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8章 換掉

被周滿抓住手的人瑟瑟發抖,滿寶察覺到他的顫抖,便擡頭對他笑了笑,可惜她戴著口罩,對方看不到她的笑容,卻看見她的眼睛彎了彎,她覺得這是奸笑,於是抖得更厲害了,整個人都軟了,直接滑倒在地,抖著嘴唇道:“饒命,饒命,大人饒命……”

滿寶:……她有這麼可怕嗎?

滿寶回頭看蕭院正。

蕭院正微微皺眉,有些生氣的問候在一旁的管事,“你們怎麼選的人?”

吃的喝的有問題也就算了,現在連人都有問題?

管事冷汗直冒,揮手就要叫人把他拖下去,卻被周滿擡手阻止,她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盯著瑟瑟發抖的青年問道:“這幾日有沒有聽吩咐出去曬太陽,走動走動?”

青年怔了一下後緊張的咽了咽口水,連連點頭。

滿寶就輕快的問道:“那你見過那邊屋子裏住的老兵和殘兵了嗎?”

青年點頭,滿寶感覺到他的身體放松了些,便繼續問道:“和他們說過話嗎?”

青年小聲的回答道:“說過。”

滿寶:“那你應該知道,他們都是種過痘的,你們看過他們身上的痘印嗎?”

青年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頭。

“既然看過,那應該知道,種牛痘出的痘並不會很多,你看他們,有年紀大到頭發花白的,也有缺胳膊斷腿身有殘疾的,最健康的身上也帶有一兩道傷,雖說他們是上戰場殺敵的兵,但他們的身體還真比不上你們的康健,所以他們都能扛過天花痘苗,你們自然更容易才對。”

滿寶道:“我們太醫院種痘不是為了讓人白得天花的,而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將來面對天花也不會再感染上。所以我們的目的是治愈天花,你大可放心。”

感覺到青年放松了許多,雖然還在抖,好歹不會渾身無力一副要暈倒的模樣。

滿寶就手快的在他手臂內側紮了一下,他只覺疼了一下,然後就見周滿夾了一個東西放在他的傷口上,一直候著的劉醫助立即拿了布條上前綁住。

滿寶收手,還和他笑了笑道:“沒事的,血很快就止住了,等一會兒布條就可以取下來了。”

是很快,等一個屋子裏的六個人全都紮過種上痘,大家在房間裏等了一下就將布條解下來,將裏面的痘苗一起丟在一個細麻袋裏。

大家就這麼一路種痘過去,這並不是一天能辦完的事,蕭院正決定用兩天的時間來完成。

已經用過的痘苗被拿到一個房間裏銷毀,裏面有個竈臺,早早就生了火,裏面的溫度此時是最高的,在太醫的監督下,解下來的痘苗都被丟了進去銷毀。

蕭院正臨走前還叮囑留守的周滿和盧太醫,“這東西是大殺器,你們一定要盯緊了,東西只能留在這三道關卡之內,別說皇莊之外,就是關卡之外都不能出。”

滿寶和盧太醫一臉認真的應下了。

滿寶瞬間想到了蕭院正的一番操作,以及以前看過的書上的各種陰謀詭計,於是壓低了聲音問他,“您是不是懷疑有人想把天花痘苗偷出去陷害我們太醫院?”

蕭院正:“……周太醫果然聰明,你要不提我還想不到這個上來。”

他只是擔心有人將這東西偷出去害別人,至於害太醫院,還用不到這樣的法子。

他就上了一道要錢的折子,仇恨沒那麼深。

不過被周滿這麼一說,他也覺得心毛毛的,於是道:“我已經和看守的禁衛叮囑過了,包括我們在內,出入關口身上的東西也要搜查,疑似天花痘苗的東西一律不準外帶,還有我們的衣裳鞋襪等東西,只能進,不能出。”

滿寶一個激靈,問道:“那最後我們的衣服……”

“全部燒掉。”蕭院正道:“你以為那個房間只是拿來燒痘苗的?那燒的東西多了。”

滿寶心疼,回去後和西餅九蘭道:“早知道少帶幾套衣裳了,其中有兩套還很好看,我原先想著出去踏青也穿上呢。”

九蘭:“娘子,我看就這進度,怕是很難趕得上踏青了。”

滿寶立即道:“呸呸呸,快別烏鴉嘴。”

滿寶坐在榻上看著外面嘆氣,“也不知道五哥和管事談得怎麼樣,明天問問蕭院正,不知道管事會不會跟蕭院正匯報。”

周五郎他們早就談妥了,他們早上過來的,就落後了蕭院正他們一步。

因為蕭院正打過招呼,他們一到就直接見到了上次那位管事,這一次談話就比上次順暢多了,不會再出現買家一個勁兒的提價,賣家一個勁兒壓價的情況。

不過這次也不算是正常的討價還價,因為周五郎一開價對方就答應了,一點兒掙紮也沒有,既沒有提價,更沒有壓價,連周五郎他們能提供的數量都不爭議,他們一提就直接應下。

然後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他們就訂立了契書,直接簽章完事,管事還給他們支付了一筆定金。

他親自把人送到皇莊門口,似笑非笑的看著周五郎道:“實在沒想到周五爺靠山如此厲害,是小的有眼不識金鑲玉,先前得罪了。”

周五郎不解,但還是立即道:“大人說笑了,我們小戶人家哪兒有什麼靠山?”

一旁的周立重則笑道:“我們靠山再大也不如大人管用,所謂縣官不如現管,今後我們叔侄還望大人多照顧。”

管事怔了一下,片刻後悵然道:“周小公子客氣了,我倒是想照顧兩位,只怕是沒機會了。”

周五郎和周立重不解,然後等他們第三天按照約定送來第一批雞蛋肉雞和菜蔬時,才發現管事換人了。

而且不僅是換了一個管事而已,聽說皇莊裏面對接太醫院的管事換了一大半,倆人面面相覷,都有些懵。

劉三娘回去後就告訴他們,“這是小事,大事是,內侍省的首官都換了,聽說負責采買的內侍和管事,從外到裏都換了一遍,運氣好的只是被調到別處,運氣不好的,直接被發配到各個皇莊裏去做苦力了。”

周五郎張大了嘴巴,問道:“為了什麼?”

劉三娘沒說話,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負責采買的人貪得太過,惹了蕭院正不高興啊。

可她聽祖父提起過,這件事最一開始是因為師父的一句吹噓,吹噓她在村子裏經營的那個莊子有多好,然後……

劉三娘搖了搖腦袋,將腦海中的雜念都去除,和倆人道:“反正這事兒與我們關系不大,我們不要參與進去,就老實的給貨就行,不過聽說皇莊那邊打算重新找供貨的人,之前供應的那些人價格也虛高,蕭院正不是很滿意。”

周立重眼睛微亮,若有所思起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