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2章 勸說

劉太醫道:“寒氣入骨,很難拔除,每年從十月到次年的三月,他都是最難受的時候,尤其是臘月的時候,基本上只能躺在床上。”

滿寶:“那他還能做內侍省少監?”

劉太醫就笑道:“他又不像外臣,還需要上朝理事,交到內侍省的事務,下面有各局首官處理,交到他這裏來的還有小童內侍接手,小童內侍解決不來的,報到他跟前讓他拿個主意就行,怎麼做不得?”

劉太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後笑道:“他們宮裏的人和我們這些外臣不一樣,我們不當官了,辭了官也有大把的去處,他們卻只能老死宮中。尤其是童內侍這樣的人,能爬到那個位置上,施恩無數,自然也有無數的仇怨。”

“那些內侍最識時務,他一旦失勢,那些與他交好的人未必肯為了他得罪他那些仇家,能夠不落井下石已經是頂好的人了。”劉太醫問周滿,“周太醫怎麼想起來問他?”

滿寶道:“他來找我,只是我們還沒說上話,我猜他可能是想讓我給他看病,劉太醫,他的脈象是怎麼樣的?”

劉太醫就想了想道:“我還是三個月前給他把過一次脈。”

他頓了頓後道:“很不好,寒氣入體,我看也就還有一年左右的日子吧。”

滿寶驚訝,“這麼嚴重?他多大歲數了?”

劉太醫就笑道:“今年四十八了,他這寒癥有近三十年的時間了,年輕的時候不知保養,也沒條件保養,這才弄成了這樣。不過他能活到現在已是難得了。”

滿寶蹙眉,“什麼寒癥這麼嚴重?即便是女子,也很少有人寒癥這麼嚴重的。”

劉太醫就嘆氣道:“他們這樣的人跟女子也不差什麼,這位童內侍去勢早,聽說五六歲上進宮了……”

所以身體沒有發育起來,本就陽氣不足,劉太醫頓了頓後道:“先帝還在時,他在先德妃宮中服侍,因為得罪了德妃,被罰著在院子裏跪了一晚上,當時他身上還被潑了冷水,當時還是臘月,別說被潑了冷水,就是幹跪著也能被凍死。”

“可就是這麼稀奇,他跪了一晚上,被擡下去時還有一口氣在,活過來以後就落下了寒癥,他年輕時候又不能拔除,後來能請得動太醫院的太醫時,寒已入骨,根本治不了。”

劉太醫頓了頓後道:“他的病和殷或的病一樣難,同為無解之癥。”

滿寶驚訝,但更多的是興奮,“恨不能一見。”

劉太醫就想到她現在把殷或調理得跟正常人一樣,也精神一振,“你或許可以去看看,殷或的病你都能治好,說不定他的也能。”

滿寶搖頭道:“殷或的病沒好,只不過是讓他的身體處於一個平衡之中,底子現在還是薄的,但只要一直調理,平衡不被打破,他的身體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這也是滿寶和莫老師能找到的最好的治療方案。

不過莫老師也說了,這種平衡需要病人擁有極好的心態,極平和的生活環境,不然他的身體一感覺到不適,平衡被打破,那將是山洪決堤,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滿寶摸著下巴思索起來,“寒癥自然是要拔除寒氣了,再回陽……”

可考慮到童內侍的身體狀況和年紀,滿寶也苦惱起來,好像沒有特別適合的方子呀。

劉太醫瞥了她一眼,道:“現在是二月,天氣開始變暖了,越下去,越是治療寒癥的好日子,可他的身體只怕撐不住呀。”

滿寶道:“可我也出不去呀。”

劉太醫就微微一笑道:“你是出不去,可他能進來呀。”

他優哉遊哉的道:“雖說他現在被奪了官職,但在這莊子裏,找個借口住進來還是不難的。”

滿寶就好奇的看著他,“劉太醫,您很希望我給他治病嗎?”怎麼一直在攛掇她呢?

劉太醫就笑道:“我欠過他人情,雖不知道你能不能把人治好,但我幫著提了兩句,也算是還他人情了。”

滿寶精神一振,興奮起來,“您怎麼欠他人情了?”她最喜歡聽人說故事了。

劉太醫瞥了她一眼道:“周太醫,不是誰都和你一樣如此好運氣的,我進太醫院的時候就已經快四十了,雖是被老譚太醫特招入院,但也要從醫助做起,我足足在宮中做了五年的小太醫才能夠給宮中的妃嬪看病,又做了四年才能夠給皇後娘娘請脈,而後又做了三年,才能夠在輪班時給陛下看診摸脈。”

“童內侍不僅在皇後身邊當過差,在太後那裏也伺候過很長的一段時間,”劉太醫道:“又一次小老兒犯了個小錯,童內侍悄悄的幫我遮掩過去了,本來他不做,可能也無人發現,可在宮裏就沒有小事,一旦被發現,我這鬧到能不能保住另說,太醫這個職位是肯定沒有了的。”

“自然是一勞永逸的好,何況他是太後宮中的人,也並沒拿我立功領賞,這就是恩情了。”

滿寶好奇的問道:“您犯了什麼小錯?”

“我不告訴你,”劉太醫沖她笑,“我怎麼能告訴別人我犯過的錯誤呢?”

“您告訴我,我一定不告訴別人。”

劉太醫還是搖頭,“周太醫啊,不是我信不過你,而是無傷大雅的小錯,再說又有什麼意思呢?反正你知道我們有這麼個淵源就是了,對了,明日輪到我休沐,你要不要我給他帶個話呀?”

滿寶心一疼,憂傷起來,對劉太醫曾經犯的錯誤再無興趣,“我已經兩旬沒有休沐了。”

劉太醫就安慰她道:“蕭院正不是說了嗎,等此間事了,給你和盧太醫放長假,你們這段時間的休沐都攢著,到時候一並發給你們。”

滿寶心情這才好了許多。

劉太醫催促她拿決定,“周太醫要不要看看?”

滿寶想了想後便點頭,“行吧,他要是為看病那就自己想辦法進來,我是不會拒診的。”

這樣癥狀的病人可不多見,正好可以看看,不知道莫老師對這個病例感不感興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