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6章 為你們設攤位

六個大院子足以住下他們這麼多人了,依舊是倆人一間房,一個大院子能住下二十來個人。

莊先生則是單獨住,他要看著白善他們的功課,所以和他們住一個院子,魏行人等人則和他們分開,住到別的院子的正院裏去。

滿寶他們興致很高,並不想住正院,直接住在了二樓上。

現在正是夏天,雖然夜晚有些涼,卻不是非常冷,中午有點兒熱,但在屋裏和湖邊又不覺得,所以洗漱沐浴都能在自己屋裏的洗漱間完成,推開窗就可以看到湖光風景,要不是莊先生不想上下爬樓,他都想跟著一起住四樓。

大吉晃了一圈,見閣樓的第四間房被長壽和寄語占了,便乖乖的下樓去住,和一個護衛住在了樓下。

白善正在和尤老爺說話,“……我們要在此停留二十日左右,尤老爺是等我們,還是先行一步?”

一起過草原的時候他就知道他們隨性,卻沒想到他們這麼隨性,竟然隨意就可以決定要在一個地方停留二十天。

話說,你們不是官嗎?

不急著去報到嗎?

尤老爺心中流淚,面上卻笑容滿面的道:“正好,前些時日手下的夥計受驚不輕,身上的傷也不算好全,這次正好可以養養傷,定定神。”

不過尤老爺沒有租大院子,而是租了個小院子,可以將貨物都放下,大家擠一擠還是能住下的。

他不是不趕時間,而是不敢在這時候趕時間。

兩天前在客棧遇上的那一隊人,他從他們身上嗅到了和那些馬賊一樣的味道。

那些人就算不是賊寇,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人。

剛在街口聽他們議論,近來這一片並不算安定,夏州的天花疫情傳得都變了樣,誰知道外面的時間亂成了什麼樣?

他是急著去玉門關賺錢,但同樣惜命。

所以他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焦慮,沖白善露出笑容道:“接下來的時間還要勞煩大人們了。”

白善自然表示沒問題,尤老爺跟著隊伍還是很有用處的,至少他認路呀。

一行人吃過了飯便跟著青年去看了一下他娘和大嫂,主要是看一下她們做飯的手藝。

滿寶嘗了一下,發現手藝還行,但也只是還行而已。

青年見他們似乎不是很滿意的樣子,咬咬牙後道:“大人,我娘和大嫂便宜,一人只要二百文,不管你們是住二十天還是一個月,她們都給你們做飯。”

又道:“她們知道怎麼買到便宜又好的菜,不會騙人,真的!”

白善輕笑了一聲,點頭道:“既如此就留下吧。”

青年松了一口氣。

白善就問:“你們總不能全靠過路的客商為生吧?要是客人少了,你們做什麼營生?”

“種地和放牧唄,”青年給他娘和大嫂找了一份工作也高興起來,便知無不言,“我們種有好多瓜果,過路的客商都喜歡,他們要是不買,我們會有人收了送到肅州城去,或者去涼州城,那裏人多,會有人買。”

“我們還種青稞,還種麥子,但如果沒有錢,我們交稅就很難,青稞和麥子都不夠吃。”

白善微微頷首,知道他們這裏還得從外面買米面糧食。

從青年家裏出來,白善站在湖邊往下看,正好看到一尾魚快速且機靈的從他眼前劃過,他感嘆道:“這可真是個好地方呀。”

青年深以為然的點頭,“很多人都羨慕我們,我們有一個大湖,這是他們羨慕不來的。”

與此同時,滿寶腦中的科科叮叮作響,“檢測到未收錄生物……”

一陣叮叮咚咚的聲音過後滿寶便蹲了下去,盯著湖水問:“裏面的魚能打嗎?”

青年道:“不能撈魚,可以釣魚。只有小鎮上的人能撈魚,但也不是誰都可以的。”

別說撈魚了,連水都不能隨便打,他們需要用水得和人買,不過小鎮卻不攔著來的旅人釣魚,只要他們能釣得起來。

滿寶若有所思的點頭,問道:“你們的活魚一般在哪兒賣?”

青年楞了一下後指了一個方向,道:“不過很難買到,因為魚少人多,一般打上來的魚要先送去給幾位大老爺,然後是幾家比較大的酒樓飯館要用,最後才是往外賣的。”

滿寶笑了笑,那肯定是錢不夠多,只要砸的錢夠多,誰不能排在前面?

白善也垂眸再看了一眼湖底,讓青年帶他們去買了釣具,然後順著逛了小鎮一條街的商鋪。

白善和他道:“明天一早讓你娘親和大嫂過來吧,我這兒有個管事,直接聽他的吩咐就行。”

這種事,甚至連請廚娘的事本來都不該他們親自去管的,只是他們想要走一走,也想從青年那裏了解更多的一些東西,所以才跟著一起走的。

等他們晃回來,太陽早就下山了,只是大漠天黑得慢,即便快到他們以前上床準備睡覺的時間,此時天還隱隱亮著。

小半天的時間,小鎮上的居民都知道鎮上來了客人,和一般的客商不一樣,這次來的客人因為是出來遊學的,雖然會在小鎮上住很長一段時間,卻不會進貨。

可是他們出手大方,聽說連隨行的護衛都能住在客棧的大院子裏,特別的有錢。

又聽說他們在街口時就出錢買了大堆的甜瓜,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這些人錢多人傻呀。

於是等他們晃悠到所住的院子時,就發現門口對面靠近湖的那邊一溜兒過去擺了好多攤位,賣什麼的都有,其中賣瓜果的最多。

滿寶特別高興,上前去看那些小貨物,她從一個攤位上翻出一塊特別好看的石頭,和白善驚喜道:“看這塊石頭像不像一座山?”

白善看了看,還伸手摸了摸後點頭道:“像!”

“真好看,”滿寶摸了又摸,忍不住問商販,“這個多少錢?”

對方伸了兩根手指。

滿寶眼睛微亮,“二十文?”

商販:“……二兩。”本來想喊二十兩的,誰知道她喊的價錢和他的心理預期差這麼多?

滿寶一聽就把石頭放下了,一臉的惋惜,這個價位同樣和她的心理價位差太高,所以她連講價都不曾,拉著白善就走了。

商販一臉懵的看著他們離開,很想張嘴叫住他們,其實他是可以討價還價的,真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