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0章 碰面

完全不知道自己會治雞,還即將要會治豬的滿寶此時正攏著手站在田埂上,看著遠處的人在翻動遮著麥田的稻草。

這兩天天氣好,看著似乎是回暖了,將稻草翻出來讓麥苗曬到太陽會長得更快。

滿寶面前的幾塊田卻是空落落的,應該是要留著種植水稻。

西餅站在滿寶身後,羨慕道:“大人,你們這裏的田真好,天氣也好。”

難怪他們在西域時總聽說中原很有錢,原來他們的田地這麽的好。

滿寶沖她笑了笑,感嘆道:“春天到了呀,離明經考試還有幾天?”

西餅不知道,九蘭就回道:“還有七天。”

九蘭看了遠處一眼,走到滿寶身邊小聲道:“娘子,你看那邊,有兩個人一直在看著您。”

滿寶就扭頭看去,看見一個扛著鋤頭的人,他身邊還站著一個人,因為離得太遠,滿寶看不太清楚人,但從儀態上看,似乎是個老人。

滿寶瞇著眼睛看了看,不由問九蘭和西餅,“你們看清楚他們是誰嗎?”

西餅眼神最好,看了好一會兒後道:“一個看著三十歲上下,一個看著六十來歲,像是祖孫,那個老的穿的好,像是綢緞。”

這莊子裏除了管事外可沒幾人能穿綢緞。

九蘭道:“娘子,他們就是在看你,看著像是兩位公公。”

這莊子裏的公公卻不少。

滿寶想了想,對九蘭道:“你去問問。”

九蘭應下,便朝著他們走去。

看到九蘭沖他們走來,童內侍就拿著帕子掩住嘴巴輕輕地咳嗽起來,聲音輕柔道:“年輕人就是好奇心重,這可不是好事兒,在那宮裏頭,最不能有的就是好奇心了。”

小童內侍道:“幹爹,一會兒見了周太醫,您說些軟話,說不得她就把您的病給治好了。”

童內侍淡淡的道:“治不好的,之前不是請了劉太醫幫忙看了嗎,也不過是開幾副方子罷了。”

“京裏和宮裏都說周太醫是小神醫。”

童內侍就笑了笑道:“傻孩子,京裏叫她神醫是因為她能開腹和治不孕不育,和我這病有多大的幹系?要論我這內癥,最有手段的還是蕭院正和劉太醫。”

小童內侍有些懊惱,“蕭院正怎麽也請不到……”

童內侍不在意的道:“這京城裏能請得到蕭院正的又有幾個?除了那些超品的國公爺侯爺外,也就上三品的外臣才有機會請得到他,就是宮裏的娘娘們都難請到他,更別說我這閹人了。”

小童內侍臉色漲紅,還要說話,童內侍就淡淡的道:“人到了。”

他一擡頭,就看到周太醫身邊的一個侍女已經拎著裙子小心翼翼的走了過來。

不過她還沒走近,巡邏過來的禁衛看見,立即狂奔過來阻止,指著他們大喊道:“幹什麽,不準越過柵欄,違者格殺勿論。”

九蘭嚇了一跳,就停住腳步,等那些禁衛蹬蹬的跑過來才拍著胸口道:“你們嚇死我了,我也沒想著越過柵欄呀。”

正想要訓斥她的禁衛們一噎,然後一看她,熟悉不已,他們額頭青筋不由跳了跳,“九蘭姑娘,怎麽是你?”

又扭頭去看對面的童內侍父子,不由皺眉,“你們是何人,不知道這裏面是疫區,不得靠近嗎?”

童內侍就捂著嘴巴咳嗽起來,小童內侍立即放下鋤頭,雙手扶住童內侍道:“大人容稟,我們並沒有越過柵欄,也不敢進去,就是周太醫的故人有托,所以我們才過來的,只是想給周太醫送一樣東西。”

九蘭就一臉無辜的看著禁衛們,指了周滿道:“諾,我們娘子在那邊呢,她可從沒有靠近過外人,只叫我來傳話的。”

禁衛們這段時間給周滿傳遞東西和信件習慣了,而且吃人家的嘴軟,他們這會兒也說不出硬話來,只能站在一旁瞪著童內侍二人,粗聲粗氣的道:“有什麽話趕緊說,還有,以後要傳話只能去關卡那邊,不許私自過來。”

雖然他們拿木棍子和麻繩將這一片疫區都圍了起來,但就是小孩兒腳一擡都能跨過去。

這東西根本攔不住人,只是讓皇莊裏的人心中有數,裏面的人不得越過這些柵欄往外,外面的人也不得越過這些柵欄往內,全靠各人自覺。

禁衛們雖然巡邏,但也不能時刻不錯眼的盯著這麽大一片疫區,所以對童內侍二人的行為很不滿。

雖然周太醫總是和外面交流,但往外傳遞的從來只有信件,而且都是通過正規渠道——他們的關卡,還總是派漂亮熱情的西餅去的,他們並不覺得麻煩。

他們覺得周太醫是個守規矩的人,要不是童內侍二人在此引誘,周太醫是不會做讓他們為難的事的。

所以他們對童內侍父子兩個怒目而視,顯得很不友好。

小童內侍:……

連童內侍都沈默了一下,然後從袖子裏取出一張帕子來遞過去,和九蘭道:“這塊帕子是周太醫的故友給的,小娘子交給周太醫,周太醫自會明白。”

禁衛就上前,將帕子接了過來,來回翻著看了看,沒看出什麽來,於是遞給九蘭。

他們主要是防著裏面的東西遞出去,至於外面的東西,只要不是違禁品,他們一般不管。

九蘭接了帕子,問道:“不知兩位老爺怎麽稱呼?”

小童內侍彎腰道:“不敢當,我們父子二人姓童。”

九蘭就驚訝的看著他們,上下打量過倆人後點點頭,行禮後回去。

她將帕子交給滿寶,一臉稀奇的道:“娘子,我聽他們說話細柔,就跟來過府裏的內侍大人們一樣,還面白無須,我以為他們也是……誰知道他們竟然是父子,奇怪,那個老人家怎麽不留須子?”

滿寶拿過帕子看了看,沒看出什麽來,不在意的解釋道:“誰說內侍就不能是父子了?他們都說了姓童,應該就是童內侍和他的幹兒子了。”

九蘭:“……童內侍?”

“哦,你不知道,是原先內侍省的少監童內侍,聽劉太醫說,人就被放到我們皇莊裏來了,不過他年紀大了,陛下仁厚,沒有罰他勞作,而是讓他來皇莊養老的,他幹兒子來侍奉他。”

滿寶琢磨了一下,砸吧嘴道:“也是從四品,和我的官職一般大呢,可惜,現在沒了。”

九蘭和西餅:……這裏頭有您一半的原因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