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8章 心酸

挑剔的滿寶站在賣魚的攤位前,一定要他放到另一只桶裏的魚,但攤販不樂意,一個勁兒的和滿寶推薦剩下的魚,“這個魚才好吃,特別的鮮美,可以煮湯,還可以清蒸。”

白善看了他一眼,幹脆將銅錢收起來,拿出一枚銀角。

攤販看見,整張臉都扭曲了,很是心動的樣子,但手伸到一半又拒絕了,把頭扭到一邊道:“公子小姐,你們就別為難我們了,這魚不能賣給你們,我們要送到大老爺府上的。”

大老爺就是這個鎮的鎮長,滿寶他們昨天就聽青年說過了,小鎮並不是很安定,偶爾還會有馬賊來劫掠,不過都被他們大老爺帶著兵馬阻擋在外,所以這個小鎮起碼有一半的房子是屬於大老爺的。

白善還要掏錢,滿寶見他為難成這樣便攔住他,笑道:“行,今天我們不買,明兒你要是還打到這種魚可要留一條給我。”

攤販猶豫了一下後搖頭,“這種魚可不好打,湖裏也並不多的,要是打上來,不管多少都是要送到大老爺家裏去的。”

滿寶歪頭,“他吃得了這麼多?”

攤販就笑起來,“小姐說笑了,我們大老爺又不是只一個人,那還有爹娘,有兄弟,有妻兒,一大家子人呢,這才一條魚,塞牙縫都不夠的。”

滿寶:……

她還能說什麼呢?

白善也將銀角收了起來,扭頭和她道:“我們自己釣吧。”

滿寶點頭:“好。”

於是他們轉身回去,不過回去之前他們還是買了魚。

他們也許久沒吃魚了,而且這湖看著是很好的,產出的魚應該也很好吃。

倆人一手提著幾尾魚,四手就提了近十條魚回去,留下兩條,剩下的都給了聶參軍他們。

廚娘在隔壁的院子裏給士兵和護衛們做大鍋飯,滿寶想了想,幹脆挽了袖子道:“我們自己下廚吧。”

才睡好下樓的白二郎幾個大驚失色,連莊先生都停下了腳步,不由回頭,“其實也沒必要……”

白善也攔她,“這兩條魚難得,我看不如交給客棧的廚子來做,再從客棧裏叫些飯菜好了。”

又不缺錢,何必親自上手?

委屈手不說,還委屈胃。

其他幾人連連點頭。

滿寶只能無奈放棄,“但是我不要吃餅子和饅頭了,我要吃飯!”

白善松了一口氣,立即道:“這個簡單,我們不點主食,自己煮飯。”

這個不難,劉煥和殷或不會,但其他人卻是都會的,白善自己挽了袖子就進廚房,讓滿寶去行李中拿一小袋米出來。

白二郎呼出一口氣,立即蹬蹬的跑下來,“我知道在哪兒,我去。”

於是管事便接過魚,轉身去了客棧,順便點個菜。

他回來後,白善已經把火生起來,滿寶也把米淘好了放在爐子上,他連忙上前,“少爺,滿小姐,這種事兒還是我來吧。”

白善揮了揮手,不在意的道:“我們來就好,而且……”

他上下打量管事,“你會煮飯嗎?”

管事身子一僵,說不出話來。

他還真不會。

他是家生子,姓黎,但祖父是劉老夫人的陪嫁,他祖父那時候就是管事了,給劉老夫人管著嫁妝。

等到他爹,好歹還有進府伺候這個過程,多少會伺候人,可是後來他爹也出來做了管事,管著外面的莊子和鋪子。

所以輪到他的時候,劉老夫人恩典,他七八歲時就跟著父親在店裏跑腿,說是下人,但日子過得不差,跟外面的人相比,就跟小少爺差不多。

劉老夫人特意將他從隴州那邊調過來,就因為他經常跟在白大管事的身後出門經營白家在外面的產業。

什麼糧食、布料、木材等,天南海北他全都走過,大管事是不可能丟下手上一攤子事兒出來的,所以劉老夫人便精挑細選了他,就是認為他有很豐富的出門經驗,在人情世故上也不差,對白家和劉家上下的事兒也了解,出門在外,對家中各處的產業了解不說,要是遇上白氏和劉氏的姻親故舊他都能提點一下。

白善要是需要用人,他出門請人更便利。

他年紀也不大,二十有三,所以,生火會,煮飯還真不會,一點兒經驗也沒有,比白善都不如呢。

說真的,他到現在都不太理解老夫人,為什麼不給少爺身邊放一個伺候的小廝。

至於大吉,他雖然一直跟在少爺身邊,但誰都知道他不是小廝,甚至不是長隨,而是心腹,只保護少爺的安全。

大吉身邊都有一個小廝伺候呢。

雖然端水浣洗衣服這些事兒都由小廝來做,但少爺身邊沒有貼身伺候的小廝,夜裏想喝水都要自己起身。

沒看殷或和劉煥身邊都帶了人嗎,他今天上樓的時候就發現了,長壽和劉煥昨天晚上就換了位置,跟殷或住一個屋,夜裏有小廝吩咐,早上也有小廝貼身伺候,那是吐個口水都有人遞痰盂的。

不像他們家少爺,一直和堂少爺住在一起,別說倒水這樣的小事兒,要換衣服時還得自己翻箱子找,有時候想想他都心酸。

現在見他們還要自己生火煮飯,黎管事更心酸了。

他張了張嘴,想說他不會不要緊,他可以學,白善已經笑瞇瞇的揮手道:“我們在廚房裏自己煮著玩兒,你去幫我們打聽一下這裏的魚餌都有些什麼,可有賣沒有,要是沒有去哪裏挖,我們下午去釣魚。”

院子裏的莊先生一聽說要去釣魚,立即溜達過來,問道:“去哪兒釣?”

白善想了想後道:“這裏不行,這裏行人多,洗東西的人也多,只怕魚都被驚跑了,不驚跑也機靈得很,只怕不會咬餌,所以我們出去,沿著湖往上,去人煙少的地方看看。”

莊先生頷首,就指了一個方向道:“那個方向林密草多,湖水從那兒流出去,而且那裏沒有房屋,聽人說這個小鎮的田地多在那個方向,去那裏應該可以。”

說完後道:“我和你們一起去。”

他也許久沒釣魚了,想想還有些開心呢。

黎管事的諸多想法就被這些事擠沒了,他道:“那得坐馬車去,少爺,要不要準備一些茶點瓜果?”

大家一頭,這個是需要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