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2章 洗刷刷

出來前不是才洗過嗎?

但見滿寶看了一眼她,她立即反應過來,行禮後應了一聲,先進盥洗室裏檢查過,幹脆不客氣的要起東西來。

我家娘子不喜歡這樣的胰子,須得帶桂花香的才可以。

又挑揀起裏面用的大毛巾來,多用了兩塊新的,又指著挺寬敞的盥洗室道:“洗頭用的木榻呢?總不能讓我們娘子彎腰低頭洗吧?難道貴府上都是讓主子這麼受累的?”

於是仆婦又擡了一章木榻進來。

九蘭點了不少東西,等他們把東西齊備了,這才躺在木榻上讓九蘭洗頭。

她叮囑道:“洗幹凈點兒,我們皇莊裏可有好幾百號天花病人呢。”

站在一旁伺候的丫頭仆婦們盡皆臉色一白,悄悄離她遠了一點兒。

九蘭高聲應下,果然仔細的洗起來。

但他們出來前已經洗過一次了,九蘭這次便主要給滿寶按壓腦袋。

他們家可是有一個太醫,一個醫助,一個太醫署學生的人家,她們這些丫鬟自然也學了一些本事。

主要是周滿教了她們後去給劉老夫人鄭氏和錢氏等人按的,沒的她們在外面給人各種看病伺候,回到家卻還讓家裏人備受腰酸背痛頭暈腦脹的困擾不是?

所以周宅裏的下人,除了西餅這幾個新來的外,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會一點兒。

因為小姑娘們不僅學了可以給主子們按,她們自己私底下也交換著按。

而九蘭和五月是周滿身邊伺候的人,為了預備以後主子用上,她們兩個一直很努力的學習,手藝算是其中不錯的。

於是第一次享受到按壓頭部的滿寶漸漸放松下來,然後沒出息的睡著了。

九蘭看到主子睡著了,剛才輕柔緩慢的按壓起來,偶爾力度加大,反而讓周滿更加的放松。

她用熱水沖刷著頭發,足足三刻鐘左右才將頭發洗好,此前招待她們的管事嬤嬤已經出來進去好幾趟了。

見九蘭終於擰著頭發將水擰出來,她大松一口氣,就笑著上前要說話,就見九蘭噓了一聲,小聲道:“姑姑,我先給我們娘子絞幹頭發,此時不好叫醒她,我們娘子連日勞累,反正絞幹頭發她是睡是醒都沒區別,不如讓我們娘子多休息會兒。”

於是九蘭就坐著給他們家小娘子擦頭發,先輕輕地揉擦一遍,然後分成一股一股的慢慢擦幹……

不說管事嬤嬤,一旁站著的丫頭腳都快要站麻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頭發總算是差不多幹了的時候,九蘭這才把頭發用毛巾包好盤起來,然後將她們都趕了出去,這才重新換了熱水給周滿沐浴。

滿寶就坐在所謂的國公府的古方香湯裏,伸手揚了揚飄在水面上的花瓣笑道:“這個古方我也會,我還知道香精方子呢,雖然沒做過,但應該也能做出來,不然熏制鮮花的方子我也知道好幾個,做出來的應該也不差。你們喜歡用香湯沐浴嗎?回頭給你們做兩方?”

九蘭挽了袖子坐在大木桶邊給周滿舀水,聞言搖頭道:“那得需要多少鮮花呀,娘子要是想自己用也就算了,要是為了給我們,大可不必。”

滿寶抓了一把花,放到鼻子前聞了聞,的確挺香的,“等我有了空我就做一大堆,這個送一點兒,那個也送一點兒。”

滿寶舒舒服服的泡了兩刻鐘,手指都快起皺了才起來,然後穿衣,梳妝……

等做完這一切,又是兩三刻鐘過去,管事嬤嬤的臉上只剩下急色了,她出來又進去,進去又出來,忍不住催促了兩聲。

滿寶就笑道:“來見國公夫人,總不好失禮,自然要梳洗打扮過。”

於是她將自己原先頭上帶的珠花還放熱水裏泡了泡,美其名曰消毒。

等把珠花撈出來擦幹凈戴到頭上,又是兩刻鐘過去,管事嬤嬤已經是一臉的慘白,恨不得當即給周滿跪下去。

滿寶將珠花戴好,這才扶著九蘭的手起身,和一屋子臉色發白的仆婦下人頷首道:“走吧,不好讓國公夫人久等。”

距離周滿進府來,已經過去一個半時辰了,明明是巳時進府,這會兒卻已經午正,已經是用午食的時候了。

後院的國公夫人聽說周滿到了的時候就在等著,趙家一家老小,除了去衙門在外公幹的外,其余人也都在等著,結果等呀等呀,等了兩三刻鐘不見人來,催人的出去了第一撥,之後每過半刻鐘便有人去催一次,卻一直不見人影。

一個時辰過去,國公夫人坐得都快睡過去了,結果還是不見人影。

眾人臉色便有些難看起來。

候在偏屋的劉三娘在兩刻鐘沒看到師父到時就有些詫異,到後面變成驚詫,後來就慢慢將心定了下來,坐在偏屋裏優哉遊哉的喝茶吃點心,一派安然的模樣。

有管事堆著笑來請她,“劉醫助,周太醫已到後院了,您要不去接一下?”

劉三娘巍然不動,柔聲道:“下官奉命來協助師父看診,只負責拿藥箱和聽師父吩咐,來前院正就叮囑過,聽師父的就好,所以下官就在這裏等師父,不好再在府上亂走動。”

反正不管他們怎麼說,她就是坐在偏殿裏不動彈,一定要等到她師父過來才行。

如此,劉三娘就看著院子裏的人越來越忙亂,越來越惶恐,出來進去的忙了一個半時辰,外頭才有聲音喊道:“周太醫來了,周太醫來了。”

劉三娘立即提了藥箱出門,就見她師父正帶著九蘭眾星捧月的過來,前後左右皆是奴仆,正房裏的幾位夫人和奶奶也聽到了聲音,立即迎了出來。

她就看到世子夫人強笑一聲道:“周太醫來了,快裏面請,我們老夫人一早就等著了。”

滿寶沖世子夫人微微頷首,扭頭卻看向劉三娘那邊,笑問:“你來久了?”

劉三娘立即拎了藥箱上前,行禮後站在周滿的身後,恭敬的回道:“就比師父早一刻鐘進府而已。”

滿寶點點頭,“那走吧,去看看國公夫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