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5章 打架呀

“她到底是五品太醫,傲氣一些也是應該的。”

“哼,那也只是太醫罷了,蕭院正來我們家都還要恭恭敬敬的呢,他不比她大?”

坐在一旁的趙六媳婦因為趙六郎和白善他們要好,因此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聲,“可人家還是四品編撰呢,這可是個清貴的活兒。”

又嘀咕道:“而且,我們兩家將來還是親戚呢。”

世子夫人:“這算的哪門親戚?”

趙六媳婦膽小,嘴巴動了動沒敢說話。

趙六郎就氣沖沖的跑進來道:“明達公主的親戚,皇家的親戚,這算不算尊貴?”

他本來是來要找他娘告狀的,路過偏房聽到這些話就忍不住沖了進來,他怒道:“大嫂,周滿是白善的未婚妻,他們過不了多久就要成親的,不算她是白誠師姐這一層關系,就算白善和白誠的關系,公主嫁過去是不是要叫她一聲嫂子……啊呸,是弟妹,是不是要叫一聲弟妹?”

“她是不是公主的親戚?我們趙家是不是公主的親戚?您看不起她,是看不起公主,還是看不起我們家?將來這親戚還怎麽走動?”

世子夫人被趙六郎當眾這麽一吼,氣惱不已,“六叔,那也沒有為了一樁還沒做成的親戚就把人稀裏糊塗的放進來吧?她待的那地方可是有好幾百號天花病人,她要是一個不小心帶進來些什麽東西,你忘了前年年底那場禍事了嗎?”

“什麽叫稀裏糊塗?她是我們求著娘娘下旨請來的太醫,她是太醫,她不比我們知道的多些?她是第一次出皇莊嗎?上次去劉府吃酒,上上次她滿京城的亂跑,還去貢院那裏逛了一圈,可見有誰躲著她嗎?”

世子夫人還要反駁,一旁的四夫人就撲哧一聲笑起來,捂著嘴唇笑道:“六叔也太心急了些,看著面紅耳赤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們家六弟妹受了委屈呢。”

此話一出,場面一靜,連世子夫人都扭過頭去瞪四夫人了,不悅的喝道:“老四家的,你胡咧咧什麽呢?”

趙六媳婦也震驚了,扭頭去看她丈夫,就見他氣得直翻白眼,抖著手指點著四嫂說不出話來,他此時心裏只有一個想法,這話要是傳出去,他是真的沒膽子再見白善了。

世子夫人見他氣得臉色青白,生怕他氣出個好歹來,立即對趙六媳婦道:“你還楞著幹嘛,我要是你,直接撕吧了她。”

世子夫人話音一落,趙六媳婦就跟只貂一樣咻的一下沖了上去,扯住四夫人就打,嘴裏還氣不足的結結巴巴叫道:“我,我叫你胡咧咧……”

世子夫人:……她就是那麽一說。

趙六郎:……

他忍了忍,幹脆就袖手在一旁叫道:“娘子,娘子別打了……”

四夫人還真打不過趙六媳婦,她頭發都被對方扯下來一大把,一直到趙國公夫人扶著趙嬤嬤的手找過來,看到亂成一團的幾個兒媳,袖手旁邊的兒子,氣得敲門,“孽障,孽障,你們這是在幹什麽,你們還楞著幹什麽,還不快去把人分開!”

楞住的仆婦丫鬟這才呼啦啦的沖上去將倆人分開。

趙六媳婦素來口拙,不然也不會被趙六郎吃得死死的,連嫁妝都拿出來給趙六郎用得差不多了。

一看到婆母出現,四夫人立即上前口齒伶俐的告狀,她便臉色發白的捂著臉哭起來。

國公夫人氣得臉色發白,覺得今天的病白看了。

趙六郎可不舍得媳婦受委屈,於是一邊上前扶著老夫人給她順氣,一邊不動聲色的告狀,“母親,都是兒子的不是,因為今天府裏為難周大人的事,我發了火兒,四嫂就說了一兩句不太中聽的話,您也知道您這六媳婦是個嘴拙的,她看不得我受冤枉,所以才動手的。”

又面向四夫人道:“四嫂,這都是我的不是,我給您賠禮,還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兒子和兒媳,國公夫人自然是偏向兒子的,何況四夫人還是庶出媳婦,於是她問道:“老四媳婦說你什麽了?值當你們夫妻兩個和做嫂子的動手?”

趙六郎就一臉羞愧的道:“娘,您別問了,這話兒子說不出口,要是傳出去,以後兒子就沒臉去見同窗好友了。”

趙六媳婦身邊伺候的丫頭立即上前一步撲通跪下,將四夫人的話一字不漏的照說了一遍。

國公夫人氣得臉都青了,直接下令道:“四夫人魔障了,來人,送四夫人去祠堂裏醒醒神。”

立即有仆婦上前將四夫人扶了下去。

四夫人臉色發白的被扶著離開,國公夫人這才看向其他兒媳,世子夫人等人低頭站著,先不管事情如何,先開口認錯。

國公夫人卻不吃這一套,目光沈沈的看著她們道:“你們這是盼著我早點兒死呢,所以就使勁兒的作吧,得罪了太醫,你們心裏就舒坦了是吧?”

夫人們臉色一變,紛紛跪下認錯,世子夫人都是快要當祖母的人了,跪下後臉皮漲紅,渾身都有些發抖。

“我還沒死呢,現在且用不著你們跪,你們只要記得,周滿她可不僅僅是太醫,做事之前先動個腦子。滿京城唯一的女太醫,多少人想求而求不到的大夫,你們倒好,直接把人往外推,打量著有宮裏的關系,你們就能時常可以請到人了?”

國公夫人道:“那你們也太高看了自己,太低看太醫院了。”

整個國公府裏,有幾個值得宮中指定太醫來看?

也就她和國公了,其他人,要請太醫,基本上是太醫院指派。

以周滿在太醫院的關系,得罪了她,別說請她,能請到一個好太醫就不錯了。

更不要說她還是崇文館四品編撰,現在太醫署所用的醫書,有一半是她參與編撰的,將來那些醫書流傳出去,恐怕天下行醫的都要叫她一聲半師。

連太子和太子妃都要禮遇的人卻在國公府裏受此羞辱,真是脖子上的腦袋嫌長了,想要削一截去嗎?

國公夫人氣得扶著趙六郎的手便走。

等老夫人走沒影了,世子夫人這才扶著丫鬟的手從地上站起來,臉色難看得不行。

今日可算是丟了大臉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