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4章 不如白善

滿寶想了想後點頭,很公正的點評道:“不如白善好看。”

一群女人就笑起來,指了唐夫人道:“你問她是唐大人長得好看,還是楊大人長得好看,她肯定也要說唐大人的。”

唐夫人撇了撇嘴。

一位夫人就感嘆一聲道:“要是我,我肯定說是楊大人,可情人眼裏出西施,所以啊,這有情的人嘴裏說的話是不能信的。”

滿寶就好奇的問,“韓夫人和韓大人沒有情?”

桌上一靜。

唐夫人頓了一下就撲哧一聲笑出來,伸手點了一下滿寶的額頭和韓夫人笑道:“童言無忌,韓夫人別和她計較。”

韓夫人就微微一笑道:“我和她計較什麽?這話原也沒錯的。”

她往那邊揚了揚腦袋,示意滿寶看,“諾,你說的韓大人在那兒呢,不過他現在已經不能算是韓大人了,上個月才因為犯錯被擼了官職,現在叫韓郎君就可以了。”

滿寶:……世界變化太快,她一時沒反應過來。

唐夫人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道:“行了,知道你委屈,可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頭前一個月都被關在皇莊裏,哪裏知道外面發生的事?”

就有人笑道:“就是在外面,周娘子怕是也很難留意到,畢竟她公事繁忙,哪兒像我們似的清閑得不行,這京城裏的事兒呀就看個新鮮。”

韓夫人幽幽道:“原來我家的事兒你們都看新鮮了呀。”

夫人們就有自打臉的,也有安慰她的,還有和她道歉的,滿寶和周立如都是一臉的懵,一起低下頭去默默地摸了一塊點心吃,順便喝了一口茶。

等到唐夫人終於應酬完,拉著她們兩個坐到了說書的亭子那邊倆人才長舒一口氣。

唐夫人特意找了邊角一個角落低聲和她們說話,“怎麽只有你們來了,劉老夫人沒來?”

按說,劉煥和白善這樣的交情,而且白善現在也有爵位了,劉家應該給劉老夫人單獨去一個請帖的。

滿寶道:“送了帖子去的,只是劉祖母一早就定下這半月要上山齋戒,所以就沒來。不過白善都是戶主了,他來也是一樣的。”

唐夫人好奇,“這時候齋戒?”

滿寶道:“這不是快清明了嗎?而且白善也要考試了,劉祖母說齋戒好求神佛保佑。”

唐夫人:“……哦。”

滿寶乖乖的坐在椅子上,捧了一杯茶問,“唐夫人,唐學兄沒來嗎?我們吃席的時候好像沒看到他。”

唐夫人就看著她道:“你沒發現嗎,今日不是休沐日。”

滿寶瞪眼,“那……”

唐夫人幽幽地道:“都是請假或曠工來吃的,別人可以曠工,他卻不好曠工的,聽說什麽地方有了什麽案子,他去查案子去了。”

滿寶就滿意了,“我也是請假出來的。”

唐夫人就撲哧一聲笑起來,道:“我們剛吃席的時候還說呢,你這次回來後就很少出現,有人想請你上門看診都招不到人,最後只能請劉醫助上門。”

唐夫人說到這裏看向坐在一旁的周立如,笑問,“你這侄女學得怎麽樣了?可能出師了?”

滿寶道:“哪兒有那麽快,她才學了幾年?”

她道:“還得再在學裏學幾年時間再出師。”

唐夫人:“不是說學五年就好了?她有基礎,三四年的時間也差不多了吧?”

滿寶搖頭,“那只是學了點兒帶著血肉的皮毛,要跟她幾個師兄師姐一樣,起碼還得四五年才可以。”

不管是劉三娘,還是鄭辜和鄭芍,他們都是從小就沈浸在醫學之中,不管有沒有人教他們,學了多少東西,至少是一直耳濡目染的,他們知道的東西是周立如現在不能相比的。

四個弟子中,最厲害,學得最好的,其實還是鄭辜,然後才是劉三娘。

唐夫人微微點頭,小聲道:“因為你,這兩年和女醫求醫的女病人可不少,有好些還特意從外地趕過來,就想求見你一面的。”

滿寶問,“唐夫人也有親朋要見我?”

唐夫人微微一笑,點著她的額頭道:“你可真是個機靈鬼,沒錯,還不是一個兩個呢。”

“不過你一回來就忙,之前一直在宮裏,後來出來了就直接到皇莊裏去了,我也不好求你。”

滿寶:“我上旬放了四天假呢,您怎麽不告訴我?”

唐夫人就微微笑道:“你才從皇莊裏出來,一定累得很,我怎好在那時候登門相求?其實現在也不該求你的,只是她們的病有些不太好了,所以才想求一求你。”

滿寶遲疑了一下,問道:“是什麽病?若不是很私密,我可以推薦丁大夫和陶大夫,或者我請劉太醫幫忙看一看也行。”

“您也知道,我現在皇莊裏,一進去十天半個月出不來是正常的,這一次可能也要待一個月,這時候給人看病有些不方便。”

今天能出來是因為吃酒席,還是因為吃的是劉尚書的酒席蕭院正才答應讓她出來的。

正如早前吃飯時那桌客人推測的那樣,他們此時很需要劉尚書的支持,能借著參加宴席拉近雙方的關系是蕭院正求之不得的事。

可再想因為看別的病人請假就不可能了。

唐夫人想了想,就附到她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滿寶微微蹙眉,“這樣啊,請三娘去看過了嗎?”

唐夫人頷首,嘆息道:“就是因為看過了,已經紮針和吃藥八天了,並沒有多少效果。”

滿寶權衡了一下便點頭,“那我下午早點兒退席,和學嫂一起去看看。”

唐夫人立即笑著點頭,“好,到時候我叫上你一起離開。”

重要的事商量好,唐夫人看得出她不喜歡聽書,一直往荷塘那邊看,便笑道:“行了,我就不打攪你去看美人了,去吧。”

滿寶就站起身踮起腳尖往那邊看了一眼,太遠了,視線有點兒模糊,周立如就悄聲道:“不是鳳華姑娘。”

滿寶就站實了,和唐夫人道:“不急。”

唐夫人:“……那個叫鳳華的有這麽好看嗎?”

滿寶和周立如一起點頭。

既然沒到自己喜歡的人上場,滿寶就有閑心關心起別的事來,“韓大人為什麽被擼職了?”

“褻妓,和人在春風樓裏打起來了,事情鬧大,外頭蹲守的禦史正好看見,就鬧到了朝堂上,”唐夫人笑道:“可不只是罷官而已,他還被罰了不少錢呢。”

錢就是唐大人罰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