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9章 休沐

莫老師看著她道:“你想什麼呢,這裏是不可能用智慧生物做這種不確定的試驗的,是星獸。”

滿寶想了想後便道:“可人和獸是不一樣的,不然我們也不會讓牛先染上天花,再用牛痘接種到人身上。”

“但都有共同之處,不然人痘怎麼可能種在牛身上,牛痘又為什麼能種在人身上?實驗數據出來後就需要分析了。”

莫老師沒有教周滿怎麼處理分析數據,實在是要學習的還太多了,她連一些數據的名詞都沒分析呢,他決定到時候給她結果就是了。

他問道:“你們的試驗出現問題了?”

滿寶點頭,“死了一個人,還有兩個人現在在危險之中,我們猜測這和他們接觸過才出痘的牛有關,但我感覺又不止於此。”

滿寶話才說完,科科就提醒道:“有人過來了。”

滿寶就抓緊時間和莫老師道:“莫老師,除了試驗的事,我手上還新接了一個病人,回頭我把他的脈案發給您。”

莫老師應了下來。

滿寶退出教課室,打開門就看到蕭院正背著手圍著她的飯桌轉了一圈,聽到動靜回頭過來看,“這是胃口不好?才吃了多少就跑去看屍體?”

滿寶道:“我還沒吃飽呢。”

蕭院正就道:“已經冷了,讓廚房重新給你熱一熱吧。”

滿寶應下。

蕭院正決定暫緩第二批病人接種的時間。

但第一批病人也很快出來結果了,高熱的兩個人慢慢停止出痘,迅速的好轉起來,九十八號病人現在反應有些遲緩,但人並沒有完全傻掉,還算不錯。

其余發熱的人也有人反復,但最後都活了下來,等他們全都痊愈,太醫院便讓他們再次接觸天花,發現全都免疫就松了一口氣,至少這個實驗結果是好的。

於是蕭院正寫了折子遞上去。

皇帝:“一百八十人中死了一個,傻了一個,你覺得朕要怎麼讓人來種痘苗?誰知道他們會不會成為這兩個人?”

蕭院正只能跪著表示會再接再厲,盡快試驗出更好的痘苗和治療藥方。

皇帝就點了點頭,吩咐道:“此時不急,反正皇莊那塊地給你們了,你們只管用。”

蕭院正想,地方什麼的還在其次,最要緊的是錢啊。

不過因為一開始是奔著零失誤去的,現在出現意外,蕭院正的底氣就不是很足,因此沒有提錢的事。

錢的事可以暫且不提,因為他還沒確定第二批種痘的痘苗到底要不要那兩頭牛的。

如果他們真是因為接觸牛而二次感染天花才造成這樣的結果,那兩頭牛的牛痘接種到人身上會不會也產生這樣不良的結果?

那簡直比種人痘還嚴重。

所以蕭院正決定想一想。

在他考量的這段時間裏,滿寶和盧太醫終於被放出來,可以回家了。

考慮到他們有三旬沒有放假,這段時間又勞累過度,蕭院正寬容大方的給他們放了四天假。

滿寶一邊往外走一邊嘀咕,“三旬,不應該是放六天假嗎?”

盧太醫兩手空空的站在她邊上,聞言道:“你再念叨,讓蕭院正聽到了,連四天都沒有了。”

滿寶就合上了嘴巴。

這裏面的東西他們都不能帶出去,只能穿了身上的衣服出去。

童內侍和小童內侍攏著手站在路邊看他們,滿寶就走過去和他們道:“我五哥每天都要過來送菜蔬和肉蛋,我會讓他們給你們送藥材過來的,你們就照著之前的方子泡澡泡腳和喝藥,等我回來再繼續紮針。”

童內侍笑著應下,謝過周滿後站在路邊目送他們走遠。

滿寶出了皇莊就看到了站在馬車邊上的白善,她立即眼睛一亮,撇下盧太醫就跑過去。

白善笑著看她,滿寶在他面前站住,眼眶有些發紅,白善看到了,伸手擦了擦她的眼角,低聲道:“上車吧,今天一早你大嫂做了肉餅,在裏面夾了好多肉,現在還熱著呢。”

滿寶點點頭,扶著他的手上車,白善這才看向盧太醫,行了一禮後和他問好,感激他這段時間來對滿寶的照顧。

盧太醫面色平淡的點了點頭,也上了自家的車,敲了敲車壁讓車夫先走了。

白善上車,滿寶已經翻出肉餅啃了起來,吃著吃著她眼淚就往下掉,也不知道為什麼,在他面前,她就是委屈得不行。

白善已經知道裏面出的事,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淚,低聲道:“今日之事,後日之師,我們後面多註意,想辦法解決它,死的人不算白死,傻的人也不算白傻了。”

滿寶便點頭,“可我心裏還是有些難受。”

白善想了想便道:“等你吃了餅,我帶你去見劉煥吧。”

滿寶問:“見他幹什麼?”

白善便笑:“他今天最後一場考試。”

滿寶一怔,這才想起來,“對哦,他要考明經。”

白善撩開簾子,對外面的護衛道:“告訴後面的馬車,把西餅九蘭她們送回去,我們去貢院。”

護衛應了一聲,大吉進城後轉了路口往貢院去。

到了貢院的不遠處馬車就停下,白善跳下車,伸手扶了滿寶下車,牽了她進茶館。

白二郎正翹著二郎腿坐在大堂裏聽人說書,聽得津津有味,滿寶聽了一耳朵,發現說的竟然是向銘學的傳記,她不由眨眼,走過去拍白二郎的肩膀,“這都多少年了,怎麼還在說這本書?”

白二郎嚇了一跳,手上的幹果差點飛出去,他道:“多少年它也是經典呀,這不是進京考試的學子多,所以茶館又說起來了嗎?”

他道:“好的故事不常有,自然就要把好故事拿出來反復說了。”

白善道:“你怎麼坐在下面這裏,殷或呢?”

“樓上呢,和我大哥在一塊,我想在這兒聽說書,所以就下來了。”

“在上面不也能聽到?”

“但感覺不一樣啊,在上面聽,哪兒有在這兒聽來得爽快?”

白善伸手就把他往上脫,“廢話少說,趕緊上去吧。”

白大郎和殷或在包廂裏喝茶,他大舅哥這次也在裏面考明經,所以他在這兒等著看情況。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