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7章 高擡貴手

古忠見他明白過來便放心的笑了起來,低聲道:“羅大人,陛下是念舊情的人,您跟了陛下好幾年了,他用您也用習慣了,只要將手底下的處理幹凈,約束好了,陛下自然不會再怪罪。”

羅大人便看向古忠,半晌後微微點頭,算是接受了他這個建議。

羅大人好說,但管著內侍省的童內侍和殿中省的全內侍卻沒這麼容易擡手放過。

避著人,全內侍扭頭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古忠,冷笑道:“古大人可真是好手段,不知我殿中省是怎麼得罪大人了?”

古忠面色平淡的道:“全內侍說笑了,咱這些人哪一個不是為陛下效忠的?你們得罪不得罪我有什麼幹系?”

“而且我們同在內宮辦事多少年了,你我之間何時有隙了?”

全內侍冷哼一聲,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椅子上低聲咳嗽的童內侍,甩著袖子走到院子裏去看來來往往的人搬賬本,算盤打得劈裏啪啦的響,讓人很是煩躁。

他一走,屋裏一下就只剩下古忠和童內侍了。

童內侍身體不好,他用帕子捂住嘴巴輕輕地咳嗽了幾聲,又喝了一口茶壓下喉嚨裏的癢意,這才輕聲道:“古大人是為了讓你那徒弟上位?”

古忠微笑道:“這宮裏的活兒啊,不都是能者居之嗎?”

童內侍微微頷首,“不錯,那以後內侍省就交給他,我那幹兒子人有些犯傻,我看他在宮裏什麼時候被人吃了都不知道,還請古大人高擡貴手,讓他去莊子裏服侍我終老?”

看著頭發鬢白的童內侍,古忠臉上的笑容淡了些,但臉色卻和緩了不少,他微微點頭,“到時候我去送童大人。”

童內侍就點頭,“好說,好說。”

童內侍也才四十往上而已,還沒五十呢,整個人就蒼老了不少,古忠算了算時間,覺得自己也沒幾年了。

物傷其類,他本也不是趕盡殺絕的人。

劉太醫攏著手站在院門前,看著周滿將一封信交給劉三娘,便知道她留下三娘果然是為了將從他這裏打聽到的消息告訴家裏。

劉太醫笑著搖了搖頭,靠在門邊不說話。

三娘卻上前來給他行禮,“祖父,我回去了。”

劉太醫就揮手,“回去吧,回去吧,再不走天就要黑了,你婆家那邊不知可派了人來接你。”

三娘就笑道:“皇莊門口有車,便是沒人來接,請一輛車回去也方便。”

這也是因為最近來往皇莊的人變多,附近的村民才趕著牛車或騾車過來拉攏生意的。

不過劉三娘走到皇莊門口就看到了周立重,她眼睛微亮,提著藥箱小跑上前,“你怎麼來了?你什麼時候從莊子裏回來的?”

周立重伸手接過她手裏的藥箱,先放到車上才道:“今天下午回來的,五叔讓人給我送信,說是我們莊子要和皇莊這邊做一筆生意,他怕自己算不好賬,就讓我回來幫忙。”

他扶著妻子上車,問道:“今日累壞了吧?”

劉三娘笑道:“還好,師父在裏面呢,祖父也在,大家都很照顧我。”

周立重牽著馬掉頭,坐上車轅,問道:“小姑還好吧?”

劉三娘也不坐在馬車裏,與他一同坐在車轅上,點頭道:“挺好的,對了,師父還讓我給白公子拿回來一封信。”

夫妻倆說著話回家,滿寶和劉太醫則一起靠在門框上擡頭看著夕陽,滿寶感嘆,“真好看呀。”

劉太醫淺笑道:“只是近黃昏,很快就消失了。”

盧太醫出來看見倆人擡著頭望天的樣子,沒忍住翻了一個白眼,要不是劉太醫實在年紀太大了,他還以為他們在談情呢。

不過盧太醫也沒客氣,大聲的叫他們,“晚食已經準備好了,劉太醫,周太醫,趕緊吃飽了幹活兒吧。”

劉太醫慢悠悠的道:“不急,不急嘛,反正晚上都要加班了,趁著夕陽還在,我們多賞賞。”

“是啊,”滿寶很贊同,“反正都要點燈熬夜,趁著夕陽好時賞賞美景豈不快哉,何必爭這一時半刻呢?”

盧太醫轉身就走。

滿寶和劉太醫繼續靠在門上看天邊的夕陽,等到最後一點兒余暉都消失時倆人才收回目光,轉了轉脖子,一起轉身回去吃晚飯。

盧太醫一個人氣呼呼的坐在飯桌邊上,見他們來了便拿起碗筷,瞥了他們一眼。

劉太醫笑瞇瞇的上前坐下,端了碗筷後笑道:“沒想到盧太醫還特地等我們,失禮失禮。”

滿寶也跟著笑嘻嘻的說失禮失禮,一起坐下後才開始用飯。

他們的確很忙,吃過飯,略坐著休息一會兒後就點了燈去藥房裏繼續調制痘苗,一直忙到深夜才做完。

劉太醫年紀大了,坐久了就有點兒挪動不起來,最後是被盧太醫和周滿一人扶了一邊扶出去的。

廚房的熱水一直準備著,他們一出來,立即有下人將水放到浴室裏。

三人等他們走遠了才進去,這段時間盡量不與人接觸。

滿寶洗好頭發和身體,就打著哈欠回屋。

西餅和九蘭立即去給她擦頭發,“娘子不該這時候還洗頭的。”

“沒辦法,從藥房裏出來總感覺身上臟臟的。”滿寶打了一個哈欠,盤腿坐在榻上讓她們擦頭發,叮囑道:“明天會有很多太醫過來,我們要開始種痘了,接下來的時間,你們沒事少出遠門,在外面碰見人也離遠些說話,記得把口罩戴上。”

西餅和九蘭應了一聲,九蘭道:“娘子,我們這兩日又縫制了一些口罩。”

滿寶打著哈欠點頭,聲音漸漸低下來,她低垂著眼眸道:“留著吧,肯定會用得著。”

第二天一早,蕭院正就帶了幾個太醫和醫助過來,他點了一些人親自上手,剩下的全部旁觀。

大家端了調制好的天花痘苗去給人種痘。

病房裏住的人看見這麼多大人過來,手中那端著東西,都忐忑起來,有的甚至兩股戰戰,差一點兒跪在了地上。

滿寶知道他們害怕,但除了安慰他們沒多大事外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

蕭院正拿了一枚粗粗的針,看向周滿,滿寶便率先給大家演示一下怎麼種痘。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