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5章 封賞

皇帝免去他們的禮,讓眾人落座後開始討論國事。

當下最要緊的自然是明天的吏部考試,因此吏部尚書先出列和皇帝匯報了一下準備工作……

滿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豎起耳朵聽這些國事,盤算著什麼時候輪到他們太醫署,越想越興奮,結果等啊等啊,最近的國事似乎有些多。

有的地方春耕結束了,有的地方春耕才開始,有的地方下的雨過多,秧苗和種子才下去就被泡壞了,有的地方卻遲遲不下雨,根本沒法兒插秧和播種……

還有的地方水利工程堪憂,河道需要清淤,水壩需要加固,甚至還有邊關發生了沖突的,因為爭搶草地和水源,他們和吐蕃不小心又打了一架,當然,小規模的,屯田的士兵領著牧民們打的,損失不大……

總之各種各樣的事情不少,滿寶覺得當皇帝也真夠累的,十天一次大朝會,基本上她每次上大朝會都能聽到這些問題。

偶爾還有一些貪官汙吏的匯報等,總之就是每天事情不斷,真可憐。

滿寶胡思亂想著,太早起的後遺癥就出現了,她覺得眼皮有點兒沈重,耳邊的聲音還越來越遠了。

她在心底告訴自己,今天不一樣,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她得高高興興,清醒的看完全場……

於是她努力的撐開了眼睛,擡起頭來無神的看了一眼上面的皇帝,然後皇帝越來越遠,越來越模糊,她的眼皮又耷拉了下來……

感覺只是一瞬間的事,她的膝蓋就被人戳了一下,她一下清醒,本以為已經消失的聲音重新灌入耳朵,她睜開眼睛就看到唐縣令頭也不回的悄悄收回自己的玉圭,

滿寶雙手一握,拿緊自己的玉圭,這才眨了眨眼看向前方,這才發現現在做匯報的竟然是蕭院正,她精神一振,瞌睡徹底沒了。

皇帝正在贊賞蕭院正和太醫院,贊賞完以後自然是封賞,蕭院正明面上沒有上升的空間了,皇帝直接賞他三品官員的待遇,盧太醫提一等,官職和劉太醫則是提了半等,竟然直接和蕭院正的官職齊平,因為天花方子是周滿帶回來的,加上此功,因此封爵鄉主。

皇帝早給她擬定了封號,直接封櫟陽。

滿寶眼睛一亮,郭縣令卻是心頭一跳,萬年縣過去就是櫟陽縣,但櫟陽縣已經屬於雍州,就不知道那五百戶分在哪裏,要是正好和他們萬年縣接壤,將來……

郭縣令去看周滿,唐縣令則去看郭縣令,滿寶則是看著皇帝,很興奮,也很高興的跪下謝恩。

皇帝笑瞇瞇的讓他們免禮,勉勵他們再接再厲,盡快將痘苗推廣出去,讓百姓們將來免收天花之苦。

這個賞賜皇帝當然不可能張口就來,其實除了周滿的賞賜是皇帝早就想好的外,其他人的賞賜都和其他大臣商量過的。

實際上,這個賞賜他們昨天便爭論了一天。

當然,蕭院正並不能參與其中,因為他是當事人,所以他有點兒懵,他以為自己是要加虛銜或者別的官職的,畢竟在往上也不可能,可像皇帝這樣不加虛銜和官職,直接讓他領三品的待遇……

總感覺怪怪的,還有點兒心驚膽戰。

滿寶開始不覺得,興奮的和蕭院正出去後便也覺得不對了,“奇怪,陛下怎麼不給您加銜,直接就給三品的待遇?”

蕭院正自己都糊塗呢,“我怎麼知道?”

蕭院正不知道,但魏大人和老唐大人知道啊。

唐縣令也覺得奇怪,於是跟在他爹屁股後面往外走。

老唐大人他們是在皇城裏辦公,是需要出宮的,見兒子出了宮門不趕緊騎馬回他的縣衙,而是跟在他屁股後面走,便沒好氣的回頭瞪了他一眼,然後才小聲的道:“陛下想將太醫署從太常寺中獨立出來。”

唐縣令驚詫,“那九寺豈不是要變成九寺一院了?”

“是署,”老唐大人一邊背著手一邊慢悠悠的往前走,小小聲的道:“猶如國子監一般,太醫署以後可掌天下地方醫署,不僅要培養醫學生,還要管理天下醫者。”

天下的文人都受國子監的管轄,底下的府學,縣學,甚至是各種書院私學,也都要受國子監的管轄,皇帝想要打造一個獨立的太醫署,不必受太常寺和戶部,甚至是太府寺的管轄和約束。

唐縣令道:“章正卿能答應?”

他是太常寺正卿。

老唐大人道:“不答應,現在誰能扭得過陛下?而且陛下把當年周滿白善白誠上的那道厚厚的折子又拿出來了,連魏大人都支持皇帝,雖說所需錢銀過大,但我看著,倒也不是不可能,正要想周滿他們折子上的那樣做,最後受益的還是天下百姓。”

唐縣令問,“錢銀過大,那是大到多少去?”

老唐大人就笑了笑道:“你也擔心半途而廢,前功盡棄,白花銀子?”

唐縣令沒說話。

老唐大人就嘆氣道:“這就是我們最擔心的呀,可是看到周滿現在還這麼年輕,白善年紀也不大,我們就覺得,這事兒慢慢做著,應該能做成。”

老唐大人道:“只不過我們年紀大了,可能看不到了。”

唐縣令:……

老唐大人走了一段發現他兒子沒跟上,就回頭看他,“你楞那幹嘛呢,既然都來了,去我那裏領你的彈劾折子去,回頭寫好了辯折給我送回來。”

唐縣令:“……爹,不是,老唐大人,下官這麼勤勉,誰這麼想不開彈劾我?”

“昨天你們長安縣鬧市有驚馬,撞傷了人是不是?”

唐縣令:“不是,那不是撞傷,是一位老人家走過街口的時候看到驚馬狂奔而來,嚇得自己摔倒的,我已經做了判決了……”

父子倆爭辯著走遠,滿寶則跟著蕭院正回太醫院,一路上都在抱拳和人“同喜,同喜……”

等終於回到太醫院,還得繼續和同僚們繼續同喜同喜,等終於都道過喜以後,滿寶就鉆進蕭院正的辦公房裏找蕭院正,“蕭院正,您要不要找人打聽一下?我覺得沒有加銜的恩賞很不穩定。”

蕭院正也有些悶悶不樂,大家都升官了,半品也是啊,鄭太醫等人沒升官,但也得了不少賞賜,只有他,有點兒不清不楚的拿了三品的待遇,可沒有加銜啊,那以後這個待遇要收回去,也不過是上面一句話的功夫罷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