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1章 帕子

滿寶實在是看不出什麼來,拿著帕子問九蘭,“他只給了帕子,沒說什麼了?”

九蘭:“就說是娘子的故人給的,說娘子看到後就明白了。”

滿寶便又翻來覆去的仔細看了看手上的帕子,實在看不出來,“這帕子有什麼玄機?”

九蘭:“……娘子,這帕子是五月姐姐做的。”

滿寶瞪眼,“難道他們和五月認識?”

九蘭:“……娘子,這帕子是做給您的,上頭繡的蘭草就是莊先生案桌上養的那株蘭草。”

滿寶盯著帕子上的蘭草看,半晌才道:“是嗎?”

可她在好些人的手帕上看到蘭草,長得都差不多呀。

九蘭道:“這帕子五月姐姐只給娘子做過。”

五月和九蘭很少在滿寶跟前伺候,但她們被撥到滿寶身邊來,要做的事情卻不少,洗衣裳,收衣裳,疊衣裳,打掃屋子是日常,只不過因為周滿的白天時間很少在家,所以才沒看見。

而除了這些,她們還需要給周滿打點衣飾香包之類的小事。

滿寶身上的荷包香袋帕子這些貼身之物,都不是在外面買的,以前是周家的三嫂子幫忙做,自來京城後,滿寶用的就是她們做的了。

只不過滿寶不知道而已,每隔一段時間五月都要端一盤子的荷包香袋帕子給滿寶挑選,滿寶只要挑了戴上就好。

但和五月日夜相處的九蘭卻知道,對五月的針線也熟悉得很,剛才她一眼就看出了這是五月的針線。

而這帕子的確只有周滿有,也是因此她才會接帕子的,她以為周滿會知道,可現在看來,娘子知道的還沒她多呢。

九蘭道:“娘子,您仔細想一想,都把帕子給過誰?這東西可要緊著呢,一般不能給外人的。”

滿寶道:“我知道,鄭姨教過我,我的帕子只給白善和白二用過,連殷或都沒給過呢,除了他們……”

滿寶努力的想了想,有些遲疑,“古大人?”

九蘭有些吃味,“哪位古大人?”

“就是陛下身邊的古忠古內侍。”

九蘭瞬間安心了,“哦”了一聲問,“那這帕子是古內侍給童內侍的?”

“可他們……是朋友?”滿寶一頭霧水,劉太醫可是說了,古忠趁著這次機會讓他徒弟代替了小童內侍,直接接手童內侍的內侍省少監的位置,在宮中,內侍做到這份上就差不多到頭了,再上一步就是古忠的位置,直接在陛下身邊伺候,偶爾幫忙起草些文書之類的,為從三品官銜。

不是說奪人前程如殺人父母嗎?

他們都是殺父之仇了,怎麼還能給帕子?

滿寶疑惑不已。

但她仔細想了又想,的確,她的帕子除了白善和白二郎可以拿到外,也就古忠了。

那時候正是太後病重的時候,滿寶和劉太醫跟著侯在偏殿,古忠來回跑著傳遞各種消息,結果天黑,他不小心踩在了青磚邊上的草地上,一腳就滑倒了。

當時太後已經要不行了,皇帝悲戚,宮裏好多事都需要古忠吩咐,他要是那時候出事,他將來可能就回不到皇帝身邊去了。

宮裏內侍都比宮女多,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只要他一退,多的是人頂替上去。

當時又是皇帝最悲戚的時候,陪在他身邊的人將來必定有不一樣的情分。

可當時古忠也的確動彈不了,扭了腰,連站起來都困難。

當時太醫院所有太醫都在太後的偏殿裏候著,別說他們此時不敢分心,就是敢,古忠也請不動他們。

最後還是古忠的小徒弟抹著眼淚在窗戶那裏走來走去好幾下,引得滿寶去問了兩句,這才知道的。

當時就是滿寶跟著他小徒弟去看的古忠,當時古忠都不敢出現在人前,只能躲在一個小房間裏,連熱水都沒有,只能拿著茶水沾著帕子擦一擦手上擦出來的血跡,然後滿寶就在那個小房間裏調了一片藥膏給他貼在腰上,又紮了止疼針,古忠才扶著腰出去辦事。

滿寶之所以還記得,是因為太後就是那天晚上沒的,太後還送了她好幾本醫書呢,她記憶深刻。

而且古忠說了要還她帕子,後來卻一直沒還。

不過因為古忠是內侍,還不還的滿寶也不是很在意。

滿寶將帕子塞在袖子裏,“算了,不想了,等有機會直接問他就是了。”

九蘭憂心,“娘子,童內侍找您做什麼?他是不是知道是您在蕭院正跟前說了雞蛋的事才引出這麼多事來,特意來報復您的?”

滿寶:“不可能吧,我就閑話兩句,這件事的根由不是他們內侍省貪汙嗎?他們就算不反省自己,一定要找仇人,那也應該找古大人和蕭院正吧?”

九蘭:“他們要是欺軟怕硬呢?”

滿寶就掐腰道:“我也不是軟柿子!”

一旁的西餅遲疑道:“是不是找大人治病的?”

滿寶和九蘭都看過去。

西餅道:“我們大人是太醫呀,很厲害的大夫,一般人找大夫不都是要治病嗎?”

滿寶就摸著下巴思索起來,“有道理呀,我回去問劉太醫。”

西餅和九蘭不明白為什麼要問劉太醫,只能跟著她一塊兒跑回去。

劉太醫今日要留下和他們兩個值守,沒辦法,病區現在的試驗者裝滿了,人不少。

而且蕭院正把周滿家裏剩下的五頭西域牛也給買了來,重新種痘,但這次除了西域牛外,還有兩頭他們的本地牛。

蕭院正道:“就這幾頭西域牛了,總不能以後要種牛痘,還得去西域買一批牛回來吧?現在先用我們的試著。”

所以最近大家也不清閑,難得偷得半日閑,盧太醫就坐在院子裏閉著眼睛曬太陽,聽到動靜就睜開眼來看了一眼,見周滿帶著兩個侍女蹬蹬的跑進來,臉上全是好奇和興奮的神色,便恨恨地閉上眼睛,在席子上翻了一個身,重新把扇子擋在臉上。

滿寶看了一眼躺在院子裏的盧太醫,徑直去找劉太醫,好奇的問道:“劉太醫,以前內侍省少監童內侍有病?”

對於太醫們來說,有病就是有病,並不是罵人的話,劉太醫直接點頭,“他有寒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