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9章 順利

相比隔壁病房裏時不時高燒,或是有些人出痘出得慢的病人,牛棚這邊正在做試驗的五頭牛要順利太多了。

它們應該是三批牛裏最幸運的一批了,接種痘苗以後沒有很難受,還有好吃的豆料吃,於是每天滿寶和盧太醫過去看它們,它們都歡快的搖著尾巴,偶爾可以出去溜達一圈時也很乖順,就是非常的喜歡吃外面田野上的青草。

那是剛長出來沒多久的青草,特別的嫩,嫩到滿寶看著它們吃的時候都有點兒想吃。

看上去真的是太好吃了。

它們這麽開心,可以想見這次出痘並不難受,盧太醫只摸到過一次溫度有變化,也只是微熱而已,都不用他開藥,它們多喝一點兒水,又出去吃了喜歡吃的青草,回來又吃油水大的豆料,兩頓飯的功夫就又好了。

而且每一頭牛的出痘量都不是很多,之前做實驗的兩批牛,出痘最少的一頭也有百來顆,滿寶需要夾上一個上午才能夾完,但這次,她和盧太醫仔細的算過,出痘量最大的一頭牛是六十七顆,其他的牛則在五十三顆到六十五顆之間。

直接比之前兩批牛的出痘量少了一半,甚至還要多。

這意味著什麽?

對於太醫們來說,他們判斷毒性的大小就天花的數量和出痘時的反應,而這批牛不論是從數量還是反應來說,都是毒性最少的一批。

蕭院正他們都親自過來看,全都興奮得不行,略一思索便道:“看緊了,新進來的那批人,不用等這一批完全痊愈再接種,這邊牛痘一熟就擠出來接種。

那速度挺快的,第五天上,最後一顆痘痘也徹底成熟結痂,於是滿寶和盧太醫又開始了擠痘痘的旅程。

偶爾擠得快吐了就去隔壁的病房區裏看病人的情況,將痊愈的人挑出去,再將快要痊愈的挑到一邊,最後重點盯著還在發熱出痘的人。

這一次,滿寶直到將所有的牛痘都擠出來調制好才請假出去看王瑞樂,她的病情很穩定,穩定的在變好,七天的時間,又是紮針又是吃藥,臉色已經微微有些好轉。

滿寶看了滿意,就和劉醫助道:“從今天開始,針灸改為隔天一次。”

王瑞樂一聽有些許失望,這段時間她和唐夫人都是通過劉醫助傳遞消息的,改了隔天,那消息也只能隔天了。

滿寶照例將人趕出去,指點了劉三娘針法,留下另一個藥方,叮囑劉三娘,“你回去以後要將脈案和方子都記錄下來琢磨,有問題就寫信交給五哥,讓他送進來給我。”

她道:“有的方子,你可能一時領悟不到,但看得久了,琢磨多了,就明白它的好處和弊處了。”

劉三娘認真的點頭,問道:“師父,下次什麽時候請你您呢?”

滿寶想了想後道:“等她的脈有沈燥之相是再叫我,要是沒有,這套針法和這張方子就可以一直用著。”

馬姑姑在外面豎起耳朵聽,記在了心裏,打算回頭寫了傳回去,不過這點兒還是不夠的,所以等周滿一出來,她立即迎上去問,“周太醫,我家夫人如何了?”

“略有好轉。”

她想了想後道:“如果說她之前是一口枯井,只井底有微微濕潤的泥土和石頭是生氣,而當時井底還是漏的,生氣在不斷的外泄,那麽現在就是井底的漏洞補上了,生氣不再外漏,而且井底有了淺淺的一勺水。”

馬姑姑聽得一楞一楞的,連劉三娘都聽住了,忍不住問,“師父,那一般她要有多少水才算康健?”

“水就是生氣和生機,代表著以後的年壽,她這樣的年紀,自然要有大半井水才是正常的,最少也要有可以淹沒過兩個頭腳相連的成年人那麽深才行,不然將來年壽有影響。表面看著似乎是好了,但也只是表面光而已。”

馬姑姑忍不住感嘆,“周太醫不愧是京城出了名的小神醫啊。”

滿寶被誇,即便對方是壞人,她也沒忍住對對方笑了笑。

唐夫人一直沈默著,等把滿寶送出去就忍不住問,“她……將來壽數有影響?”

滿寶道:“要說一點兒影響沒有是不可能的,她小產次數太多了,而且年輕時所受的罪,老了會一點一點的反應在身體上的。”

見唐夫人臉色沈凝,她便安慰道:“不過也不要太過憂心,等她將來脫離苦海,好好將養,也未必補不上。”

滿寶道:“人的壽數是很奇怪的,它受身體、飲食、水土、心情的影響,焉知保養得好的病秧子活不過身體健康卻胡吃海喝還不動彈的人?”

唐夫人的心情這才好了些。

滿寶很好奇,“這都過了清明了,你們怎麽還沒動手?”

唐夫人:“……你就這麽盼著我們動手?不對,你怎麽知道我們想做什麽?你偷看我的信了?”

滿寶自信的道:“我猜的,所謀越多才會越發謹慎,要是只單純發一個火,給她撐腰,你們當時知道,當時發作出來是最好的,這都半個月了,你們還在偷偷摸摸的傳信,可見你們所求有多大了。”

唐夫人就伸手點了一下她額頭,“和你唐學兄好的沒學會,光會動這些腦筋了。”

點完了她才攏著手道:“你說的沒錯,我們所求的確大,之前幾天都忙著清明的事兒,現在可以動起來了,再過一個月左右就有結果了。”

滿寶:“還要樣一個月呀?”

唐夫人橫了她一眼道:“你以為容易呢?這裏頭可涉及到好幾條人命和好幾個人的人生呢,可不得謹慎些。”

其實都是唐大人勸告的,說,既然要做,那就做得漂漂亮亮的,既能給小姨子討回公道,又不讓她落一點是非。

她這才忍著氣謀算那麽多。

唐夫人看不得滿寶搖頭嘆息的模樣,轉開話題道:“對了,今天是禮部的考試吧?”

滿寶就更嘆息了,點頭道:“是啊,可惜我就只能出來一個時辰,這就要回皇莊去了,明天又要接種痘苗,根本不能在外久留。”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