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6章 偷血

等到天邊出現了朝霞,蕭院正才伸手拍了拍周滿的肩膀,道:“廚房的猛藥一直溫著,我才讓劉太醫重新去抓了一副交給廚房熬上,要是……及時給他們灌下去吧。”

這一次滿寶沒有反對,點了點頭。

已經有一例死亡的前提下,滿寶也改變了想法,雖然猛藥的後遺癥可能會大些,但至少人能保住性命。

滿寶垂下眼眸思索,將種痘以來她看過的所有病患表現又在腦海中過了一遍,還是沒找出問題來。

明明已經快要結痂痊愈,怎麼會突然惡化呢?

蕭院正也看著天邊越來越燦爛的霞光回想這段時間看過的病人和數據,半晌後道:“用過早飯,留下一人守著他們兩個,剩下的將所有病人都再過一遍,重現調配他們的住處,相似情況的放在一起,做好他們的記錄數據來。”

滿寶應下。

蕭院正就起身,又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孩子,別傷心了,天花,千年的頑疾了,本就不是我們說可以斷絕就完全斷絕的。”

滿寶垂著腦袋沒說話。

蕭院正轉身進去病房裏看著兩個病人,留下滿寶自己思考。

滿寶想了想,還是起身去了隔壁病房,裏面只有一個人,一百二十一號,此時他臉色已經泛青,整個身體都是冰冷的。

他身上的針已經拔了,此時正悄無聲息的躺在床上,等確定了他的確是天花病死的,後面會整個人焚燒,化成灰再送回去給他家裏。

滿寶走上前去,拿起他的手仔細的看了看,最後往外看了一眼,科科貼心的道:“外面沒人。”

滿寶就從空間裏取出一套工具來,紮破了他的手取了兩滴血,封起來後又拿夾子取用了他身上的兩顆痘疹,一並封起來後收進教學室裏。

滿寶和科科道:“給莫老師發郵件,托他幫忙檢測一下這兩樣東西。”

科科應了下來,按照滿寶的意思給莫老師發郵件。

滿寶往後退了一步,仔細的看了看一百二十一號,最後還是拉起被子將他的臉給蓋了起來。

她還給他掖了掖被子。

“你在幹什麼?”

滿寶被這道突然而起的聲音嚇了一跳,擡起頭看過去,就見一人背著光站在門口,她擡頭看過去一時只看得到身形,老半天看不清楚人的臉。

門口的人往裏走了兩步,看到她把人從頭蓋到腳,皺了皺眉,道:“廚房給準備了熱湯飯,蕭院正叫你過去用飯,一會兒還有的忙呢。”

滿寶才看清是盧太醫。

她“哦”了一聲,轉身與她出去。

今天所有病人都不準外出,都需要在各自的屋裏坐著等候,所以偌大的空地上只有他們幾個人,還有聽吩咐的士兵幾個。

滿寶走上前,劉太醫就示意她去洗手,換掉外衣再過來用飯。

滿寶轉身去凈手,等回來的時候,蕭院正他們已經開始坐著吃飯了。

滿寶在一個空位上坐下,捧起一碗湯喝了兩口,問道:“誰留守?”

蕭院正道:“盧太醫吧。”

他道:“現在兩個病人都沒太大的反應,還算平緩,盧太醫正好睡一下,我們三個先忙,等到中午看情況換人。”

滿寶就點頭。

她和盧太醫都是連著忙了一天一夜的人,要是病人的病情沒有惡化,那下一個就會輪到她,要是……

那四個人誰也不能休息。

滿寶將湯喝完,胃裏暖和了些,身上也有了點兒力氣,這才開始夾了一個饅頭咬起來。

昨天晚上他們就已經把所有病人都檢查了一遍,今天再查卻是三個人一起的。

蕭院正道:“已經結痘痂的一個房間,同一號牛痘苗的一個房間,有惡化預狀的一個房間,相似狀況的病人一個房間。周太醫寫字快,你來做記錄,務必要做清楚了,我們還要寫折子上報呢。”

滿寶應下。

於是三人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查過去,昨晚已經查過一遍,其實大家心中都有數,今天再查,不過是再次篩選以及確定一遍罷了。

最先接種的一百八十人,滿寶他們之前做過統計,出的痘基本都在一顆到六顆之間,只有少部分人出痘超過六顆,但最多也只有十五顆痘。

滿寶翻了翻記錄後道:“一共十二個人。”

這個比例的確不是很高。

蕭院正他們一個一個的檢查過去,白天看得要更清楚些,也更直觀,有好些人的痘痂已經要脫落,蕭院正伸手按了按,的確是痊愈了,這要是在夏州那會兒,都可以放出去回家去自己養著了。

蕭院正說下表象,劉太醫和滿寶看了一下,確定無誤後就由滿寶記錄下來,然後這些人被撥到最外圍的房間去。

蕭院正道:“你們快好了,拿到簽子的人自己抱著自己的鋪蓋去外圍的房間住下,把裏面的房間讓給還在出痘的人。”

他們對此一點意見也沒有,立即抱了被子出去,有一個還回頭過來問他們,“大,大人,我們痘都好了,這就算活下來了吧?”

蕭院正這次卻沒有承諾他們,而是道:“你們先住出去吧。”

他們有些忐忑的走了。

中午的時候盧太醫找過來,和他們道:“他們兩個高熱起來了,我看了一下胸前和背後都開始出痘了,脖子上也有,臉上似乎也要長出來了。”

三人就暫停巡診,跑回去看。

倆人都還清醒,甚至精神還不錯,可能因為發燒,眼睛很有神,似乎在發光一樣。

看到這麼多太醫來看他們,他們一時有些躺不住。

蕭院正擡手止住他們要起身的動作,上前摸他們的脈,一一看過後示意劉太醫和周滿來看。

等都看過,又檢查了一下兩人的身體,蕭院正就對滿寶道:“給他們紮針,我們再給他們換一個藥方。”

滿寶就上去給他們紮針,等紮完了想起放在教課室裏的東西,她就很想再紮他們的手指,取一些血,於是悄悄的擡頭看向蕭院正等人。

三人正站在門口的那張桌子邊上商量藥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