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9章 做生意

周五郎當即決定明天就拿一批菜蔬和肉蛋去找蕭院正,他立即把櫃臺交給白善和白二郎,跑到後廚裏挑選東西。

飯館不少東西就是雍州那邊送來的,畢竟自家產出的不要錢,比在外面買的要省不少錢。

其中就有雞蛋和幾只雞,不過趙六郎告訴他,“雞都殺了,現在都快做成菜了,對了,一會兒外頭再點雞的菜沒有了,雞蛋倒是還有一些,你要來幹什麼?”

周五郎道:“送禮。”

他看了一眼籃子裏的雞蛋,最後去翻找出一個小籃子來,把雞蛋換了過去,這樣看著雞蛋多到尖出來,和裝不滿的大籃子一比顯得大方多了。

蕭院正一大早收到一籃子雞蛋和一籃子菜蔬後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然後笑著指派了一個小廝,讓他帶周五郎去找皇莊那邊的管事。

蕭院正低頭看了一下籃子裏的雞蛋,拿了一個問道:“周五爺打算怎麼賣這個雞蛋?”

周五郎在來前已經和白善商量過了,當即道:“兩文錢一個,不論大小,不過每滿一千個雞蛋,我們便送十個。”

他不好意思的笑道:“小本生意,我們莊子現在總共也只有八九百的雞蛋,再過一旬可能才能湊足一千個雞蛋。”

所以他們的雞蛋也並不是很多,散賣都能賣光的。

蕭院正笑了笑,笑意卻不達眼底,點了點頭後道:“這個價錢不錯。”

見他裝菜的籃子裏有南瓜和冬瓜,幹脆也問他價錢。

周五郎知道他們量大,幹脆報一百斤的價錢給他們,定價比市價少一些。

蕭院正目光更冷,不過臉上還是微笑著的,讓人將周五郎帶去皇莊那邊,他則要先進宮點卯才過去。

他一上馬車臉上的笑容就落了下來,馬車動起來,他緊緊地抿著嘴角不說話,但最後還是沒忍住氣得將桌子上的東西掃落在車板上。

外面的車夫嚇了一跳,不由呼道:“老爺?”

蕭院正沈著臉道:“沒事兒,繼續進宮。”

等進了太醫院,迎面碰見的太醫們都不由收了笑容,低下頭去和蕭院正行禮問好,然後退到一邊,等他走過去許久後才開始動作起來。

劉太醫年紀大了,覺淺,比他進宮更早,此時正捧著一杯才泡好的熱茶在喝,看到蕭院正進來便放下杯子行禮,在對方揮手後才重新抱起熱茶來暖手,也踢踢踏踏的跟在他身後進辦公房,笑問,“一大早的,誰惹院正生氣了不成?”

蕭院正冷哼一聲道:“皇莊那邊的采買做得太過分了。”

劉太醫訝異,“不是對過賬單,和宮裏的采買價錢相差不大嗎?”

蕭院正楞了一下後沈默起來。

劉太醫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不會真如周滿所言……他們就是扣下一些錢,應該也不多吧?”

蕭院正冷笑道:“是不多,一倍而已。”

劉太醫便不說話了。

蕭院正運了運氣道:“偏價錢和采買進宮的差不多,此事鬧出來,得罪的可不是一個兩個,到時候受罪吃虧的還是我們太醫院的人。”

劉太醫就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慶幸自己早早就不是代理院正,果然,做首官就是容易短命啊。

他等著茶落到腹中,感覺到一股暖意上升才問他,“那院正打算……”

蕭院正這才閉了閉眼道:“我沒什麼打算,此事就這麼糊弄著過去吧,不然怎麼辦,太醫院摻和宮廷采買之事嗎?我還不想接下來跟整個內廷做仇人。”

“不過太醫署花銷巨大,這裏面的錢,戶部只出了一部分,大部分還是陛下出的,我們這位陛下你也知道,要是花銷太大,內庫的錢斷了,他肯定會推給戶部的,想從戶部那裏拿錢跟登天差不多。”蕭院正道:“所以我們也沒有資本如此大的花銷,我想將大部分采買事宜交給周余。”

劉太醫:“周滿的五哥?”

蕭院正點頭,“我已經讓人領著他去皇莊了,就看那邊的管事怎麼做了,他知進退,那我們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不然……”

蕭院正冷笑,“我們太醫院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劉太醫就又喝了一口茶,半晌才道:“昨晚上我當值,陛下那邊沒叫人,聽人回稟說陛下好多了。”

蕭院正就深呼吸幾下,臉上擠出和煦的笑容,一臉溫和的道:“我知道了,今日是小朝會,陛下應該快要結束了,我去給他請脈。”

蕭院正一臉和煦的起身,帶著醫助去給皇帝問診了。

而此時周五郎才和皇莊這邊的采買管事搭上話,周五郎昨天被白善提醒過,今天已經做好被為難的準備,畢竟他采買進來的雞蛋可是五文錢,甚至六文錢一個,算起來他這算是斷了別人的財路。

不過,不斷別人的財路他就沒有財路,所以就只能斷別人的財路了,何況這還是一條不怎麼正的財路。

但出乎周五郎預料的是,對方對他還算和氣,不過在看過雞蛋後沒有問他價錢,而是直接定價道:“我看你這雞蛋一般,所以我只能給你五文錢一個,你看如何?”

周五郎臉上的笑容就一頓,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五文錢一個,不是五文錢三個?”

管事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後和氣的笑道:“當然不是,你看我們連契書都擬定好了,你可以看一看。”

周五郎就接過,看到上面詳細的寫了對方和他采買雞蛋,他每日要向他們提供三百個雞蛋,每個雞蛋五文錢……

周五郎沈默了一下,臉上便擠出笑容來道:“管事大人善心我知道,為表誠意,我願意降一點兒價格,兩文錢一個賣給太醫院。”

管事臉上笑容微淡,似笑非笑的道:“周五爺倒是大方,但我們這是衙門,也不能讓百姓吃虧,就五文錢一個吧,而且契書都擬定了,再寫一份也麻煩,這一份你就簽了吧。”

他看了一眼他另一個籃子裏的菜蔬,笑了笑道:“這些菜也好說,我們全都要了,一日送個一百斤過來,南瓜嘛,一百斤算你兩百文如何?這些都可立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