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8章 快坑他們

白善歪頭:“直接問的?”

莊先生和聶參軍一頭,聶參軍道:“是個很豪爽的人。”其實是直接,他想要什麼也是直接說出口的。

滿寶便問:“他要多少錢?”

聶參軍道:“要向導,二十兩,一個人十兩,十個人十匹馬十把刀,一百兩,二十個人則是一百五十兩。”

滿寶聽得一楞一楞的,“這麼貴?我們人就已經不少了。”

聶參軍點頭,“我也覺得貴,我們人多,從他那裏請兩個向導就差不多了。”

他們又不是商隊,隨行的士兵不說,就是白家和殷家的護衛也都見過血,一百多號人,實在沒必要再請人。

莊先生卻想更穩妥一些,他很在意他說的各地人心不穩的事。

他道:“這裏和中原不一樣。”

他頓了頓後道:“夏州以北,信息滯後失真,人心也不穩,朝廷收服各地長的也就十年上下,短的則只有五六年。這麼短的時間,小的那一代還未長起來,所以在大部分人心中,他們恐怕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大晉人。也並不認陛下。”

大家都叫皇帝為天可汗,那並不是對大晉的順服,而是對皇帝一個人的畏懼。

現在外面傳什麼話的都有,皇帝死了,太子正在和幾個兄弟爭位這樣的謠言都還是輕的,在有些人的口中,中原現在可能已經陷入混戰。

這樣的情況下,難保沒有別有用心的人有其他的企圖。

“不管他們有什麼企圖,錢財都是第一要務,我們帶有這麼多行李,哪怕不是商隊,碰到了他們也不會放過的,”莊先生道:“雁過拔毛,既然鎮長願意示好,我們何不接了?”

他道:“雖然的確很貴?”

聶參軍就扭頭看向周滿,“周大人,這筆錢戶部是不會給的,太醫院會給你報嗎?”

滿寶:“……我們太醫院窮。”

莊先生面無表情的道:“巧了,鴻臚寺也窮,不,是更窮。”

聶參軍就道:“我就更不可能了,回去以後大人要是知道我保護大人還要另外高價請人,且還是馬賊,不問我的罪就算輕的了,那只能我們自己出了。”

說罷目光炯炯的看著滿寶。

滿寶就扭頭看向白善。

白善就扭頭去看一旁坐著的白二郎幾個。

白二郎、劉煥和殷或:……

連殷或都沒忍住扭頭去瞪白二郎,我說不來吧?你非得摻和。

白二郎哪裏料到只是來聽一聽都得出錢?

滿寶就和聶參軍莊先生道:“錢的事兒你們放心,我們自己商量商量。”

於是起身拉著白二郎他們就上樓去商量。

莊先生琢磨了一下,笑瞇瞇的點頭,和聶參軍說一聲便回屋休息去了。

聶參軍:……還真請啊!

目前白二郎最窮,因此他很不甘心,“請多少人?十個?”

滿寶道:“二十個是最劃算的。”

白善最理智,“除了錢還有他們的糧草呢,這份花銷可不少,我倒覺得十個就差不多了。”

他道:“我們人多,手下的士兵和護衛都見過血,行軍打仗皆不在話下,面對面,我並不覺得別的馬賊能在他們手上占得便宜。”

殷或就疑惑:“那我們為什麼還要請他們?”

白善道:“為了避開風險。”

他道:“他們是這裏的地頭蛇,不僅知悉這片沙漠裏勢力,應該還有些面子,他們應該可以帶著我們避開風險,前者兩個向導應該就差不多了,可要是還不小心和他們撞上了,兩個人的重要性顯然是不夠的,但如果有十個人出面和對方談判呢?”

滿寶點頭,“雖然我們不懼,也自信能夠在馬賊手上逃脫,但到時候必有傷亡,什麼事兒都沒有人命來得重要,可以所有人平安到達比損失一些錢財更重要。”

白善壓低了聲音道:“大家跟著我們出來,總不能回去時只帶回他們的骨灰不是?回去也不好與他們的家人交代。”

滿寶是主官,這件事最後還是聽她的決定,她既然決定了,聶參軍和其他人便是有意見也不會說出來,於是這事就定下了。

一百兩的銀子,他們五個人平攤,一人二十兩,這樣一算似乎也不太貴了。

白二郎和白善借了錢,暫時付了這一筆賬,此刻,他非常的渴望能快點到西域,到時候把手中的綢緞等賣出去就有錢了。

他們這邊做了決定便和鎮長那邊傳話,鎮長聽說後忍不住一笑,扭頭和管家道:“去,告訴兄弟們,我給他們找了個活兒,讓他們挑出十個好手來,準備半個月後啟程。”

管家應下,笑道:“老爺高算,沒想到他們還真答應了。我看他們人不少,身上還有血煞氣,不像一般的護衛,還以為他們會不舍得花錢呢。”

鎮長道:“我也沒想到他們會請十個人,還以為請上兩個人做向導就頂天了。”

畢竟沙漠裏容易迷路,再往下會一路到玉門關去,一路過去基本上都是大漠和隔壁,很容易迷路。

他瞇著眼睛道:“看來這幾個官兒心很軟,知道疼惜士兵啊。”

他想了想,揮手道:“去庫房裏翻一翻,把那些我們用不著放了很久的藥材和傷藥什麼的都拿出來,明天就拿到客棧門口去擺,既然知道心疼士兵,怎麼能不準備些傷藥和藥材之類的呢?”

管家應下,轉身就去執行。

滿寶抱著被子翻了一個身,這裏的清晨冷得很,她將被子拉起來蓋住腦袋,但外面的喧嘩聲還是不斷的從窗口那裏傳來。

她只能翻身起來,探頭往窗外看。

她眼睛還好,因此看見周立如漲紅了臉在跟人爭執。

滿寶打了一個哈欠,關上窗,重新躺回床上決定再睡一下,她並不擔心周立如,一溜兒過去的院子都是他們的人,護衛們不會讓周立如在家門口被欺負的。

而周立如也不是欺負人的人,所以她並不放在心上,結果爭執聲沒停,反而還越來越大聲起來。

滿寶便忍不住坐起來,不得不穿了衣服,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就開門出去。

同樣睡懶覺的白善從旁邊開門出來,看到她出來便點了點頭,看了眼外面道,“下去看看?”

滿寶點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