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8章 沖突

“是,鎖在後院裏,誰也不能靠近,”管事道:“少爺,奴才看過,他們這家客棧裏的青壯特別多,夥計手上似乎都有些功夫。”

白善點頭,“能在這裏保住一家客棧,手上自然要有些勢力,算了,買吧,貴就貴一些,多補充一點兒,我們至少要在大漠了過一個晚上,要是不順利,有可能停留更長的時間,別的還罷,水一定要夠。”

管事應下,告退而去。

白善轉身就沖他們伸手,“給錢。”

顯然越往西花銷越高,公中的錢就不夠了。

現在白二郎最窮,他捏著自己的錢袋道:“不該滿寶給錢嗎,之前吃住驛站的,她沒交公,現在可沒有驛站了。”

滿寶便找錢袋,白善就幽幽地道:“她可以報公賬,你們可以嗎?”

滿寶這才想起來,“是啊,我回去以後可以和戶部報公賬的。”

劉煥道:“我祖父不會全給你報的。”

他道:“就是我爹從肅州回去省親也只能報三分之一,你嘛……”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滿寶後道:“我覺得以我們現在的路程,報回去的賬目能報四分之一就算很不錯的了。”

滿寶就說不出話來了,最後還是掏了銀子。

這裏水少,連洗澡都是要在單獨的洗澡房裏洗的,三十文一人,洗一個澡的花銷都比得上在外頭住一晚上客棧了。

但滿寶他們毫不介意,將要換洗的衣服找出來放在籃子裏,帶上胰子便興致勃勃的去澡堂。

他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在澡堂裏洗澡呢。

可惜,整個客棧也只有她和周立如兩個姑娘,所以一推開門進去,裏面就只有倆人,和在自己房裏洗也沒什麼差別。

滿寶將裝衣服的籃子放在一旁,轉身將門口的熱水提進去倒進澡盆裏……

她們這邊是只有兩個人,但白善他們那邊卻是一群人!

這個客棧裏幾乎全是男的,洗澡的可不多嗎,幾人一進去,看到裏面一群光溜溜的漢子,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聶參軍知道他們會害臊,哈哈大笑過後指了一處道:“小公子們,那邊有個小隔間,你們可以去那兒洗。”

白善勉強沈靜的點頭,拉著小夥伴們過去。

劉煥是唯一有泡澡經驗的人,他左右看看,見他們三全都臉色漲紅,不由好奇,“這有什麼好害臊的,殷或也就算了,你們兩個沒泡過湯泉嗎?”

白善瞥了他一眼後道:“沒有。”

劉煥立刻道:“等回京城我請你們呀,不僅可以泡湯泉,也能出去泡澡,國子監邊上就有一家,去的都是斯文人,也不貴,只是酒水茶點費錢而已。”

白二郎忍不住問,“在自己家裏泡澡不好嗎,為什麼要出去泡?”

劉煥想了想後搖頭,“我怎麼知道,大家都去,他們請我,我就去了唄。”

“不過國子監的同窗是因為冬天舍監裏冷,反正大家也不是天天洗澡,多攢一攢,攢夠了再花點錢去澡堂唄……”

白善一臉恍惚,問道:“攢什麼?”

“攢灰塵唄。”

白善三人臉色通紅到說不出話來。

劉煥動作快,一進來便摸了一下湯池的水,覺得溫度還行,當即就把衣服扒拉了往裏跳,一回頭見三人還目瞪口呆的站著,便道:“還楞著幹什麼,快下來呀。”

白善合上嘴巴,問道:“一個池子裏洗?這水……”

“這有什麼,就跟泡湯泉一樣的,這水一天換一次就算不錯的了。”

殷或小小的後退了一步,臉色怪異的問,“難道之前還有人泡過?”

白二郎也驚嚇不已。

白善很快理智回籠,搖頭道:“應該不會,這會兒天色還早,我剛才看外面都是我們的人,所以今天應該還沒人來沐浴。”

白二郎:“那是不是一會兒就有人來了?”

三人聽了一下外面的喧嘩和嬉鬧的聲音,立即將衣服脫了下水,趕緊洗了出去。

他們速度快,但再快,等出去時也是兩刻鐘後,四人臉蛋紅通通的走到門口時,正巧外面進來一群肩膀上搭著衣服的大漢,看見他們,人群中便有人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還“喲”了一聲,眾人哄笑起來,紛紛以一種戲謔的目光打量他們,其中不乏目光下流者。

白善臉色一沈,擡頭淡漠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後叫道:“大吉!”

守在澡堂外面的大吉便走了過來,將人擠開後走到白善跟前,然後轉身目光不善的盯著他們。

還在謔笑的人頓時笑容一頓,收起臉上的笑容,也瞪著大吉看。

大吉豪不相讓,靜靜地看著他們。

為首的一個大髯漢本來也戲謔的看著白善四人,雖然不像身後的人嬉鬧,但也揚了揚眉,但見大吉撥開他的人進來後他臉上的那點笑意就消了,他看了看白善,臉上笑容微收,上前兩步,站在大吉跟前道:“讓開。”

大吉站著沒動,這下換白善他們將戲謔的目光落在他們臉上了。

對方臉頰上的胡子抽動了一下,就要伸手撥開大吉,澡堂裏察覺這邊氣氛有異的士兵們胡亂擦了一下身子,套上褲子就出來,“公子,怎麼了?”

看到他們身後的人,對方垂下眼眸,片刻後擡起,對大吉道:“勞駕讓一下。”

大吉:“不讓!”

“你!”大髯漢伸手攔住身後氣惱得要沖上來的手下,盯著大吉看了一下後目光落在他身後的白善身上,扯出一個不太明顯的笑容道:“這位公子,我們要進去洗澡。”

白善頭發都還濕著,他提著自己的籃子懶洋洋的道:“不巧,我們要出去。”

對方瞇了一下眼睛,看向他身後那些越聚越多的護衛和兵丁,在看到聶參軍光裸著上身走出來時,他便往側邊一讓,“行,公子先行。”

他身後的人不甘不願的讓開了一條道。

大吉看了白善一眼,白善微微點頭,他這才側過身護著四人出去。

白善臨出門前回頭看了聶參軍一眼,微微笑了笑。

他們一走,大髯漢就要帶著自己的人進去,才走了兩步就被聶參軍擋住。

聶參軍伸手搓著身上的皮,搓出一小團泥來彈飛,對他們道:“澡堂滿了,裝不下人了,等我們洗完了你們再來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