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2章 感動

滿寶道:“在血斷之前要紮的針法都是一樣的,我這徒弟針灸還不錯,她來做這事綽綽有余。”

唐夫人就和她笑道:“我呀,就盼著你能在她需要換藥和換針法時再來看一次,重新給她開兩個法子。”

滿寶想了想後點頭道:“到時候你給白善送信,讓白善捎帶著告訴我,要是能請假,我一定請假出來,不能,就讓三娘寫了脈案給我送出去,到時候我把方子傳遞出來。”

但現在劉三娘的脈案還是比不上周滿的,所以還是自己親自看一看才是最好的。

藥方子給了,針灸也交給了劉醫助,滿寶就要起身告辭。

唐夫人卻一把拉住她笑道:“急什麼,一會兒你學兄就好了,見過他再走。”

她笑盈盈的道:“之前他還說有本書要送你呢,走,我們書房裏說話去。”

說罷拉了滿寶出去,她轉頭吩咐馬姑姑等人,“你們進出小聲些,好好伺候你們夫人,別攪了她難得的安寧。”

馬姑姑立即帶著一眾下人應下。

唐夫人的目光就滑過夏荷和夏草,見她們低頭站在角落裏,目光便一寒,笑盈盈的拉著滿寶走了。

劉三娘和周立如拎著藥箱跟在後面走,到了正院,她們卻被唐夫人的貼身丫鬟拉著,笑盈盈的要拉著她們去喝茶吃點心。

劉三娘和周立如一時沒動,一起看向滿寶。

滿寶就對她們點了點頭,倆人這才和丫鬟們離開。

唐夫人笑著拉她進屋,等丫頭上了茶退下,這才看向滿寶道:“好妹妹,你總不會也跟著你那個徒弟一樣瞞著我吧?”

滿寶好奇的問,“學嫂怎麼不直接去問她?這畢竟是病人的隱私,我們醫者不好說的。”

唐夫人便冷笑道:“你沒看見她身邊嚴防死守的那幾個人嗎?我就是找了借口把人支走,恐怕過不了多少會兒就會回來,而且她的確是鋸嘴的葫蘆,要不然也不會讓她受這委屈家裏還不知道。”

滿寶端著茶喝了一口,思索片刻後道:“我讓她留在你這裏半年到一年呢。”

唐夫人就笑道:“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

“別,我還真不是故意的,”滿寶道:“她這病的確要治半年以上的,至於用不用一年,那才是不一定的。”

唐夫人笑容微斂,“這麼嚴重?”

滿寶頷首。

唐夫人就抓心撓肺一般,拉住她的手問:“你老實告訴我,她到底是為什麼小產的?因為站久了?還是飲食不周?或是中毒了?”

唐夫人咬牙切齒的道:“難不成是馬家讓她立規矩?或是後宅不寧……”

滿寶垂下眼眸想了想,沈默了許久後還是擡起眼睛看向唐夫人,“我在她身上發現一些傷痕,我摸過骨頭,應該斷過,雖不確定,但胸口的一條肋骨此時應該還是骨裂的狀態。”

唐夫人瞪大了眼睛,眼中又驚又怒,震驚的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她!”唐夫人深呼吸幾下,運了運氣才沒有立即發火兒,但也騰的一下站起來,原地走了兩圈後目光炯炯的盯著周滿問,“你沒摸錯?”

滿寶道:“要是以前,我肯定沒這麼肯定的,但這次去西域的路上我摸過那麼多骨頭,不會有錯的。”

“你當時怎麼不問她?”

滿寶就擡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後道:“問她什麼?那些話又不是說給她聽的,而是說給外室的你們聽的,你想她會怎麼回答?”

唐夫人便怒氣勃勃,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後揚聲道:“來人——”

滿寶就有些興奮起來,雖然插手人家的內宅事務不好,但她還是想知道。

唐夫人的貼身丫鬟就小跑著進來,“夫人有什麼吩咐?”

唐夫人的怒氣就在看到滿寶的興奮後冷了一冷,她垂下眼眸思考了一下,再擡起眼來時冷靜了許多,道:“去客院那邊叫夏荷或者夏草過後,就說我從私庫裏找了些東西出來,都是我的陪嫁,有些是以前我們在娘家住時常用的東西,瑞樂治病心情要好,讓她們過來看一下私庫裏有什麼是瑞樂喜歡的,缺的,讓她們挑上給她布置上。”

丫鬟楞了一下後應了下來,轉身而去。

唐夫人這才運了運氣,轉身點了一下滿寶的額頭,“你那是什麼表情?把這看戲的眼神收一收。走吧,我送你出去。”

滿寶咦了一聲,“這就要送我走了?”

“我的姑奶奶,你往外看一下時辰。”

滿寶往外一看,見太陽已墜西,嚇得立即跳起來。

唐夫人起身,攏了攏袖子後道:“走吧,送你出去,一會兒你還得回家呢,白善此時應該已經在家等著了,你再不回去,他怕是要親自來接人了。”

滿寶只能惋惜的離開,雖然很想,但她並沒有開口讓唐夫人將來告訴她實情,她甚至不打算以後問王瑞樂實情,反正病因已經擺在那裏了,即便她不說,她也能治,所以何必開口詢問剝人家的傷口呢?

她可以偶然得知是一回事,就不必要特意去打探了。

告訴唐夫人,一來是因為唐夫人是家屬,她覺得她有權知道;二來,她對王瑞樂感官不錯,她心裏告訴她應該告訴唐夫人。

滿寶嘴角的笑容有些冷,唐夫人就不說了,她脾氣不好,唐大人可也不是好惹的,把人打成這樣還敢時刻監視人,哼!

滿寶領著劉三娘和周立如回去了,唐夫人站在門口目送她們的馬車走遠,臉上的笑容就垮的一下收了起來。

騎著馬從另一條路上嘚啵嘚啵過來的唐縣令遠遠看到了,一下就嚇住了,立即勒住馬就想調轉頭回縣衙加班。

唐夫人卻已經聽到聲音扭頭過去看,一見是他,眼睛頓時一亮,於是沖他招手。

唐縣令只能帶著明理騎馬回去,臉上揚起燦爛的笑容,下馬後就看了一眼馬車離開的方向,笑問:“夫人怎麼知道為夫回來,還特意來門口接我?”

唐夫人道:“不是特意來接你的,正巧送滿寶出門,我想著你也快回來了就多站了一會兒。”

騙鬼呢,分明是要轉身回去時才看見他的。

但唐縣令揚起笑臉,一臉感動的道:“夫人真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