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2章 打聽

蕭院正和他們說完工作便看向滿寶,笑道:“我已看過你家莊子的雞蛋和菜蔬,價錢和東西都不錯。”

滿寶精神起來,問道:“那我們這邊要買嗎?”

蕭院正笑著頷首道:“只可惜你家的產出也並不是很多,我已經讓你五哥接觸這邊的管事,具體的事宜由他們去談,但價錢合適,我想皇莊這邊會盡可能的多買些。”

滿寶就高興起來,和盧太醫道:“盧太醫,那過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吃到我莊子裏出產的東西了。”

盧太醫瞥了她一眼道:“你們莊子產出的雞蛋和菜蔬和別人家產出的有什麼不一樣嗎?”

滿寶:“在心理上更好吃?”

盧太醫不理她。

滿寶得意洋洋起來,盧太醫就不由提醒她,“周太醫,小心有人說你徇私。”

滿寶道:“不會的,我都沒和皇莊的管事接觸過,他應該不會給高價,這種批量的東西都會往下稍稍壓低價錢,只要我們的東西不壞,就算有人說,也不可能成為實情,怕什麼?”

蕭院正也笑道:“是啊,以周太醫的人品才華很難不招人嫉,不必太過在意外面的流言蜚語,不是實情便可以了。”

此時倆人說的很輕松,蕭院正都覺得對方只要聰明,就知道讓開一步,將接下來的賬目改過來,他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當做不知道。

結果從周滿和盧太醫那裏離開,要回家時,蕭院正想要問一下采買的事,轉到皇莊的另一面去見管事時才知道和周家的生意沒做成。

已經在周滿那裏誇下海口的蕭院正:……

他不由問管事,“為何沒成?”

管事就低眉垂頭的道:“周家莊子所出的東西太少了,我們兩邊一接觸才知道周五爺能拿出來的東西不多,而且他也說了,雍州那一片最近天冷,降霜有露,打壞了不少菜蔬,連養的雞都受涼減少了下蛋,我們要的數周五爺拿不出來,所以……”

蕭院正就垂下眼眸思索片刻,“既然如此,那就少買一些就是了,他們能拿出多少來我們就要多少。”

管事一臉為難,“可這樣清點東西和結算就有些麻煩。”

“管事手下的人要是不夠,我可以撥幾個人過來幫忙,”蕭院正臉色有些發沈,任誰都看得出來他生氣了。

管事心中微凜,但想到退縮的後果,他還是咬咬牙堅持道:“大人,我原先也是這樣打算的,可周五爺那邊說他們飯館每日所需的東西也不少,這一受災,供應自家都困難,更不要說供應我們這邊了。”

蕭院正就冷笑一聲道:“你的意思是周太醫和周家特意繞了這一圈糊弄我玩兒?手上沒貨也來找我?”

管事低下頭去不說話,但也沒退步。

蕭院正便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道:“你們平日糊弄這個糊弄那個的,我管不著,但太醫院這邊不行。”

他道:“太醫署不像其他部門還有收入,支出全有賴戶部和陛下的私庫,日子過得一直是緊巴巴的,你們這樣做是在斷我太醫署的後路,你們斷了太醫署的後路,那就是斷了太醫院的前路!”

管事嚇了一跳,連忙跪下道:“大人,小的不敢糊弄太醫院,今日所說的話句句屬實。”

蕭院正就冷哼一聲,直接甩袖走了。

等上了車他才冷靜下來,“轉道,去皇宮。”

今晚太醫院裏是鄭太醫當值,劉太醫還在編撰醫書,所以沒出宮,見蕭院正去而復返,好奇的問,“你怎麼回來了?”

蕭院正生氣的將皇莊管事的應付之詞說了,道:“我進宮來問問,這個管事後頭是什麼人。”

這也不難問,當時皇帝直接將這些事交給內侍省來處理的,因為皇莊那邊就是他們在管著的,要在皇莊那裏建房子,還要在掖庭宮和各處找罪奴及下人來試驗,都需要經過內侍省。

蕭院正想了想,叫來一個和內侍省走動比較勤快的醫助,讓他現在就去內侍省打聽。

劉太醫就笑問,“你就是打聽到了又能怎麼樣呢?難道還為這樣的小事和陛下告狀不成?”

蕭院正就冷笑一聲,他當然不會直接和皇帝告狀,那不是把太醫院整個往內侍省的對面放嗎?

他一直不想把事情鬧大就是因為不想拿太醫院去和宮裏這些人硬碰硬。

畢竟和其他三省六部不一樣,他們是在皇城裏辦公,可他們太醫院卻是在宮城中辦公的,一靜一動都在內侍省的管理之中。

別的不說,他們太醫要去後宮看診,過的每一道門,門上的鎖和看門的宮人都受內侍省管教。

所以太醫院與內侍省做對,除非極受陛下看重和喜歡的人外,其他人都有可能被為難。

整個太醫院也就只有蕭院正和周滿而已。

周滿或許可以無所謂,但蕭院正不行,他可是太醫院的首官,哪怕只是一個醫助受磨難,那也是他的問題。

所以蕭院正不能獨善其身。

醫助在天快黑時終於回來了,和蕭院正道:“皇莊那邊的人都是辛春大人安排過去的。”

蕭院正微微皺眉,“內侍省那邊不是童內侍管著嗎,怎麼是辛春安排人?”

“童內侍生病了,從年前這些事就是辛春大人安排著的,本來他就管著采買一類的事,和內侍省來往密切,聽說他要接手童內侍呢。”

蕭院正:“……他要凈身?”

醫助楞了一下後道:“不是,他只接手一部分的事,後宮中仆役的安排自然還是童內侍的兒子小童內侍管著的。”

他頓了頓後道:“聽說羅大人在正式接管陛下的內庫前也曾管過一陣後宮的事。”

蕭院正:“……羅大人做的是侍衛長,跟內侍省有什麼關系?算了,知道是誰的人就可以了。”

蕭院正看了一下時間,起身道:“我先出宮回家去了,明日再進宮來,這件事你們不許告訴別人。”

劉太醫和醫助都認真的應下。

蕭院正就背著手出宮回家去了。

而此時,白善也將給滿寶的信寫好了,壓在案桌上後問白二郎,“明天我要給滿寶送些吃的去,你有什麼東西要送給她嗎?”

白二郎直接搖頭,“沒有。”

想了想覺得這樣太無情,於是接了一句,“替我問她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