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9章 建議升品

對看過不少病人,且筆記記得特別詳細,記憶還特別好的滿寶來說一點兒也不難。

這些年,她記錄病例的本子都有兩籮筐了,裏面不僅有脈案和所用的方子,還有人的姓名、籍貫、來時的模樣,病人的陳述,甚至還有復診的脈象,用藥過後的各種記錄等,隨便摘抄一部分就可以直接放進醫書裏去,根本不用怎麼費心編撰。

所以她出產之高,就是民間大夫出身的劉太醫都汗顏。

不過大家看過周滿的筆記後都不覺得奇怪,太醫院的太醫們能怎麼辦呢?除了佩服,自然只能試著和她學一學了。

不過這樣做,真的很困難,一天兩天,三五個,七八個病人沒啥,一個月兩個月,三五十,七八十個病人都要寫得這麼詳細,他們就很頭疼和煩躁,更不要說要堅持下幾年,甚至十幾年了。

想想就眼前發黑。

很多情況下是很多人都堅持不到一旬就默默放棄了。

難道你能夠數十年一日的記載你每天早上吃了幾塊餅子,幾個饅頭,喝了幾口水,甚至餅子是鹹是甜這種瑣碎事嗎?

反正很多太醫是做不到的,所以最後大家也只能將敬佩壓在心底,每天都看著周太醫在寫脈案時補充上各種各樣詳細得讓他們頭皮發麻的東西。

皇帝知道周滿聰明,也知道她現在太醫院裏地位穩固,卻不知道原來她竟編撰了這麼多書,一時驚詫,“難怪朕封她做四品編撰,崇文館那邊也一聲不吭呢。”

只有老天爺知道他那段時間可一直等著崇文館的人反對一二,他連駁回他們的理由都想好了,結果竟然沒人吭聲,原來是如此。

皇後不由看了他一眼。

皇帝卻思索起來,和皇後道:“將來她要是再立功,朕看就升她在崇文館的官職吧,太醫院那邊最多還能再升半品。”

皇後就笑了笑道:“陛下何不將太醫院的品級往上提一提?”

皇帝顯然沒想過這點,不由驚訝的看向皇後。

皇後就笑道:“以前太醫院只有那麼些人,只給宮中和朝中的官員看病,但現在有了太醫署,太醫署裏幾百的學生,外面又管了十二個地方太醫署,將來地方太醫署只會越來越多,管的人多了,地方也多了,涉及的事也就多了。不如將太醫署升品,這樣手下能用的人也多些。”

皇帝就思索起來,半晌後道:“此事可不容易,太醫署升品,所涉及的東西就多了,它要是升品,那就不能再歸屬太常寺。”

太常寺正卿是正三品,六部尚書,其他八寺也都是三品,只是正從之分而已。

而太醫署蕭院正是正四品,要是整個太醫署提品,那就和主管的太常寺同級了,肯定是不可以的。

若沒有上下尊卑,如何能管理好?

所以,要提品,太醫署就得分出來獨立成一個部門。

皇帝猶豫起來,此工程之大,他只是想一想就眼暈,花銷之大,他只是心頭拂過便覺得心疼了。

但考慮到痘苗已經做出來,將來這東西肯定要推廣來,讓更多的人接種的,不然談何消滅天花?

可仔細一想,要是連天花都能消滅,那其他的病是不是也可以考慮消滅一下?

皇帝心裏各種念頭閃過,就盤腿坐在榻上發起呆來。

皇後見了也不打擾他,隨手將旁邊桌上的針線拿過來做著。

等皇帝回神,便湊上去問,“這是給誰做的襪子?”

皇後笑了笑,“陛下的。”

皇帝就得意洋洋起來,裝模作樣的看了看後點頭道:“不過,皇後的手藝就是好。”

出宮的蕭院正並不知道自己是否升官就在皇帝的一念之間,他和別的官員不一樣,不管是文臣還是武將,做到一個部門的極致後還可以換個部門繼續,然後或是往外成為封疆大吏,或是往上做宰為相,再往上,他們還能封侯、封國公、封王……

他是個大夫,大夫的極致就是他現在的位置,四品院正!

要是有大功德,陛下說不定會封賞他一個爵位。

但也和那些文武大臣的有所區別,他們的爵位可以傳承下去,他們醫者的封賞卻大多是一世而斬,要是能得到皇帝禦賜的一塊匾,那才是庇護家族三代的好東西。

已經做到極致的蕭院正除了害怕被奪官外,其他是不怕的。

所以才立了一個大功的蕭院正便可以盡情的生氣,他氣呼呼的出宮回家,走到一半覺得實在氣不順,於是敲了敲車壁,讓馬車轉道,“去皇莊!”

他跑到皇莊問周滿,“你去趙國公府出診時被羞辱了?”

滿寶此時才從病區裏出來呢,剛換洗了衣服,頭發都還是半幹的,披著的頭發有點兒亂,就顯得不是很好看,她有點兒呆,“我被羞辱了嗎?”

蕭院正就冷哼一聲道:“事情都鬧到朝上去了,說是你一進門就有下人捧了衣服鞋襪來要求你換洗,連頭發都要洗過才能進去,這不是羞辱這是什麼?”

滿寶驚,“趙家這是傻了嗎?我都沒往外說,他們怎麼還主動自曝其短了?”

“誰知道是傻還是著了道?那是別人的事,我們且不管,我就問你,你怎麼也不告訴院裏?”蕭院正憤憤不平,“你以為這是你一人的事嗎?不是,昨日你被羞辱了,今日他們就能夠踩著太醫院對著所有太醫指指點點,下次甭管是誰,不管是在宮裏還是在宮外,是個人都能羞辱我們。”

隔壁院子的盧太醫就站在院墻那裏瞪著眼看她。

滿寶:“……不至於此吧?不是,大家沒有腦子嗎?以禮相待是交際的基本禮儀,誰會沒腦子的跟這種風?自身的修養呢?”

蕭院正頓了頓,冷靜了點兒,不過依舊道:“反正我們太醫院的不能白受氣了,知道在朝會上人家怎麼說你的嗎?說你在皇莊裏接觸了這麼多天花病人,卻還是總出入皇莊。”

滿寶立即道:“是皇後下旨讓我去看病的,他們敢怪皇後嗎?”

“他們當然不會怪皇後,他們提的是你去唐府的事。”

“那我去趙國公府都沒事,為什麼去唐府就會有事?而且我就三五天才出去一趟,你們可是天天來回的,要說也是說你們吧?”

蕭院正就忍不住伸手拍她,“現在是內訌的時候嗎?”

滿寶委屈,“我這是反駁他們,哪裏是內訌了?”

不過她前面那句話是有點兒內訌的味道,她立即改口,“都誰這麼說我的?告訴我,回頭我找他們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