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7章 大漠客棧

大漠裏沒有驛站,但有客棧,專門供過路的商人和旅人住宿和補給的。

客棧就在路邊,他們的馬車還沒到地方便有夥計熱情的迎接上來,看他們這一行人這麼多便一臉歉意的道:“各位老爺,店裏的上房只有三間了。”

眾人:……那還真是不巧。

夥計:“但此去百裏內就只有我們家這一家客棧。”

尤老爺連忙問道:“我記得過了你家的客棧就有一處小鎮。”

一般小鎮就設在綠洲邊上。

夥計就咧嘴笑道:“是呀,沿著這條路往前一百多裏就有一片綠洲。”

所以現在能補給的只有他們客棧,這是獨一門的生意。

大家無奈,只能選擇住下,尤老爺非常乖覺的道:“我和夥計們擠一擠下房就好,大人們先在上房歇息吧。”

聶參軍想了一下,覺得自己既不能和周滿這個主官搶房間,也不能和殷或這位縣男搶住的地方,他看了一眼莊先生,覺得他雖然官位和對方相當,但從一個這麼老的文官手裏搶房間也不好,於是揮手,讓人將車馬拿去占好位置看顧好,其余人則進客棧休息。

莊先生和兩位行人一起住在上房,床有些小,但上房還有一個木榻,擠一擠還是可以睡下的。

但白善他們就不一樣了,四個少年去看了一下所謂的下房,就是大通鋪,然後成功被逼退,乖乖的回到上房後道:“我們四個擠一擠吧。”

滿寶特別大方的揮手道:“把我房間的木榻搬過去就好了。”

大吉便帶著護衛去搬,還有家丁從車中拿出他們的被褥木盆等物,拿到房間裏全部給他們替換。

不僅店裏的夥計們,就是尤老爺都看得一楞一楞的。

管事見他們這麼吃驚,就扭頭對他們笑了笑道:“我們家幾位公子都有些認床,所以要用自己習慣的被褥和枕頭。”

夥計們反應過來,打量了他們一眼,這才發現他們和以前過路的客商不太一樣,身份似乎更貴重。

他們笑了笑,然後接過他們客棧裏的被褥和木盆等拿下去。

正好,下房那裏一下住進來這麼多人,正需要被子呢。

周立如也從馬車裏抱出她們姑侄倆的被褥,滿寶則把木盆和毛巾這些日常用品拿出來放到房間裏。

他們在外住宿也都是這樣的,只是之前是住驛站,這些事都有驛站的仆婦幫忙做。

自己做也挺不錯的,滿寶上上下下兩趟,活動了一下後,感覺坐了一天馬車的酸疼減輕了許多。

她將窗戶打開探頭往下看,就對上坐在外面大棚底下喝茶的幾人目光,滿寶客氣的沖對方笑了笑,頷首後將目光放遠,只見天地間黃沙漫漫,似乎沒有盡頭的黃色,這才收回了目光。

她關上窗戶,大棚裏的人也收回了目光,一人舔了舔嘴唇後道:“大哥,這小娘子長得可真好,細皮嫩肉的,一點兒也不像我們這兒的人。”

對方也收回了目光,將碗中的酒一飲而盡,道:“收好你的招子,沒看出來嗎,這是官家。”

對方一楞,問道:“官家怎麼走我們這條路?”

他道:“另一條道上鬧匪患鬧得厲害,那邊路不通自然就只能走這邊了。”

對方興奮起來,叫道:“是不是因為天花?”

他們老大沒說話。

他就道:“照我說,現在天花剛過,大家都還人心惶惶呢,我們趁著這個機會打下一兩個城鎮,把東西搜刮了就走,也足夠我們富貴一輩子了。”

關了窗戶的滿寶則轉身出去找聶參軍,聶參軍正在隔壁和白善說話,滿寶一推門進來倆人便轉頭過來看。

滿寶關上門,轉身道:“這家客棧裏住的人似乎有些不一樣,聶參軍,你要不要派人去打聽一下?”

聶參軍沈著臉點頭,“白公子也正和下官說起此事,我也覺得這家客棧住的人似乎過於悍勇,下官一會兒就去查問。”

滿寶點頭,低聲道:“看好我們的行李。”

聶參軍便決定晚上過夜安排兩倍的人看守行李。

等他退下,白善這才問滿寶,“你也感覺到了?”

滿寶道:“上上下下兩趟,他們的目光讓我很不喜。”

她道:“今天我們早些休息,第二天一早就啟程離開。”

白善應下,讓管事去安排補給的事兒。

他們這麼多人路上要吃喝,哪怕只準備兩天的食水也不少,不過這種事一直是管事在做的,只不過因為這次入住的感覺不是很好,所以滿寶決定一會兒親自去看看準備的食水。

結果她還沒去呢,管事就一臉無奈的找了上來,躬身道:“少爺,滿小姐,這家客棧的食水太貴了。”

滿寶都不問有多貴,直接道:“那就買些青菜就好,我們隨行帶的米面和肉蛋都還有。”

管事:“……還有水。”

“補唄。”

管事強調道:“這兒的水要錢,而且很貴。”

他們沿途補充的都是生水,路上自己燒開,所以直接去井邊打就是,一般驛站的夥計直接就能給你安排好,並不用自己操心,哪兒還想到連水都要錢呢。

滿寶後知後覺反應過來,“哦,這是大漠呀,水是會貴。”

白善則是瞪著眼睛問,“這兒水少,那還能沐浴嗎?”

滿寶也緊張起來,“不能洗澡?”

管事:……我們現在談的是這個嗎?我們談的不是錢的問題嗎?

白二郎也扭頭看過來,嚴肅的和管事道:“爺必須要洗澡!”

劉煥:“不錯!”

一旁的殷或笑道:“錢不是問題。”

管事松了一口氣,正要告辭退去,白善突然叫住他問道:“水多少錢?”

管事道:“一桶二十文。”

眾人一起瞪眼,連殷或都忍不住咋舌,“我們一晚上的上房多少錢?”

管事:“八十文。”頓了頓,他補充道:“不算洗澡。”

白二郎就扭頭看向白善,“我記得我們住驛站,一間上房也就五十文吧?驛站的房間比這好多了。”

白善道:“物以稀為貴,這一條路上就這一家客棧。他們的水井是單獨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