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1章 何刺史

滿寶他們各自分了房間住下,各自將行李帶回屋裏,黎管事這才來匯報,“少爺,滿小姐,這家客棧的章掌櫃是蒙將軍的妻弟章老爺手下的人,似乎軍中幾位參將和偏將都在此有參股。”

滿寶就好奇,“難道他們在打擂臺嗎?和誰?沙州刺史嗎?”

白善則問道:“是先有對面的客棧,還是先有隔壁的客棧?”

黎管事楞了一下,顯然沒問到這個問題,白善就讓他去問,“再問一問,這客棧是什麼時候開的,沙州的何刺史來沙州幾年了。”

黎管事應了一聲,出去轉了一圈後回來,“回少爺,是先有對面的客棧,這才有了運來客棧,客棧開了有七年了,何刺史才來沙州三年。”

白善等人就明白了,何刺史是局外人,至少明年上看是這樣的,就不知道他心裏會站在誰那邊罷了。

殷或打了哈欠問他們,“你們要出氣嗎?”

白善遲疑不決,於是去問莊先生,莊先生揮揮手道:“哪兒有那麼大的氣性,我們只是路過,最多只待兩天,沒必要為這樣的事兒與他們結仇,不過這事兒在何刺史前卻可做笑談。”

他脫掉鞋襪去泡腳,和白善道:“拿上滿寶的門帖去刺史府投遞吧,明日我們就上門拜訪,見過地方官後請他代為引薦去蒙將軍那裏拿通關的文書。”

白善應下,先蹲著給莊先生洗好腳擦了腳後才端著洗腳水出去。

莊先生舒服的嘆出一口氣,就靠在床上不動了。

老胳膊老腿的,出遠門真的不容易啊。

滿寶則是拿出五十兩銀子的尾款交給大雨,“你們要在沙州停留幾天?晚上請你們吃飯呀。”

銀子太重,塞不進懷裏,大雨就用手提著,他笑嘻嘻的道:“周太醫熱情難卻,我們決定多留幾天。”

反正她包著食宿呢,他們正好可以多買點兒東西回去,雖然小鎮上現在沒什麼客商經過,但一些粗布和陶瓷他們本地也要消耗,也是可以賺錢的,就是賺的有點兒少。

滿寶倒不介意被他們占這點兒便宜,只是提醒道:“我們可能只在這裏留兩天。”

大雨其實有些好奇,“周太醫,沙州不比我們小鎮好玩嗎?你都在我們小鎮停留二十天,為什麼不在這裏多留一段時間?”

滿寶一本正經的道:“我是那種玩樂的人嗎?你們小鎮上有許多我沒見過的藥草,我是去實地看藥草的。”

大雨撇撇嘴,騙誰呢,在他們小鎮二十天,她只見過她吃魚,吃沙鼠,甚至連沙漠裏的蠍子都要吃,還要吃有毒的圓刺,他看不是為了看藥草,而是為了吃吧?

滿寶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便多添加了一句,“天下大的城池都差不多,沙州不過有一玉門關與眾不同而已,但那是軍事重地,又不是我們能進的,遠遠觀望一下感受一下它的雄偉就可以了。”

大雨琢磨了一下,回過味兒來,也就是說,他們小鎮是不一樣的。

他自得起來,和她道:“不錯,我們小鎮特別漂亮,和別的地方完全不一樣,要不然當年我們也不會一眼就相中了它。”

大雨收了錢,他們的交易關系就算是完結了,不過滿寶很大方,讓章掌櫃把他們的飯費和飯錢也都記在她的賬上。

他們是京城來的官,雖然不是很大,但要見何刺史還真的不難,護衛將帖子送去刺史府,直接在衙門外等了片刻就有回音,於是回來稟報,“何刺史說他明日巳正三刻有時間。”

滿寶便道:“那就還有一刻鐘就午時了,說說話就午正了,他是不是要請我們吃飯?”

莊先生就拍了一下她的腦袋,笑罵了一句,“整日想著吃的。”

另一邊飯桌上的大雨深以為然的點頭。

不過莊先生還是放在了心上,於是第二天出門的時候他把六個孩子都帶上了,像極了村裏要去喝喜酒的老頭老太太。

白善等人也打扮一新,換上了比較好的一套衣裳,衣服上掛著配飾,然後就跟著莊先生意氣風發的出發了。

在沙漠裏走了十來天,他們還是挺饞的,不知道沙州有什麼風味兒。

何刺史在刺史府裏見他們,進大門的時候滿寶就走在了最前面,換她領著大家進門。

何刺史看到她,目光一閃,立即笑著起身和周滿互相行禮,寒暄過後分座次坐下。

他知道周滿的來歷,也知道周滿此去西域的任務。

其實老早他就收到京城來的公文和消息了,對於這位名滿京城的周太醫,他自然是好奇和……崇敬的,不說她治好了太子的病,讓皇朝有了皇長孫,就說夏州的天花,天知道去年入冬後他們有多害怕。

好在他們送來的藥方是管用的,而他們這裏天花病人並不多,帶著病過來的一些人才進城就被控制,然後就被隔離在城外……

他是親眼見過那藥方的效用的,比他小時候見過的天花死亡率低太多了。

忘了說一句,他也出過天花的,那還是小時候的事兒了,雖然他當時被家人保護在後宅,但那種生死一線的感覺他從未忘記過。

聽說這藥方是太醫院的太醫們根據盧太醫給出的藥方改良出來的,其中周太醫就出了很大的力氣。

而這次周滿去西域更是沖著天花的防治方子去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西域那樣落後的小國會有這樣要緊的方子,但管它呢,只要有就行。

所以何刺史並不阻攔他們出城,還特別熱情的道:“本官昨日便讓人去蒙將軍那兒提報一聲,正好約了他在安寧酒樓裏用飯,周太醫不如和本官同去,到時候好提一提這通關文書的事。”

滿寶高興的應下,就略有些好奇的問,“現在通關文書很難拿到嗎?”

何刺史就嘆息,“周太醫一路從夏州而來,路上可還好走嗎?”

滿寶頓了頓後道:“還好吧,就是沿途許多驛站都荒廢了,或是沒有設有驛站,所以不方便了些。”

何刺史:“……本官說的是你們沒遇到土匪馬賊嗎?”

“哦,遇到了一波,”滿寶不在意的笑道:“不過已經被剿滅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