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8章 第二種痘

滿寶這會兒可沒考慮到這一點,她很貼心的給唐夫人姐妹做著遮掩,還給徒弟都找好了借口。

因為時間有限,等針紮完,她換了一張藥方給王瑞樂便起身離開。

劉三娘收拾了藥箱跟著一起走,唐夫人自然笑著要將人送到大門。

出了客院,外面就是唐夫人的世界,她可以毫無顧忌的和周滿說話了,“她的病怎麼樣了?”

滿寶:“思慮過重,就還行吧,她要是肯放寬心養病,會好得更快。”

心情這種東西可不太好控制,尤其現在和那邊還不能翻臉,許多事都不能做,因此唐夫人略過這個問題,“信給她看了?”

“看了。”

滿寶在左邊袖袋裏一掏,將沾了王瑞樂淚水的信還給她,又在右邊袖袋裏一掏,將兩張回信給她。

劉三娘的藥箱裏就備有寫藥方的筆墨紙,所以王瑞樂在紮腿時直接給她寫了一封信。

唐夫人立即展開看。

滿寶兩封信都沒看,雖然很好奇,但這是人家的秘密,她是不會偷看的,她直接光明正大的問,“這不是你家嗎?還用細作的這一套,直接把人拿下不就好了?”

唐夫人一目十行的將信看完,臉色平淡的道:“沒那麼簡單,他們在外頭也留了人手,馬家那老貨每天都要到前院找一下他們帶來的小廝,不過我已經讓人盯著外面,等我們把他們外面的人手也摸清楚就好辦了。”

滿寶:“搞得好似兩國交戰似的。”

唐夫人哼哼道:“這就是兩國交戰。”

唐夫人將她送到馬車邊上,滿寶就指了劉三娘道:“我和她說過了,以後她紮針也讓他們出去,你有什麼話就告訴她。”

唐夫人點頭,便笑著和劉三娘打招呼道:“以後就有勞劉醫助了。”

劉三娘笑道:“夫人客氣。”

唐家的馬車原路將周滿送回皇莊。

她下午要和盧太醫去看已經出痘的病人,還要去看還沒有出痘的牛,很忙。

馬家的下人並沒有懷疑,一是王瑞樂主仆三人沒什麼變化;二是,自周滿看過後,王瑞樂的情況的確在一日好似一日。

就是馬姑姑都知道,她只七天就止住了血,換了藥後雖然還是臉色發白,但臉上的青色卻淡了一些。

以前看著像是個快沒氣的美人,現在卻有氣了。

馬家為什麼松口讓王瑞樂來京城治病?

一是馬家不願意失去王家這門姻親,二是王家的四姑奶奶一催再催,極力推薦;三則是王瑞樂主仆這幾年都很聽話,一副已經完全順從的模樣,再不像一開始那樣桀驁不馴。

而王瑞樂這一次也的確病得很嚴重,她們主仆三個不知道,他們馬家卻是請了冀州最好的幾個大夫看過,他們都說活不長了,就算能止住血,後面也沒多少年壽。

王瑞樂要是死了兒子就是鰥夫,二婚能娶到什麼好媳婦?

他初婚能娶到王瑞樂都是討的巧宗,所以他們不希望王瑞樂死。

也是因為有這點叮囑,馬姑姑才能這麼安心的在唐府住下,眼下滿京城裏能請到周太醫的也就唐夫人了。

外頭跑腿的出去打聽過,現在蹲在周宅那條巷子口的人足有十多個,都是想求醫的。

馬姑姑進了內室,給王瑞樂拉了拉被子,笑問,“夫人覺得如何?”

王瑞樂道:“有些困倦,你讓我瞇一會兒。”

馬姑姑笑著應下,給她蓋好被子,借著這功夫將床上都摸了一遍,確認沒什麼問題就把帳子放下來,躬身退了出去。

周太醫說過,她身體虧損得厲害,所以她要是困了就讓她睡,只是醒來後就不能再躺著,可以坐著,也可以扶著人的手在屋裏溜達溜達,風不大的時候在院子裏走走也行……

把精神養起來了,陽氣就慢慢生,人就康健了。

滿寶回到皇莊,很快便將外面的紛爭丟在了腦後,因為她才回到自己住的院子,還沒坐下喝一口茶呢,盧太醫就親自跑了來叫道:“周滿,周滿,周滿——”

滿寶嚇了一跳,立即丟下茶杯跑出去,“怎麼了,怎麼了?”

盧太醫很興奮,“牛痘出了,你去看看!”

滿寶一聽,轉身回屋去拿了口罩,立即跟著盧太醫跑去牛棚看。

單獨一個牛棚的五頭牛就一頓午食的時間就都出痘了,明明上午他們看時還是沒有的。

盧太醫剛才檢查到,驚喜得不行,“不過不是很多,你來看。”

他將牛脖子上的毛撥開一點兒,讓周滿看新冒出來的兩顆痘,他這兩年看天花都快要看吐了,尤其是這段時間,因此很熟悉,“怎麼樣,是出痘吧?”

滿寶點頭,“是出痘,現在有多少顆了?”

“不對,這是一號牛,就三顆。”

滿寶:“……這麼少?後面要是不發了,種痘得需要多少頭牛才足夠呀?”

盧太醫:“……周太醫想得可真遠,這都想到了。不過想多了也沒用,我們也不是天花,控制不住,來吧,你我二人給它們做個檢查,將數據記錄下來。”

幾時發現出痘,出了幾顆都要一一記錄下來。

盧太醫有些感嘆,“我們明明是給皇室看病的太醫,這會兒卻淪落給牲畜看病了。”

滿寶一邊仔細的將一號牛從頭檢查到尾巴,又從尾巴的一面檢查到頭,確定真就脖子上的兩顆痘痘後就記錄在本子上,頭也不擡的道:“我家的親家老爺就是個老大夫,十裏八村就他一個大夫,不管是人病了,牛病了,羊病了,甚至雞生病了也都能找他。”

又道:“在我們那裏,治牛比治人還要賺錢呢。”

盧太醫:……這有什麼好得意的?

他現在也能治牲畜了!

倆人將五頭牛檢查了一遍,將出痘的位置也一一記錄下來,確認無誤後各自簽字。

滿寶若有所思道:“我剛才摸過,它們的體溫都不是很高。”

盧太醫點頭,“不錯,我記得前面的牛種痘,才出痘的時候都有些燒的,就算不是高燒,也會低燒,溫度總有些變化。”

“我覺得這是好事,”滿寶道:“天黑之前再來查一次,一會兒給它們餵點好的豆料,生病呢,得吃好點兒。”

盧太醫點頭:“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