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7章 發現

滿寶就拿出一塊指甲蓋那麼大的凹型瓷片,抽出一根很粗的短針來就紮了他手指一下,她擡頭看了病人一眼,他因為是趴著紮針,背後和腦袋上都有針,所以不敢動彈,自然不知道周滿幹了什麼。

察覺到手指被按了好幾下,他也不敢動,以為周滿是在紮針。

滿寶取了血,借著被子的遮擋將東西放到教課室中,正要用紗布按壓一下他的手指止血,滿寶就看到他指間有些泛黃,指甲縫裏還有些汙黑。

滿寶似乎在一百二十一號身上也看到過。

滿寶微微皺眉,因為選進來的都是奴隸,在調養身體的時候,他們太醫院也會很註重衛生,不僅讓他們洗頭洗澡,換上幹凈的衣服,手指甲和腳指甲也都讓他們修理過。

這段時間他們又不用幹活兒,基本上就是吃飯聊天曬太陽,指甲都剪了兩次了,怎麼會這麼臟?

滿寶放下他的手,轉身去看另一人的手,果然發現他的手指間也也有些泛黃,指甲裏也有臟汙的東西。

滿寶皺眉問倆人,“你們昨天都做了什麼?”

趴著的倆人一臉莫名其妙,“我們沒做什麼呀。”

滿寶便頓了頓問道:“你們認得方緒吧?”方緒就是第一百二十一號。

倆人脖子不敢動,只能連連道:“認識,認識,我們常在一起吃飯。”

“昨日你們也在一起?”

“是。”

蕭院正等人商量好藥方走進來,恰好就聽見滿寶問倆人,“你們三人昨天都做了些什麼?就從你們起床後說吧。”

倆人有些忐忑道:“也沒做什麼,就是洗漱、吃飯、然後四處走了走,我們沒出去的,也不敢靠近柵欄。”

滿寶問道:“我看你們手指甲有些臟,那是怎麼弄的?”

“哦,那估計是閘稻草的時候弄的。”

“你們閘稻草幹什麼?”

“餵牛呀,”倆人道:“不遠處的牛棚裏不是養了牛嗎?我們見看護牛的人忙不過來,所以幫了幫他。”

蕭院正臉色微變,低頭和周滿對十一呀,便上前問道:“你們只是閘草,沒有靠近牛嗎?”

倆人被一再追問,也有些害怕起來,連忙否認道:“沒有,我們沒有靠近牛。”

盧太醫就氣得一拍桌子,“還不說老實話,說,你們到牛棚幹什麼去了?若不說實話,直接讓人大刑上來伺候。”

蕭院正瞥了他一眼,暗示他收著點兒,嚇唬人也該有個度,現在他們病成這樣,難道不說,他們還真能將人拖下去打板子嗎?

誰知道他警告的目光還沒來得及收回,趴在床上的人就流著眼淚喊道:“我說,我說,我們都說。”

一個道:“我們真是餵牛去的,他們都說長過痘的牛外頭是不會再要了,到最後我們走的時候,這些牛會讓我們分了。”

他道:“我們想著雖然這牛得過天花,但我們也得了,所以不怕,要是能拿到一頭牛回去,種地幹活兒什麼的都方便,我,我們就是去看看。”

另一個接著道:“那牛棚裏一共有七頭牛,每日要吃的稻草不少,要閘過後和豆子混在一起給他們吃,照管牛的士兵只有一只手,所以我們就去幫忙,其實我們也沒幹很多,就閘了一些稻草,攪了兩桶草料它們吃而已。”

蕭院正就問他們,“你們親手餵的牛有幾頭?”

“就,就兩頭。”

滿寶問,“一共七頭牛,你們為何只餵兩頭?”

“那兩頭牛熟,和另外五頭不一樣,另外那五頭牛看著笨重,我們都覺得不好犁地,所以就沒給它們餵。”

蕭院正轉身就走,滿寶也想跟上去,蕭院正就下令道:“你留在這兒看著他們行針,等針結束了再過去。”

滿寶就只能留下了。

滿寶坐在椅子上看他們。

倆人很忐忑,冒著汗的問,“大,大人,我們不能碰牛嗎?”

滿寶道:“按理來說是不妨礙的,你們已經出痘,可……可痘還沒好,體內的抗體可能還沒形成,你們有沒有碰牛身上的痘疹?”

“沒有,”倆人立即道:“我們身上就有痘疹,這東西看著又惡心,我們怎麼會去碰?”

他們道:“我們就是摸了摸它的脖子和嘴巴鼻子,都避開它的痘疹了。”

滿寶一聽,半晌無言。

見她許久不說話,倆人忐忑,“大,大人?”

滿寶道:“這其中也有我們的疏忽,原想著你們已經種痘,不必避著,卻原來是我們錯了。”

滿寶算計了一下時間,到了以後就把針給他們拔了,問道:“除了你們三個外,還有誰去碰過牛棚裏的人?”

倆人面面相覷,在周滿的目光種低下頭去,說出了好幾個名字。

這是他們知道的所有人了。

滿寶就點了點頭,摸了摸他們的體溫後起身去找蕭院正等人。

他們正站在牛棚裏,情況已經了解得差不多了,蕭院正道:“七頭牛都出痘了,這兩頭牛是前天才出的痘,昨天正是高熱出痘的時候。”

“是因為這個才感染的?”

蕭院正:“也不一定,還得繼續查一下,先將所有人都查一遍吧。”

病因這種東西最難確定了,人又不是肚子裏的蛔蟲,可以看到裏面的東西,還知道從一開始他們就發病的全過程,狠毒的東西都只能靠猜測。

蕭院正吩咐看守牛棚的人,“看好了,不許人再靠近牛棚。”

他轉身帶了大家回去,和周滿道:“繼續盤查,將相似病情的都分到一起,看一看一共有幾個出現反復。”

四人忙了一天將所有病人都看過分好,最後坐在椅子上匯總,滿寶道:“現在還在發熱的有二十七人,除了那倆人外,其他人皆是低燒,目前沒有痘疹反復的跡象。”

蕭院正記下,滿寶道:“我問過他們,最近一段時間進過牛棚的有十二人,除了他們三個,其他人目前沒有異狀。”

“已經確定痘痂成熟就要脫落的共六十七人,趨於成熟的也有五十八人。”

劉太醫嘆息道:“差不多了呀。”

滿寶點頭,“以這兩邊人數占的比例來說,牛痘沒有失敗,但現在出現了死亡病例,也算不上成功。”

蕭院正道:“查清楚病因,再過幾天,牛痘成熟,下一批人也要接種了。”

滿寶和劉太醫盧太醫應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