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1章 不同路

滿寶一下睜開了眼睛,反應了好一會兒才聽到是科科在她的腦海中叫她。

她一時沒起身,而是動了動手腳,讓自己的身體從沈睡中醒來,這才掀起被子起來。

她的眼睛也適應了黑暗,模糊的可以看到屋中的擺設,她下床,摸著黑走到了窗邊,微微推開了一條縫看著下面。

下面二十幾匹馬排列在門口,在昏暗的燈光下,她看到今天下午那夥人提了包袱陸續出門,直接上馬。

而只見過兩次面的掌櫃將人送到門口,笑瞇瞇的給他們拱手行禮告別。

為首的一人接過了馬,突然感覺到了什麼,目光如電的擡起頭來看過來,滿寶下意識的往後一靠,科科見她心跳加速,不由道:“宿主,不是看你。”

頓了頓,覺得這個描述不太準確,便道:“根據光折射的角度計算,他的目光只是掃過這裏,現在看的是隔壁的窗戶。”

滿寶一聽,便又靠上去看,見他還仰著頭看著上面,在火光下,他微微一笑,直接沖著上面抱了抱手,要不是科科說,她幾乎要懷疑這個禮是給自己行的。

滿寶心中一動,問道:“白善也醒了?”

科科應了一聲後道:“他還開窗了。”

白善睡得不是很安穩,底下的動靜雖然輕,但他還是被驚醒了。

一開始他也是微微開窗,從開的縫裏往下看,結果對方發現了他,一下看上來。

白善並沒有躲讓,透過門縫和對方對視了半晌,確定他是真的能察覺到他的目光後,他就大大方方的開了窗與對方對望。

白善頓了一下後也笑了笑,抱手與他回禮,在他領著自己的手下離開客棧往遠方而去之後,白善臉上的笑容就落了下來,他沈吟片刻,便探頭往下看了一眼,看到客棧的掌櫃便和他點了點頭,最後才關上窗回去睡下。

白二郎還在床上睡得人事不知,連殷或都沒被吵醒,正抱著被子躺在一張木榻上睡得香甜。

他坐在床邊思考了一下,定了定神後才掀開被子躺下。

滿寶也將窗關嚴實了,回到床上躺下。

因為沒睡夠,她覺得眼睛怎麼也睜不開,才被驚嚇的清醒已經消失無蹤。

滿寶打了一個哈欠,問道:“科科,還有多久天亮?”

“五十分鐘左右。”

滿寶驚訝的一下忘記了困,“這麼快?”

科科道:“四點四十五分天亮。”

滿寶頓時覺得睡覺不香了,這麼早就天亮了,感覺都沒睡覺呢。

不過沈默了一下,她還是將被子扯到自己的胸前,抱著又睡著了。

滿寶眼皮沈重的睡過去,等再醒來時是被周立如推著叫醒的,她有些興奮,“小姑,你快起床看日出呀。”

滿寶用力的爬起來,問道:“他們都起了嗎?”

“早起了,莊先生還和魏行人他們出去看日出了呢,我是被下面的動靜吵醒的。”

莊先生很有情趣,本來他是想叫上自己的幾個弟子的,但想到他們這兩天都在趕路,不算輕松,難得睡的這麼好就沒叫他們,而是和同樣有意的兩位行人一起出去。

等滿寶洗漱穿好衣服下樓時,殷或他們都在底下坐著了,看到她下來,殷或便看看她,又看看正坐著垂頭打瞌睡的白善,不由懷疑,“你們昨晚私會了?”

正靠在客棧門口欣賞天邊朝霞的白二郎和劉煥一聽立即回頭看他們,滿臉的興趣。

白善撩起眼皮看了他們一眼後道:“是啊,夢中私會,還帶上了你們幾個,算不算?”

殷或笑了笑,擡手給滿寶倒了一杯溫水,“我昨晚睡得不錯,今兒一早他們也都很精神,只有你們兩個,精神有些萎靡不說,眼皮下還有點兒發青。”

白善就看了一眼滿寶,問道:“你淩晨的時候也醒了?”

滿寶點頭。

白善這才和殷或道:“客棧裏的另一撥客人淩晨時走了。”

殷或訝然。

滿寶也走到門口和周立如他們一起看朝霞,大漠的天很藍,即便是早上天上也沒多少雲朵,唯一的幾朵還在遙遠的天邊,太陽一出來,那幾朵雲就被映成了橘色,似乎是被風吹動,天邊的雲彩緩慢的變換形狀,每一朵都特別好看。

白善和殷或也不知何時走了過來,直接一屁股坐在門檻上呆呆的看著,到最後,滿寶他們站累了也坐下。

等聶參軍檢查完行李和車馬過來時,看到的就是六人齊齊的坐在門檻上抱著臉看向遠方的場景。

聶參軍:……

跟在他後面笑盈盈出來的掌櫃也不由頓住,然後想起什麼,立即越過他迎上來,“哎呀,客人們怎麼坐在這兒,萬一著涼了怎麼辦,今天我們客棧有做的新鮮熱奶茶,幾位客官要不要來一碗?”

想到昨天他們吃的那碗奶茶,後來結賬時的單價,幾人一起搖頭,算了,那種又貴還不好吃的東西嘗過一次就算了,還是不要再來第二次了。

掌櫃的有些失望,只能給他們指點,“大棚那邊有桌椅,位置還不錯,公子小姐們不如去那裏坐著看。”

但六人不想動彈,“我還是覺得這兒好。”

“我也覺得這兒舒服。”

“視野也好。”

“懶懶的不想動。”

“肚子餓了不想動。”

“他們都不想動我也不想動。”

掌櫃:“……廚房已經在做早食,用不了多久就好了,公子小姐們再等等,你,你們想看就看吧。”

反正他們這裏大多是中午和下午才來客人,現在客棧裏的客人就是他們這一波人了。

掌櫃的無奈繞過他們進裏去。

滿寶他們繼續撐著臉看景,莊先生他們是在護衛的保護下爬到沙丘上去看的,欣賞了一番日出後才慢悠悠的散步回來,看到他們六個坐在門檻上的樣子就忍不住問道:“日出好看嗎?”

六人一頭,“好看。”

“好,明日早點醒,我們一起再看一次。”

滿寶幾人:……不知道現在後悔還來不來得及。

大家齊聚大堂用早食,吃完了早食還打包了一些饅頭和燒餅,這才啟程離開。

他們才離開客棧幾百米,聶參軍就騎了馬趕上前面的白善和周滿,和白善道:“今早問過了,掌櫃的說也不知那些人是什麼人,不過他們和我們的去路相反,他們走的是我們的來路。”

白善就松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