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4章 上

青年想了想,還是轉身道:“行吧,我帶你們去客棧。”

滿寶他們立即拉上自己的馬跟著他走,白善則叫住一個護衛,低聲叮囑道:“去和聶參軍說,讓他在路口這兒多留一段時間,我們先去安排住的地方。”

護衛應下。

青年領著他們往街道裏面去,這裏的房屋和中原的不太一樣,人的樣子也略有不同,更不用說衣服首飾這些了。

街道兩邊的人看到周滿他們有青年帶著,便又是羨慕又是惋惜的看了青年一眼,並沒有像在街口那樣圍上來推薦自己的住處。

越往裏走,房屋越高,門也更大一些,兩邊的店鋪也更多。

滿寶發現這裏很多鋪面都擺著狼皮、瓜果和顏色鮮艷的布匹。

見她好奇,青年就熱情的道:“這是我們的布,特別好看,我家也有,小姐要想買,我可以便宜一些賣你。”

滿寶笑道:“我們先看看,你們這裏店鋪還是不少的,是賣給自己人,還是賣給過路的客商?”

“自己人也買,過路的客商也買。我們的布料特別好,很透氣。”

滿寶便決定回頭可以看看。

青年將他們拐進了一條巷子,從那裏穿過去後是一條更大的道路,而且就在湖邊。

湖邊花草繁茂,蝴蝶翻飛,清風一吹,午後的熱氣便消散了。

滿寶微微一挑眉,問他,“你們這裏大的客棧有幾家?”

青年知道他們不會住在自個家裏以後也就不隱瞞了,誠實的道:“兩家,一家在這邊,一家在那邊,隔得不是很遠,位置最好。”

滿寶:“住宿貴嗎?”

青年笑:“小姐還會在意錢嗎?”

滿寶點頭道:“我怕我回不了家,到時候只能留下打工賺饅頭錢了。”

這一句話也不知道哪裏戳了他的笑點,青年哈哈大笑起來,然後和滿寶道:“不會的。”

說完了才道:“現在客人少,房費不高,你就跟老板說便宜些,不便宜就去住別家,他肯定願意便宜。”

青年的說到這裏用胡語說了一句,“阿勒那個貪財鬼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進他店的人的。”

這一句帶著口音的胡語滿寶聽得不是很清楚,周立如卻聽懂了,湊到小姑耳邊小聲稟報。

滿寶挑眉,心中就有數了。

走了半晌,青年總算是在一家掛著高高燈籠的客棧門口停下,還沒進去他就大聲呦喝起來,用胡語大聲和裏面的人打招呼,“阿勒,我給你帶客人來了.“

滿寶他們知道他是要兩頭賺,並不介意這樣的行為。

一個留著兩撇小胡子的中年男人快步出來,笑容滿面的看向白善和周滿幾人,熱情的請他們入內坐下,“尊貴的客人們是要住院子,還是住上房?”

白善一聽便問道:“你們還有院子?”

“有的,有的,”阿勒笑著指著後面道:“後面那一排,還有左邊那一排的院子都是我家的,我看客人們尊貴,說不定是想住院子。”

白善便看向滿寶,“要不要住院子?”

獨門獨院自然是要舒服許多的。

滿寶問道:“院子多少錢一個?”

阿勒這才看向周滿,認真的回道:“客人們是要短住還是長住,要是長住,只要二兩銀子或者一匹次絹就可以住一個月。”

這個價格都比得上京城的了。

滿寶問道:“那要是短住呢?”

“那要一百二十文一天,但水和木柴這些我們飯館是不包的,小姐和公子們得自己吩咐下人置辦。”

滿寶:“上房呢?”

“上房六十文一天,除了吃食不飽,大人們要泡茶還是要沐浴都是免費的。”阿勒笑了笑道:“不瞞小姐說,也就現在鎮上人少才有這個價格,人多的時候我們上房都是八十文一天,院子非長住不租的,而且都要三兩銀子一個月。”

聽著比他們進大漠剛住的那個客棧便宜多了,但是……

滿寶幾人往外看了看,外面一溜兒過去都是各種店鋪,自然也有客棧,更別說這鎮上還有那麼多想要往外租房子的人家了。

前者是獨門的生意,這裏可不是。

滿寶問:“一個院子有幾個房間?”

阿勒就細細地給他們介紹:“院子都是差不多的,大房間一個,一個堂屋,兩個小房間,然後還有馬棚和廚房。”

滿寶眨眨眼,“就沒了?”

阿勒攤手:“沒了。”

哦,那房租比京城還貴一些。

幾人提出看房子。

阿勒便笑瞇瞇的領著他們去看,他看了他們一圈後笑道:“公子小姐們兩個院子就夠了,他們可以來我們客棧住下房。”

說的是大吉這些護衛。

然而出門在外,他們怎麼可能單獨住宿,讓護衛去另外住?誰知道晚上會不會被搶了?

院子在客棧的背後,有一條長長的巷子,一溜下去都是他們家的院子。

院子並不大,比滿寶自個家裏住的院子還要小一半,當中就是兩間房,一件是堂屋,延伸出一間小房間來,另一邊則是主臥,底下兩排房子,一排兩間,左邊的都是客房,房間不大,而右邊則是廚房和澡堂,這邊天冷的時候很冷,澡堂都是特別建造的。

院子的兩邊則有空地放置馬車和馬棚的地方。

很小,但五臟俱全。

可也太小了。

滿寶看過房間後問掌櫃的,“就沒有更大的了?”

阿勒楞了一下後道:“有是有,只是比較貴。”

白善道:“給我們看看。”

大的院子位置要更好,和客棧在同一排上,面湖而建,這一排的院子就比較大了,正房三間,中間是堂屋,底下兩排房間,一邊三間房,可以住人的有四間,最妙的是,這裏有二樓。

正房上面的二樓除閣樓外還有四間房,都可以住人。

阿勒打量他們的神色,笑瞇瞇的道:“這一排的院子非常的貴重,要租得五兩銀子一個月,短住的話也要四百文一個晚上……”

白善就沖後面的大吉揮手,“上,和他講價。”

大吉:……

護衛們心也有點兒塞,砍人也就罷了,他們為什麼還要做管事的活兒?

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白善他們才把位置讓開護衛們就團團圍上去和掌櫃的講價。

掌櫃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