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3章 想想就激動

“前面三批病人都沒什麼問題,怎麼到你們就有問題?”

說到底,還是因為老實聽話的前面都挑過了,這第四批挑過來的質量就不是很好,這段時間,管他們耗費的心力都是之前的兩倍。

管事指著他們罵了一通,隊伍中便溜出去幾個人,悄悄跑回去取東西了。

管事看見冷哼了一聲,不過再一轉頭看到滿寶又露出討好的笑容,後退了半步,再擡起頭來時又理直氣壯起來,囔道:“趕緊的,趕緊的,後面趕緊上前,大人們還要吃飯呢,哪兒有那麼多時間耽擱在你們這兒?”

管事發作過一次,再沒人敢扣下東西不給了,一一將自己領用的東西拿出來,檢查確定過後一把一把的丟到火堆裏。

滿寶看著火堆燃盡,滿意的點了點頭,和管事道:“回頭你們和禁衛一起把人送走吧。”

“是,大人。”

就有人大著膽子問,“大人,莊子裏的牛能分給我們嗎?”

滿寶問:“你們要牛幹什麼?”

“莊子耕種需要牛,要是有牛會輕松很多,而且那牛生過天花,以後要是病死了別人也不能吃,也就我們能吃,所以這牛還是給我們比較好吧?”

滿寶:“誰告訴你們生過天花的牛別人不能吃的?”

眾人一楞,問道:“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了,等以後這些牛老了死了,我吃給你們看。”

眾人:……謝謝,不用了,他們就想用活的牛,或者他們吃,才不想看別人吃呢。

滿寶揮手打發他們,“別想了,這些牛都是我們太醫院的,誰也不給。”

這可都是太醫院的財產,是蕭院正花錢和她買的,當然不可能隨便給人了。

蕭院正決定就把牛留在這個皇莊裏,將來還可以觀察一下牛的情況,將來他們太醫院要是缺錢了還能賣出去湊一筆錢。

當然,現在蕭院正是不缺錢的,所以很大方的交給皇莊的管事,讓他們拿去耕種了。

蕭院正在宮裏待了半天,終於將他們這一次的成果和皇帝及諸位大臣匯報完畢,他就很大方的留下值班的人,帶上其余人一起出宮吃飯去了。

算上醫助和醫女,他足足在狀元樓裏定了兩桌。

蕭院正和劉太醫親自來接盧太醫和周滿,神清氣爽的道:“明日大朝會,周太醫與我一起上朝,雖然陛下未曾明說,但我覺得陛下必有重賞。”

升官誰不喜歡?

滿寶和盧太醫都隱隱有些激動。

到了狀元樓,蕭院正就請倆人分坐在他兩邊,以示對他們倆人的看重。

滿寶自然要相讓劉太醫,於是落後了劉太醫一個位置。

這是太醫院近三個月來的第一次相聚,又是立了大功的情況下,因此大家都很高興,除了滿寶和幾個醫女外,其他人都喝了不少酒。

滿寶吃飽喝足,往外看了一眼,發現太陽快完全下山了,而蕭院正他們大有轉場的意思,幹脆起身幹脆告辭,順便把另外一張桌子上的劉三娘和幾個醫女一起提溜出來走了。

蕭院正還真打算請教坊司的人來唱個小曲,跳個舞之類的,周滿她們在這裏的確不好應酬,於是就沒攔著她們,笑瞇瞇的讓鄭太醫下去送她們。

滿寶領著一群女孩兒下樓,扭頭問她們,“你們是回宮,還是回家?”

醫女一般都是住在宮裏的,但今天太醫院顯然休沐,自然也可以回家。

醫女們略一思索便表示回家去。

滿寶就叫讓劉三娘的車夫一一將她們送回去,她和劉三娘則是沿著街道慢慢往回走。

劉三娘走在滿寶的身側,道:“師父,我聽祖父說,您這次又要升官了。”

滿寶剛才也喝了兩杯酒,此時臉頰就有些紅,聞言道:“還未下明旨的事,不可輕言。”

劉三娘就點頭。

師徒兩個一路往家走去,結果還沒進他們家那條大街呢,就看到白善正牽著一匹馬溜達出來,雙方一碰面都楞了一下,白善就展開笑顏,“你出來了?”

滿寶點頭。

扭頭看他牽著她的赤驥,就問道:“你這是要去哪兒?”

“去接你,”白善將馬給她,笑道:“我聽唐學兄說,今天皇莊裏的人要全都遣散了,所以猜你應該也是今天出來,但見你這麼久沒回來,所以想去看看。”

大吉從馬上下來,將他的馬讓給劉三娘。

劉三娘謝絕了,而滿寶和白善也都沒有騎馬,而是就這樣牽著馬溜溜達達的往回走,一邊說些閑話。

滿寶告訴他,“試驗暫時告一段落了,明日我們要上大朝會,後日應該能放假,你們是後日吏部考試吧?”

白善點頭,稀奇道:“怎麼明天大朝會,不該是後天嗎?”

滿寶道:“陛下心急唄。”

反正就一旬一次,早一天晚一天又有什麼關系,皇帝一句話的事,他告訴了底下的人,自有官員去通知需要參加大朝會的人。

白善就左右看了看,湊到滿寶耳邊小聲道:“你要被封為鄉主了。”

滿寶眼睛圓睜,本來就紅的小臉蛋更紅了,眼中似乎有光一般,“真的?”

白善就笑開,點頭道:“真的,白二聽長豫公主說的,她說是皇帝親口告訴她的。”

滿寶就自己計算起來,忍不住問,“是官爵,還是封蔭?”

官爵和封蔭是有很大區別的。

比如,滿寶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想封蔭她父母,以她現在的品級,可以誥封娘為五品縣君,她為奉政大夫,封蔭是榮耀,朝廷會給一些禮服禮帽之類的東西,逢年過節還會送些米面糧油和肉,但平常是沒有俸祿的。

除非她死在了職位上,那樣會有恩恤,咳咳,自然,她是不會死的。

而官爵就是和白善他們一樣是實實在在的爵位,不僅有俸銀祿米,還有爵田,很是榮耀。

不過大晉沒有一個鄉主,前漢時,朝廷還會封賞親王或有功之臣的女兒為鄉主、亭主之類的,後來就沒人封賞了,親王們的女兒基本都可以食邑一縣,直接被封為縣主。

滿寶就摸著下巴思索起來,鄉主是五品,那也有五百戶的食邑呢,那就是五裏,想想就激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