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1章 請客

大雨幾個不知道崇文館編撰是個什麼官兒,但太醫院太醫這個官兒卻是聽懂的。

所有人都一楞。

在他們的心裏,只有很厲害很厲害的大夫才能做太醫,那是很遙不可及的地方和人。

鎮長臉上的表情慢慢變得和煦,聶參軍是真的,那位莊大人也是真的,他看過他們的官印。

士兵可以作假,但那位莊大人身上的氣質,還有聶參軍對著他們的傲氣是裝不出來的,所以他們也沒必要騙他們,那眼前這小姑娘便也是真的。

鎮長臉上的表情慢慢從和煦變成了熱情,本來冷冽的目光變得溫柔起來,聲音更是和藹得不行,他沖周滿重新行禮,“原來是周太醫,難怪你們這樣生氣,大雨他們在院前賣藥完全就是班門弄斧。不過他們也是好心,我問過了,他們過來擺攤一是想混點兒零花錢用,二也是想著大人們此去西域遙遠,路上要是缺醫少藥就不好了,所以才從府上的庫房裏偷些藥來賣,卻沒想到有些藥竟然是假藥。”

說罷,他偏頭看向大雨幾個。

大雨幾個今早在門口擺攤的立即上前懺悔道歉,表示他們不是有意和她們爭長短,而是真的就以為藥是真藥。

提起這個,鎮長便從管家手裏接過那盒藥,臉色微微一沈道:“不瞞周太醫,這些藥是我們和過路的客商買的,當時買過來時就寫好了各種藥的藥名和功效,您是太醫,應該知道,成藥難得,所以我們得了這幾盒藥都寶貝得很,輕易不吃,可您說這藥不是保濟丸,那我想知道這藥是什麼藥?”

滿寶臉色也和緩了些,伸手接過藥盒,“我看看。”

她打開藥盒,拿出一丸來聞了聞,又摳了一些放進嘴裏品藥。

白善幾個聞著味兒就覺得苦,但滿寶平時沒少嘗藥,尤其是在濟世堂和太醫院時,凡是有的成藥,他們都要品嘗,不僅在於分辨藥的成分,更是為了在做成藥後辨別藥性。

周立如以前在濟世堂後堂時主要就是給鄭大掌櫃打下手做丸藥,基本上每一味藥出來她都要跟著品一品,一開始她品不出好壞來,都是把剩下的塞給滿寶品,滿寶品過後就細細地教她。

所以當時只是聞著味兒,都不用吃她就知道這不是保濟丸,不過她沒品過,的確不知道是什麼藥。

滿寶將嘴裏的藥吐在碗裏,接過白善遞過來的茶水漱口,這才道:“這是沈香化滯丸。”

她眉頭微皺,“保濟丸是主治暑濕傷風的,癥見發熱頭痛、腹痛腹瀉、和惡心嘔吐,水土不服時,若屬於暑熱,的確可以用它來治療,但沈香化滯丸是主治食積氣滯,脘腹脹滿的,主要還是在消食上,兩種藥怎麼會弄混呢?”

鎮長臉上的橫肉就抖了抖,管家忍不住問道:“周太醫,那要是水土不服的人用了這藥會怎麼樣?”

“他什麼癥狀?”

“有點兒發熱,最主要是拉肚子,肚子疼痛不止,還惡心想吐。”

滿寶就道:“藥不對癥,不僅毫無療效,還有可能加重病情,腹瀉嚴重,最後演變成痢疾。”

滿寶的來回打量他們的神色,將盒子合起來,問道:“你們不會在這樣的情況下用過這樣的藥吧?”

鎮長幾個都沒說話。

滿寶就問,“他人呢?及時就醫應該還有的救。”

管家就有些情緒低落的道:“救不回來了,兩年前人就沒了。”

滿寶一驚,說不出話來。

白善幾個也面面相覷,沈默不語。

倒是鎮長很快反應過來,道:“那都是過去的事了,不過我們雖是大老粗卻也不是那麼好坑害的。”

他冷哼一聲道:“他們再不走我這條商路還好,只要還走……”

他話沒說完,但話中的殺意盡現,大家一時都沒說話。

鎮長放完狠話又對著滿寶扯出了一抹笑,“周大人,雖然我們都是被人騙了,但今天的事的確是幾個小子孟浪了,這樣,我讓府中的廚娘多做幾樣好菜,請大家去府上做客怎麼樣?”

滿寶推辭道:“這不是什麼大事,他們既是無意的,我們自然不會再怪罪,我之前生氣,不過是想著假藥若在外流通,不免害人害己。”

鎮長深以為然,嘆息道:“正是呢,我府裏庫房中還有許多成藥,都是和那些客商買的,這一下也不知真假了。鎮上的大夫治一些外傷還好,對其他的病根本是兩眼抓瞎,更別說認藥了。”

說話的時候他不斷的拿眼睛去看周滿,“我還想求求周太醫,去吃飯的時候順便去我那庫房裏看看,看還有些什麼假藥都撿出來,以免府裏的幾個小子不知輕重,後頭缺錢的時候還拿出去換錢,萬一讓外面的人吃了假藥就不好了。”

雖然知道他是假可憐,但滿寶還是點頭答應了。

於是鎮長立即起身,一邊讓人去湖裏撈魚,一邊讓人去湖邊將莊先生請回來,他笑道:“上次和莊先生喝酒,我看他挺喜歡吃魚的,正巧,我也喜歡吃魚。”

滿寶的笑容就真切了兩分,道:“先生的確喜歡吃魚,正好,我們昨天做的豆腐還有一些,一會兒拿一些過去,和魚燉一燉,就是湯也很好喝的。”

小鎮上沒有會做豆腐的人,但鎮長是吃過這東西的,連連點頭,然後看著他們的護衛去廚房拿豆腐,一時心中復雜。

漢人就是講究,出個門都要各種各樣的人都帶上,竟然還特意帶上做豆腐的匠人。

目光再掃過白善幾人時便留意了一下他們身上的衣飾,在心裏猜測他們多半是世家出身。

也只有那群人才那麼龜毛講究。

鎮長有一間庫房是專門裝各種藥材和成藥的,管家應該很能幹了,但他可能不懂得藥理,所以裏面的東西雖然分類堆在架子上,卻幾乎沒做相對應的保存措施,一些不宜見光的藥材就這樣裸露的堆在架子上,他們通風的時候有燦爛的陽光照射進來,正好照射在上面。

管家還非常的得意,和滿寶幾個介紹道:“我們知道藥材得時不時的曬一曬,所以陽光只要好我們就開窗曬藥材,有時候天氣好還會拿到外面去曬。”

滿寶就隨手撿了一塊根莖嘆氣道:“難怪它們的藥性都散了呢。”

鎮長扭頭去看管家。

管家:……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