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7章 心動

提起這事兒劉老夫人就神清氣爽,劉煥能封爵對他們老兩口來說是意外之喜,可以說,有這個爵位在,劉煥就是一輩子不出仕,當一輩子紈絝也夠了。

到時候分家產時多給他分點兒不動產,就足夠他平安富貴一世了。

劉老夫人對周滿更和氣,主動道:“知道周大人時間難得,我就不留您和我們這些老太太說話了,來人,送周大人去找白公子他們。”

滿寶立即就走,她也怕她們再提起親事之類的話。

等她們走了,這邊就只剩下一群老太太了。

一位老夫人道:“姐姐這是想給煥兒說親呢?”

劉太夫人就笑道:“煥兒年紀也不小了,說親不是正常的嗎?”

是正常的,可和周立如說就不是很正常了,周家是什麼家世,劉家又是什麼家世?

這一次為什麼不請自來的客人這麼多?

自然是因為劉煥得封爵位,很多人都想給劉煥說親的。

不過到底是大庭廣眾之下,人又多,許多話不好出口,於是大家笑了笑,轉頭看著亭子裏的說書先生說書。

一直等大家換地方,或者休息去了,和劉太夫人關系最好的一個妯娌便跟著她一起去正院的偏屋那裏坐著,“嫂子,你不會真看上周家那個小姑娘了吧?”

劉太夫人道:“就是我們這樣的人家,女孩兒們從小教著,她們都未必能說出《康王之誥》有幾篇文章,更別說背下來了,娶妻娶賢,家世什麼的倒可以先放在一邊,我倒覺得她不錯。”

二太夫人就皺眉,“可這家世也太差了些,周滿之前,他們家可都是泥腿子。”

劉太夫人不在意的道:“他們家有一個綿州牧,周滿現在又是四品的編撰,也就是家底薄一些,可你看她的本事,別說世家小姐,就是世家公子,又有幾個比得上她的?”

她道:“不是我自貶,咱自家的孩子自家知道底細,煥兒就不是多能幹的人。”

“說句大不敬的話,之前宮裏要給明達公主選駙馬,我是想過讓煥兒去努力一番的,”劉太夫人道:“我想著,他讀書不行,人又憨直,做了駙馬都尉,便是將來沒本事出仕,在這京城裏也沒多少人可以欺負他去。”

“可他祖父不答應,說陛下心疼明達公主,一定看不上他,我略一想,也覺得明達公主太好,雖說駙馬都尉少有出仕任實職的,但陛下肯定也不想太委屈了明達公主,到時候挑刺起來,左看他不好,右看他不好,那也是一對怨侶,這才不了了之。”

“本來呢,我和他祖父也沒想他有多出息,就想讓他試一下明經科舉,實在考不上就恩蔭一個縣官或是小官當一當,”劉太夫人道:“到時候給他娶一個擅庶務的妻子管著,又有他大哥和幾個堂兄弟看顧,好歹能平安一生。”

其實後一種方法是他們家公認的,就是劉煥都不止一次的和白善他們說過,“等將來我恩蔭出仕,再分了家,我就能做主了。當駙馬有什麼好的,你要是和公主關系不好,進公主府還得奴仆一再稟報,要是遇上一些刁奴,你就得站在外面受氣。”

“皇帝盯著你,皇後盯著你,宮中的其他皇子皇女也都盯著你,尤其明達公主這樣受寵的,做她的駙馬可太慘了。”

劉煥只要想到他都被他祖父母管了前半生,再被皇室管後半生,想想就可怕。

劉太夫人自然也看出孫子的想法,和二太夫人道:“你看這次來赴宴的這些人和我提的都是什麼樣的人家?仔細一扒拉,比得上周立如的能有幾個?”

二太夫人笑,“嫂子說什麼呢,她們怎麼會比不上?”

劉太夫人搖頭,“她們還真比不上,你仔細的論一論,他們提的幾個女孩兒有幾個是真的和煥兒門當戶對的?”

二太夫人一楞。

“煥兒祖父就不說了,他爹也是五品的官員呢,可他們提的這些姑娘,官品和他父親相當的,不是庶女就是嫡次女;能提嫡長女的,不是父兄沒有官職,依靠的是叔伯堂兄弟的,就是官品很小的。”

“我知道,便是煥兒得封縣男的爵位,見過煥兒之後,他們也覺得他沒多大出息,加上他上頭還有個哥哥……”劉太夫人頓了頓,在這一點兒上她也不得不承認偏心,家裏的政治資源基本上都傾向於劉大郎,留給劉煥的很少很少。

“周立如的叔公還是綿州牧呢,又是天下聞名的義士,在陛下那裏都有名號的,更不要說周大人,她小姑小姑父將來都是前途無量的,這門親事要是能成,將來煥兒和周白兩家的關系會越來越緊密,說到底,婚姻一事是利益結合,她給煥兒帶來的利益並不比那些官宦之家的小娘子差。”

又道:“撇開利益結合看主母的品性手段,她更不差,你剛也看到了,論讀書,就是你養的幾個小娘子怕是都比不上,手段更不用說,將來立誌要當她姑姑那樣的小娘子,她還會處理不好家裏那些庶務嗎?”

二太夫人不說話了。

劉太夫人越說越興奮,道:“這事兒晚上我就和他祖父提一提。”

二太夫人:“大伯能答應嗎?還有煥兒,他能願意嗎?”

劉太夫人就道:“問一問就知道了。”

不過劉太夫人沒有先問劉煥,而是先跟劉尚書旁敲側擊。

劉尚書就撇撇嘴道:“泥腿子?往上數幾代,誰家不是泥腿子出身?我們家是耕讀之家,可不是只會讀詩書的人家,晉陽那邊是怎麼想的,竟然拿出一個庶孫跟人家說親。”

他頓了頓後道:“我倒不是說劉義那孩子不好,而是覺得他們不配,周滿那侄女現在還在太醫署讀書呢,她四個親傳弟子,一個現在太醫院裏當醫助,兩個在地方醫署,雖說官品小,但那也是九品,以周滿現在的醫術,他們就是背靠大樹,進太醫院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要我看,周立如將來所成也不會差。”

“劉義和煥兒差不多大吧,這點兒年紀就早早不讀書,只給人做些跑腿的活兒,將來能有什麼出息?這門親事不合適,你別摻和,免得將來周滿怪罪起來我們面上難看。”劉尚書道:“這位可不是留情面的人,在大朝會上連魏大人那樣的人都敢懟的。”

劉太夫人就問:“和劉義不合適,你覺著和煥兒合適嗎?”

劉尚書就一呆,反應過來後扭頭看著老妻,不由搖頭笑道:“你呀,你呀,你明著說就是了,何必拐這麼大的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