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5章 跟隨

路上還真的有茶攤,於是他們中午直接在茶攤那裏吃了一頓熱的,他們才吃完打算歇一歇就啟程,便見來路跑來兩匹馬,馬上的人背著大大的行李下馬,和店家要了兩個炊餅和一碗湯後就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吃。

大雨幾個忍不住瞇著眼睛去看他們,聶參軍和黎管事也看過去。

白善和滿寶察覺氣氛有異,也扭頭看過來,盯著那倆人看了看後白善蹙眉,“我似乎見過他們。”

滿寶上下打量了一圈,也覺得有些眼熟,正打算問一下科科,那倆人便拿著炊餅起身朝黎管事走去,她便看了過去,先不問科科了。

富有和同伴如芒在背,本來不想那麼早找上黎管事的,可沒辦法,他們的視線太過迫人,他總覺得再慢一點兒他們就要懷疑他的身份了。

倆人上前找黎管事求同行,表示他們也要去西域,只是路途遙遠他們只有兩個人,所以……

黎管事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們,記起來了,“你們是前日來找我的那些人的其中兩個?”

富有謙卑的應了一聲“是”,哀求黎管事,“家裏急需用錢,這才沒辦法這時候冒險往西域去,還請您和大人們說說情,讓我們跟隨在隊伍後面,您放心,我們就遠遠的跟著,絕對不打擾大人們。”

這種事其實不少見,一些零散的走商為了安全就會依附大的商隊,而一些走商囊中羞澀,就會給大商隊送一份禮,然後遠遠的跟著,不求他們的庇護,只要能跟著就行。

可是這倆人的借口……

黎管事掃了一眼他們的馬,點了點頭後起身道:“我去問問我們主人。”

他湊到白善和滿寶倆人耳邊小聲道:“前日我們剛到沙州後不久,小的出去補充米面食材時有一幫人找了上來,說想跟著我們的車隊去往西域。”

他道:“小的覺著我們車隊的人就不少了,再帶人就顯得累贅,所以回絕了,當時這倆人就在其中,只是沒想到他們今日會找上來,還說是家中困,急需用錢……”

他掃了一眼他們的馬,低聲道:“可小的看這完全是借口,真要是家裏急需用錢,他們合該將馬賣了,此時趕去西域賺錢有什麼用?”

黎管事的意思是回絕他們。

白善則蹙眉問道:“你在哪兒見的他們,我怎麼覺著他們這麼眼熟?”

一旁的聶參軍立即道:“白公子,我也覺得他們眼熟,但應該不是這兩天見過的。”

滿寶就問科科:“我也覺得讓他們眼熟,科科,我是在哪兒見過他們?”

科科就篩選出來,道:“沙漠客棧裏。”

與此同時,白善也壓低了聲音道:“好像是在沙漠客棧裏見過,不錯,就是在沙漠客棧裏,那群和我們在澡堂裏發生沖突的人,那天傍晚他們不是和你們在店外比摔跤嗎?我在人群中見過他。”

雖然他似乎沒有出手,但人的確是在的。

聶參軍一凜,不可置信的道:“不是吧,他們這是為報復來的?這麼小心眼兒?”

坐在隔壁桌的大雨忍不住了,湊過來問,“你們說什麼呢,能不能大聲點兒,我都聽不到。”

大家瞥了他一眼沒說話。

白善頓了頓後問,“你覺得那倆人眼熟嗎?”

大雨就撇嘴道:“沒見過,但他們身上的味兒我熟。”

他道:“他們現在身上的味兒就和我們以前的味兒是一樣的。”

沒說明,但大家都聽懂了,這就是馬賊!

滿寶精神一振,也不可置信,“我們看著那麼好打劫嗎?”

大雨想了想後道:“怪怪的,一般就是要打劫也不會這麼早找上門來,而且冒這麼大風險親自跟上來,難道他們的人不在這裏?”

富有倆人有些焦躁,他們離周滿他們很遠,只看得到他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說話,卻聽不到具體的內容。

沒辦法,他們車隊人多,這些人從一下馬就被圍在中間,他們根本靠近不了。

白善掃了他們一眼,和黎管事道:“答應他們,和他們要些錢,直接捅破他們的謊言,就說不信他們家中急需用錢,而是想跟著我們去西域賺錢,既然如此,就拿出些誠意來。”

黎管事一怔,低聲道:“少爺,讓他們跟著是不是不太好?”

白善道:“不讓他們跟著更不好,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更好控制。”

說完看向聶參軍,低聲道:“還勞煩聶參軍讓斥候前後看一看,看是否又人跟著我們。”

聶參軍應下。

黎管事便去了,不一會兒就拿了十兩銀子回來,交給白善後道:“少爺,和他們一人要了五兩銀子。”

白善接過銀子,見白二郎一個勁兒的看著,便給了他一個,另一個給了滿寶。

他點頭道:“給他們安排一個靠近我們馬車的位置。”

那就是中間的位置了,那樣後面少兩個人根本不引人註意。

車隊重新啟程後便有兩個斥候光明正大的出列往前面去查探,後面則是悄悄的落下了兩個,他們悄悄拉著馬進入林中,等車隊走遠看不到他們後才上馬離開,回玉門關方向查探。

雖然玉門關外不安定,卻還是有驛站和瞭臺的。

只是驛站很小,根本住不下他們一百多號人,好在現在是夏天,晚上並不是很冷,就是蟲多而已。

滿寶他們住在驛站裏,其他人則圍著驛站駐紮戒備。

那倆人是和他們分開吃喝的,滿寶站在樓上看了他們一眼,轉身去了廚房,看了一眼他們點的羊湯後就往裏加了一點兒東西。

一旁的廚子:……

滿寶沖他噓了一聲後道:“不要往外說喲。”

廚子不往外說,但告訴了驛丞。

驛丞想到他們的出關文書和官印,咬了咬牙道:“你別管,就在廚房裏別出去。”

然後讓另一個夥計將湯端出去。

這裏最常喝的湯就是羊湯了,士兵和護衛們也有兩大桶羊湯,提出來後想喝的自己去打。

親眼看著滿小姐下藥的黎管事就去打了一碗湯,然後走到倆人身邊笑哈哈的道:“兄弟見諒,我們只帶你們同行,食宿還得你們自己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