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6章 告狀

帝後和眾多皇子皇女嬪妃們都是內侍省和殿中省伺候的,內侍省掌在內侍奉,出入宮掖,宣傳制令。下有掖庭局、宮闈局、奚官局、內仆局和內府局;殿中省則是尚食、尚藥、尚衣、尚舍、尚乘和尚輦局。

這兩省都是內官們管理的,內官,不是內侍就是女官,很少有外臣掌管。

可是,這兩省上頭還有一個大總管呢,現在的大總管就是羅大人,他管著皇室,或者說是皇帝一個人的私產。

不過,他只帶著自己的手下管外面的事,比如皇莊和皇帝那些店鋪、礦產等的經營,忙得不得了,基本上兩省屬於自治。

歷任大總管的官員都很有自知之明,不敢過於參與兩省事務,畢竟那都是皇帝的家事。

而且,大總管不僅是皇帝的臣子,也是皇後的手下。

不錯,羅大人除了要聽命於皇帝外,還有聽命於皇後,皇後也有任免內庫大總管及處理內庫事宜的權力。

所以羅大人上任後就是兢兢業業的打理帝後的這些產業,偶爾順一點兒東西回家,和兩省的交流無非就是裏面要錢要物,他這邊審批沒問題後給錢給物。

當然,這樣的事他並不用親力親為,大部分的雜事交給了辛春。

京城附近的皇莊因為帝後和皇子女們常去,所以羅大人才將京城的這兩個皇莊交給內侍省。

沒想到方便你我他的事情最後變成了這樣。

羅大人到現在都還在宮裏跪著呢。

古忠端了一杯茶進來,小心的放在皇帝的手邊,低聲道:“陛下,您嘗嘗今天的茶怎麼樣?”

皇帝就端起來喝了一口,吃了一口茶,胸中的氣就順多了,這才看向還在邊上跪著的羅大人,冷哼一聲道:“起吧。”

羅大人松了一口氣,從地上爬起來,低頭站著。

皇帝道:“朕一向信重你們,這才將所有的事交給你們,戶部喊著虧空,內庫也喊虧空,結果虧空的不是朕,而是你們!”

皇帝說起這事就生氣,忍不住重重的將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羅大人又跪了下去,連忙認罪。

皇帝冷笑不已,道:“劉會別的還平常,算賬上卻是一把好手,你去將內侍省和殿中省的賬目全都交給他,由你們內庫的快算和戶部的一起,朕倒要瞧一瞧,朕的內庫到底是怎麼一日比一日窮的。”

羅大人恭聲應下,這才爬起來緩緩退下。

皇帝就看向古忠,“你跟著一起去,內侍省和殿中省那邊要是不聽話,你敲打敲打他們。”

古忠笑著應下,躬身退了下去。

羅大人站在外面等他,倆人一起朝外走,等走遠了,羅大人胸中那口氣才吐出來。

和魏知那樣的外臣不同,羅大人常和古忠打交道,倆人熟得很,於是他瞥眼看過去,冷淡的道:“聽說陛下大發雷霆前只有古內侍隨侍在身側?”

古忠就嘆息一聲道:“羅大人,此事的確是我的不是,我也沒料到陛下這麼生氣。”

羅大人皺眉,“真是你和陛下說了什麼?”

古忠連忙道:“羅大人先聽咱家解釋一二,我並不是告狀,哎喲,現在說這話也晚了,我這心裏呀也慌得很,內疚得不行。”

這話羅大人也就聽聽,是不是真內疚誰知道呢?

這些內侍人命也沒少見,能有多少良心?

現在羅大人只想知道皇帝是為什麼生這麼大氣的。

古忠柔聲道:“也是我多嘴,今兒早上陛下心情不錯,折子早早的都安排好了,閑著沒事兒,陛下就想出去溜達溜達。”

“只是羅大人也知道,珍獸園那邊因為魏大人彈劾過,所以陛下也不敢過去,可這外頭風又大,倒春寒的風一吹,那是比冬日的冷風還要緊的,陛下前兩日才有些受寒,我哪敢讓他出去?”

羅大人:“說重點。”

古忠就一臉內疚的道:“為了不讓陛下出門吹風,我就拿些外頭有趣的事兒和陛下說,這不就說到了周小太醫嗎?”

羅大人:“周滿周大人?”

“正是。”

羅大人:“這和她有什麼關系?”

“沒關系,”古忠一臉郁悶的道:“只是陛下喜歡周大人,所以我就找些周大人的趣事說給陛下聽罷了,我記得以前周大人提到過,她從小就會經營,因此小小年紀周家和白家就騰出了一個小莊子給她和白縣子駙馬爺一起打理,那莊子裏不僅種了小麥和水稻,還養了許多雞鴨。”

“那雞多到下的蛋能把縣城三文錢兩個雞蛋的價格生拉到一文錢一個蛋,後來更是兩文錢三個蛋,聽說現在他們縣城的雞蛋都降到一文錢兩個雞蛋了。”古忠嘆息道:“誰知道那麼巧,當時陛下的案桌上太醫院蕭院正正好上了一封請求撥款的折子,聽說戶部和內庫撥給他們的第一筆錢花得很快,後面還有許多人進入皇莊,花銷更大,所以……”

古忠擡頭同情的看著羅大人,“大人應該早就知道陛下為何生氣了吧?不僅皇莊采買給太醫署的東西價格虛高了許多,采買進宮中的東西也……”

羅大人嘴巴動了動,半晌才道:“我當然知道手底下的人手腳不是很幹凈,但水至清則無魚,給宮中的東西都要最好的,價格比外面高些也正常。”

羅大人頭疼道:“就這些雞鴨蛋肉菜蔬的,就算是高出一倍去,又能多多少錢呢?”

古忠就笑道:“這可不是只高了一倍,足足三倍呢,聽說外頭市面上的雞蛋也就兩文錢一個,但采買管事買進來的雞蛋都六文錢一個了,這一整個皇宮每日要消耗多少雞蛋?這一日日的積累下來可也有不少錢了。”

他道:“要不是他們太過分,陛下也不會發作得這麼狠。”

羅大人皺眉,“宮中采買的事我不好插手,一直是內侍省在做,內庫這邊只撥錢款……”

古忠就淡淡的道:“可羅大人手下的辛大人卻一直辦著這事兒呢,聽說自童內侍病後,采買上的事就一直是辛大人管著的。”

羅大人一聽,立即不說話了,插手宮闈之事是大忌,連他這個名正言順的內庫大總管都得避諱著,辛春是哪來的膽子去插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