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8章 沙州

到了城門口,黎管事立即小跑著上前交上他們的公文和路引,便對已經在城門列隊的士兵們低頭哈腰的道歉,“我們小姐在沙漠裏走了十多天,這突然看見一座大城就激動了些,見諒,見諒。”

守城門的偏將翻了一下他們的文書,發現他們還是公幹,表情好了許多,加上黎管事的恭維,他們勉為其難的原諒了他們的冒失,揮手讓士兵們散了,然後檢查起他們的公文和路引來,“你們這是要出關?”

“是,我們要往西域去。”

偏將就皺了皺眉,“現在關外可不好走,有些亂,你們要出關得去蒙將軍那裏拿文牒,要是過於危險,將軍可能不許你們出關。”

騎在馬上的白善聽見,不由下馬,“那東來的西域商人,還有西去的中原商人也不能進出關了嗎?”

“可以出,”偏將擡頭看了他一眼後道:“私人進出關口不受禁止。”

“那為何官身不可以?”

“因為官員若在關外出事,我們蒙將軍須得出兵救援的。”

進出關口的商人是富貴險中求,在決定之前都應該有這個意識,他們玉門關駐軍要是碰到自然會救,但碰不到,也不會特意跑去救。

可官員不一樣,不說朝廷那邊會有要求,就是為大晉國威,為同僚情誼,他們收到消息也得派兵去救。

但外面茫茫大地,行軍的路程不定,花銷是很大的。

所以為了生命和財產安全,最好還是不出關。

他翻過文書,在上面蓋上印章後還給他們,“進去吧。”

黎管事恭敬的接過,順口問了一句,“大人,不知沙州城的驛站怎麼走?”

偏將就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然後扭頭去看白善,掃見他袖子上的精致暗紋,精神起來,“你們要住驛站?”

白善不知道這話有什麼問題,他們是公差,不住驛站住哪兒?

於是點頭。

偏將就順手往城裏一指道:“往裏走,走到第三個路口右轉,往下走到底部就到了,上面有牌匾。”

偏將說完後露出笑容,露出兩排牙齒道:“要是不想住驛站,就近住在隔壁的客棧也不錯。”

等白善他們循著偏將的指點走到盡頭時才真正明白他這話的意思。

全場一百多號人全都驚在當場,一時鴉雀無聲。

滿寶騎在馬上,仰著脖子去看驛站的牌匾,可能覺得帽子遮住了自己的視線,她還把帽子往上完,這邊的動靜早已經引起了對面的註意力,對面客棧的一個夥計安排好了新到店的客人便立即小跑著迎出來,跑到最前面黎管事面前,笑容滿面的招呼道:“大人們是要住店嗎?我們店裏更寬敞,不然去我們店裏看看?”

滿寶和白善居高臨下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越過他看了眼縮著脖子的夥計一眼,冷哼了一聲後問道:“你們老板呢?”

夥計笑臉一僵,“客官們要找我們東家?我們東家不在,您有什麼要求和我們說也是一樣的。”

白善和滿寶都沒說話,場面一時就僵住了。

莊先生就敲了敲馬車,倆人回神,立即下馬走回去候在車外,“先生……”

莊先生道:“既然拿不定主意就先進驛站吧,將行李還放在車上,等定了主意再卸下,你們正好可以看看裏面的情況。”

白善和滿寶心一定,有了先生做靠山,倆人也不覺得他們是在鬥氣或是在添麻煩了,直接手一揮,“走,進驛站。”

客棧的夥計嘴巴微張,連忙伸手要攔,下意識就道:“你,你們不能進去……”

聶參軍的士兵就眉毛一豎,大刀往上一擡,大喝道:“大膽,敢對大人不敬!”

夥計嚇了一跳,手就一手,白善瞥了他一眼,伸手牽著滿寶進去。

一旁的驛站夥計不敢攔,但也張大了嘴巴,見他們的護衛上前拆卸門檻,他立即回神,連忙去幫著拆,等將馬車都引入院內他才想起來馬車好像是要從側門進的……

夥計撓了撓腦袋,沒來得及想這些事情就又連忙去給白善他們引路,但是……

他自己都不知道該把人引去哪裏,屋裏連被褥都沒有,但好在還算幹凈,只是有黴味兒,似乎是很久很久沒人住了。

白善伸出手指摸了摸桌子,問局促的夥計,“這些房間是誰打掃的?”

他立即躬身道:“是,是小的。”

白善就點了點頭,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的任二狗。”

白善忍不住樂,壓著笑容後點頭,一本正經的道:“好名字。”

夥計就有些激動的漲紅了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