頭看她們。

滿寶忍不住想,這是要做天上的仙女啊,直接飲風食露就可以了。

滿寶收回手,和丫頭道:“沒事兒,你們夫人之所以會暈是餓的,你去叫廚房熬一碗粥,剁一些肉沫放進去一塊兒煮了,再加些油鹽和蔥花,做好以後送來。”

丫頭一楞一楞的,不由看向她們夫人。

世子夫人從聽到周滿說她是餓的以後就臉色漲紅,見丫頭還磨磨蹭蹭的不肯下去,不由怒,“楞著幹什麼,沒聽見周太醫說話嗎?”

丫頭立即行禮退下。

餓著肚子,滿寶就是想紮針都不行,她幹脆去開方子,開好了方子後交給世子夫人,道:“這是驅寒止咳的,飯後吃!”

滿寶強調道:“你放心,先吃飯再吃藥,這藥再苦,它也不可能敗你兩個時辰的胃口,也不用怕,我還給你加了點兒開胃的藥,吃了我的藥以後你一定能吃得下東西的。”

世子夫人:……總覺得她陰陽怪氣的。

滿寶就坐著等,等他們家的下人總算做好了肉粥端上來,她就看著她吃。

世子夫人吃了一口熱乎乎的肉粥,別說,口齒生津,胃口竟然開了!

世子夫人就在周滿的註視下吃下了一碗粥,呼出一口氣後就拿帕子矜持的擦了擦嘴唇道:“周太醫,我吃好了,我們紮針吧。”

滿寶:“你不用紮針。”

滿寶道:“你看,吃下東西你就出汗了吧?這是食物在補充你身體裏的陽氣,將寒氣逼出來呢,以後要是吃不下東西就吃肉粥,這個可好吃了。”

吃上三天,保準你看什麼吃的都是綠的,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不吃東西也是病,不論是脾胃虛弱還是心病,那都是病,得治!

滿寶留下方子就走了。

世子夫人咬了咬牙,轉頭吩咐貼身丫頭,“去包一封紅封給她送去。”

丫頭便小聲道:“之前給包了五兩的紅封……”

“換一錠大的。”

丫頭便明白了,趕緊將原先那個準備給太醫的荷包拿出來,想起櫃子裏沒有十兩一錠的大銀塊了,幹脆往裏又塞了一個五兩的銀錠,然後就跑去追滿寶,在她出二門前笑著將荷包塞進了她手裏。

滿寶照例推辭,“這是我等的分內之事。”

畢竟給權貴們看病也是他們太醫院的職責之一,只要單子他們接了,他們就得出來看。

“是,”丫頭笑道:“但勞煩周太醫跑這老遠,我們夫人很是過意不去,所以給您準備了車馬費,或是拿著錢去喝杯茶也是好的,您就拿著吧,不然奴婢回頭該不好交代了。”

雖然太醫們上門看診是責任,但一直以來的規矩,請了人上門都會給些車馬費。

要是上門的太醫不接受,那才完蛋呢,要麼,你是得罪了宮裏,要麼,你就是得罪了太醫院了。

滿寶假模假樣的推辭了兩下就接受了,帶著劉三娘出門。

劉三娘都不理解師父圖什麼,所以出門就忍不住問,“師父,您為什麼要上門給她看病?”

剛才她看過那方子,除了又苦又酸外沒別的毛病,是一副很好的藥方。

滿寶:“鄭太醫派的單子呀。”

劉三娘:“……那要是鄭太醫不派您呢?”

“那我就不來唄,”滿寶一臉莫名,“難道我還強來呀?”

劉三娘一臉的懵。

滿寶就拋了拋手中重重的荷包道:“傻子,這是給他們賠罪的機會呢,而且我這次再上門,不過是把她打我的臉還回去而已。”

“可您什麼都沒做。”

“就是什麼都沒做才是打臉,我要做了,那就是打我們太醫院的臉了,還有可能犯法,會被要求去縣衙或者刑部幾日遊。”

劉三娘:“……師父,您想多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