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0章 禮部考試

唐夫人很好奇,“你怎麽總是在種痘苗?上次你來也說要種痘苗。”

“不一樣的痘苗,”滿寶扭頭沖唐夫人燦爛的笑道:“我們會不斷的研究出新的,更安全的痘苗,到時候你家的三個孩子都可以種一下。”

唐夫人:“……他們,就不用了吧?”

滿寶道:“要是出遠門,還是種一下安全,小孩兒不像大人,其實危險性更低,現在我們選用的試驗者都是十四歲到二十五歲之間,但下一批我們就要選用十二歲到十九歲之間了,以後更要放低到七歲左右,到時候你可以看一下數據。”

唐夫人:……她一點兒也不想看。

滿寶沖她揮了揮手,溜溜達達的回皇莊去了。

而此時,白善他們還在禮部那裏候場呢。

禮部的考試,去年考中進士的考生,今年考過明科的考生,以及包括他在內才有三個的前年考中進士的考生一起來參考。

根據人數,考試分為兩天,白善和劉煥這些比較有名氣的就排在了第一天。

不過他們排到了下午,上午先考了去年的進士。

正等著,有吏員出來叫了白善和另外倆人的名字。

他們三個都是前年的進士,因為各種原因去年他們沒有補官,所以就沒有來考。

白善起身,將袖子的那點微小褶皺弄平,和另外倆人行過禮後便舉步進去,從走進院子開始,他們的考試就開始了。

三人闊步上前,如行雲流水一般和上面坐著的三人躬身行禮。

主考官微微頷首,擡手道:“起吧。”

三人道謝後站直。

禮部的考試很簡單,就是看你長得好不好看,咳咳,不,是不是長得五官端正。

除此外,還有走路的風姿,咳咳,是四肢是否協調,頭發是否烏黑(身體是否健康),行禮是不是好看(知禮否)……

反正時間很短,就從走進院子來到考官們跟前,行個禮,再讓他們看一看你的臉,每人回答一個問題,在這回答問題的過程中,考官們會看你的牙齒,一般齙牙或者牙齒不太好的也有可能會被淘汰,這同樣被他們認為五官不端。

當然,最要緊的是,官員不能口吃,這就是口試的主要目的。

大晉就是這麽顏控,所以雖然禮部的考試,通不通的就一個字,但在單子上記錄下的符號卻是有高低之分的。

像白善就得了一個優。

等他們三人一走,主考官就摸著胡子道:“不錯,不錯,這個孩子長得是真不錯。”

一旁的大人就笑道:“老大人上次這樣說還是楊氏的小楊大人來參考的時候。”

“哎喲,那可不能比,”主考官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我說的是風姿,可不是臉,真的比臉,這世上有幾人比得過小楊大人呢?”

“那是,我還記得當年他來我們禮部考試的時候,外頭有好多蹭了父兄的馬車進皇城來的女郎,哎呀,差點兒把我們禮部給堵了,哈哈哈哈……”

“咳咳,正經點兒,學生來了。”

樂得哈哈大笑的大人立即正色,一臉嚴肅的看著沖他們走來的三個學生,三人同時有些失望,論風姿,還是上一個白善出眾些。

白善拿到了自己的單子,拍了拍劉煥道:“我在外面等你?”

劉煥有點兒緊張,緊張的卻不是馬上就到的禮部考試,而是下個月的吏部考試,再一次忍不住問白善,“我真的要報名吏部考試嗎?”

白善:“……都已經報名了,你再問這個有用嗎?”

“對啊,我報名了,都是我祖父,說縮頭是一刀,伸頭也是一刀,可是我看過你給我找的那些卷子,我就能做一半啊。”

白善安慰他,“能做一半也可求官了,等考過禮部,我帶你復習,你就只專門復習工部那邊的數算,到時候你求工部那邊的官就是了。”

吏部考試是選官必要考的,而且通過進士和明經考試的卷子不一樣,明經科的吏部考試會容易很多,可以選擇偏重的方向。

比如你想去禮部還是吏部?

或是刑部工部?

報上去,除了最基礎的一些問題相同外,後面會有側重。

而進士科則沒有選擇,不僅要全面,題量大,也會更高深。

自回到京城後白善就一直在準備吏部的考試,尤其他準備外放的,不僅要熟知刑律,戶部那邊的稅收、田畝計算、人口等也要了解,地方的農桑,水利這些都會考到。

還有教育,民心等,因為縣官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教化萬民,順服君心。

這段時間莊先生去上班之余,一回到家也都是在給白善查漏補缺,可以說,他要學的東西比劉煥繁重多了。

因為知道他是白善,那個告過禦狀,將益州王拉下馬,還參與過征西大戰的白縣子,考生們都喜歡觀察白善。

有的人是暗中觀察,有的人則是直接走上來結交。

白善應付了一上午,此時有些疲倦,所以叮囑完劉煥後就道:“我在外面等你,你快一點兒。”

劉煥點頭應下,很不舍的目送他離開。

殷或和白二郎在外面車裏吃著點心等他,此時車裏正傳來呼呼喝喝的聲音,他掀開簾子往裏看,看到趙六郎頂著一腦袋的紙條擡起頭來看他就有點兒楞,“你怎麽來了?”

趙六郎看見他如同看到了救星,立即扯下額頭上的紙條叫道:“快上來,快上來,就等你了。”

白二郎盯著他的腦門看,不過想了想還是沒點破,只是順手把腦袋上的四五條紙條也扯了下來。

三人只有殷或的腦門是最幹凈的。

白善掃了一眼矮桌上的跳跳棋,微微一笑,掀起簾子上車,問道:“你們兩個全輸了?”

趙六郎道:“我這是第一次玩沒經驗,下一次就不會輸了。”

白二郎:“我是被他連累的。”

趙六郎:“你放屁吧,這是兩個人下的棋,我怎麽連累你?”

殷或問白善:“考過了?”

白善點頭,將單子給他們看。

其他三人都不是很在意的點頭,白善長得又不差,也不結巴,禮部考試能有什麽問題?

白善好奇的再次問趙六郎,“你怎麽在這兒?”

趙六郎道:“我進宮求見娘娘呢,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你們的馬了,我不會認錯你們的馬的,所以就過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