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3章 美女

白大郎安慰他道:“不會的,又不是你一個,還有白善和滿寶呢,他們兩個不也一起嗎,到時候他們肯定灌白善去了。”

白善:“……大堂兄,你這樣可就不厚道了,都是一塊兒的親朋,憑什麼就灌我一個?”

寄語許久才端了醒酒湯來,白善接過,好奇的問道:“怎麼這麼久?”

“大廚房那邊太忙了,抽不出空來做醒酒湯,還是小廚房現開的火做的,所以慢了些。”

白善在他和滿寶的幫助下給劉煥灌下去一碗醒酒湯,問道:“前頭有人招待了嗎?應該不用劉煥再出去了吧?”

“是,已經回稟了老夫人,老夫人讓我們看緊了二少爺和院門,不許二少爺再到前面去,說前頭老太爺和族少爺們會應付的,院子這邊也不許閑雜人等進來。”

寄語笑道:“郎君娘子們肯定也累了,老夫人讓人將院子的側屋收拾了出來,郎君娘子們要是不嫌棄,就先在這裏歇一會兒,一會兒後花園處還有伶人奏樂舞蹈,老夫人還請了兩個說書先生在亭子那邊說書,郎君娘子們也可去散散心。”

周立如好奇的問,“你們請了哪家的伶人?”

寄語就笑道:“請了教坊司的鳳華姑娘。”

周立如眼睛一亮,立即和滿寶小聲道:“小姑,鳳華姑娘的舞可好看了。”

滿寶奇怪,“你看過?”

周立如連連點頭,“上次學裏休沐,教坊司賣票在清風樓裏表演,我們湊錢去看了一場。”

滿寶問:“一場多少錢?”

“大堂票二十文,進去點的茶水另外算,”周立如道:“不過我們幾個都還是學生,還沒掙錢呢,所以就只進去看,沒有點茶水點心。”

周立如星星眼,“她當時就跳了一舞,可好看,可好看了。”

滿寶就也有興趣起來,“不然我們也都去看看吧。”

殷或不太理解,“你在宮裏沒見過舞蹈嗎?”

“立如說她跳得很好。”

殷或就笑道:“她跳得再好,也不會有宮裏的人好的,要是好,她早就可以進宮去跳了。”

周立如道:“有人說她今年就有可能選進宮中,到時候我們再想看到她跳舞就不容易了。”

教坊司就是朝廷在管著的,最優秀的一撥自然是送進宮裏的,次一等的才留在外面招呼各種王公貴族。

於是大家就跟著去後花園裏看,前頭的不少客人也移步到這裏來繼續喝酒賞歌舞。

劉家的後院後有一個蓮塘,此時蓮塘上就用船塢連在一起搭了一個高臺,七八個漂亮的小姑娘魚貫從一艘船輕盈的跳上高臺,然後笑著旋轉到臺子的四面,一個穿著紅色衣裙的女子將紅色的披帛甩出,從她們之中飛躍而起,輕盈的落在了臺子的中間,正背對著他們。

她半掩面的回眸一笑,額間點著花鈿,只露出一雙如明星般閃亮的眼睛。

滿寶一下就看呆了,席中和她一樣看呆的人不少,有的人酒杯直接落下,直楞楞的盯著高臺中間的女子看。

她微微一笑,如山間的小鹿輕盈的跳動起來,又如水中荷花一般清麗,只是嘴角輕輕地一勾,一雙眼睛清淩淩的看著你,你就覺得心臟蹦蹦的直跳。

滿寶此時就捂住了心臟,眼睛恨不得黏在她身上,惹得旁邊的白善不斷的看她。

白大郎和白二郎比白善晚一步回神,但也很快回神來,感嘆道:“真好看呀。”

殷或很不解,左右看了看,問道:“很好看嗎?”

滿寶這才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再扭頭去看白善,就見白善正有些不滿的盯著她看,她就從他們倆人中間走出來,走到白二郎那邊,呼出一口氣道:“你們都是仙人,不懂,這就是凡人的喜歡了。”

白二郎也點頭,瞥了白善和殷或一眼,和滿寶一起欣賞臺上的舞蹈,“比西餅她們跳的還好看。”

滿寶道:“西餅她們的劍舞好看。”

“這倒是。”

白善:“……她用的步伐也是劍舞的步伐。”

一直盯著人家臉看的滿寶這才勉強將目光從她的臉上移到她腳的步伐上,然後就擡起來繼續盯著人家的臉看,“奇怪,比她好看的人我也見過的,可她跳起舞來好好看。”

周立如也捂著胸口,一直到這一支舞結束,伶人們從臺子上離開換了下一撥人,她這才輕輕的拍著胸口道:“可真好看呀,比上次在清風樓看的還好看。”

白善催促他們,“行了,都看完了,我們回去看看劉煥醒了沒有。”

“再等等,說不定她還有表演呢?”

白善就盯著她看,然後招手叫來一個下人,問道:“鳳華姑娘今日跳幾場?”

“就一場。”

白善就扭頭與滿寶道:“走吧。”

“不過一會兒鳳華姑娘還要唱一首曲子呢。”

正失望的滿寶立即眼睛一亮,“真的?還久嗎?”

下人知道他們是二少爺的貴客,因此很恭謹的道:“不久了,娘子要是急著看,小的和管事回稟一聲,說不定能讓他們早些上臺。”

滿寶回過味兒來,“我權力這麼大?那是不是還可以私下見一見鳳華姑娘?”

下人一楞,然後笑道:“要是別人自然不好讓見,但是娘子應該沒問題的,您先坐著稍等一等,小的這就去找管事安排。”

說罷要引著他們去找個位置坐下。

在一處花叢後面的唐夫人就起身,揚聲叫道:“滿寶,帶你侄女過來和我們一起玩兒。”

滿寶立即上前。

唐夫人看到白善他們也跟過來,就指著他們笑道:“你們這一群相公跟著過來做什麼?怎麼,還怕我把你們師姐師妹吃了不成?還是有些人不放心,一定要親自盯著?”

一桌子官眷就笑起來,看著三個青年笑道:“哎呀,你趕他們走做什麼,我看他們留著挺好的,和我們說說話解解悶也好呀。”

唐夫人笑罵道:“讓縣子和駙馬爺給你們調笑解悶,你是黃湯喝多了吧?”

唐夫人扭頭和白善笑道:“你們玩去吧,放心,你媳婦我們給你看著。”

大家笑著看白善他們三人紅著臉行禮退開,當著滿寶的面議論道:“白氏的這三個子弟長得還都不錯呢,不知道主枝那邊的子弟長得怎麼樣,周娘子見過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