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3章 最後一個

滿寶引著他們踩過不太明顯的路,撥過一些野草便到了荒廢了許久,雜草叢生的菜地。

段刺史很懷疑,“寶藏會藏在這裏?”

白善看了滿寶一眼後便肯定的點頭道:“會吧,以我的經驗來說應該就這幾處。”

段刺史覺得能叫別人猜出來的藏寶地點也不算多隱蔽,還是聰明人藏東西的地方都有共通之處?

段刺史這麼想的,也這麼問了。

白善便意味深長的道:“我可以猜中他們藏寶的地方,不代表我就會藏在這些地方。”

他有些不屑的道:“一群需要落草為寇,打家劫舍才能在這世間立足的人怎麼會是聰明人呢?”

段刺史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他也看了眼周圍,問道:“東西藏在哪兒?”

滿寶倒是知道東西藏在哪裏,但她可以直接說嗎?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因此道:“先隨便挖一挖吧,肯定不會在菜地裏,只能在旁邊。”

於是士兵們就四處挖起來。

鋤頭這些東西都是從賊窩裏搜出來的。

滿寶則背著小手根據科科的指點轉了個彎走過去,科科道:“就在宿主三步外的地下。”

滿寶看著眼前的墳,心中驚訝,“在墓裏?”

科科道:“假的,裏面沒有屍骨,只有他們藏的東西。”

滿寶就繞著這座墓轉了一圈,等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過來以後就指著它道:“挖開。”

段刺史一震,不等滿寶找借口,他便一拍手,“我知道了,這些馬賊死了大多丟棄在草原上天葬,死的人質更是直接丟到山裏給狼吃了,誰會埋在地下,還堆了那麼大一個墓?”

滿寶:“……對!”

於是大家就上來挖。

白善和滿寶站在一起,感嘆道:“段刺史越發聰明了。”

滿寶深以為然的點頭,她都沒想到這一點兒呢,正打算胡謅一下泥土的新舊,感覺之類的東西,結果段刺史就給他們找了個這麼好的理由,他們不用都不行。

墓地被挖開,鋤頭叮的一聲碰到了棺材,他們看了一眼刺史,見他示意便繼續挖,等把整具棺材挖出來,士兵們就想先把它擡起來,結果四個人一用力,竟然紋絲不動。

四人有些尷尬,段刺史就微微瞇眼,道:“將蓋子打開看看。”

大家就敲敲打打起來,總算把釘子撬出來,這才打開棺材。

一打開,大家就驚呆了,只見裏面一大半放著金銀,另一邊則是各種盒子。

白善跳下去,伸手拿起一個盒子打開看,只見裏面滿滿當當的寶石,一盒子的蜜蠟。

他手一頓,放下後拿起另一個打開看,這一個裏面全是各色寶石,但沒看錯,應該是同一種石頭,只是顏色品質不一樣而已。

其中一顆紅寶石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芒。

白善便感嘆道:“原來這才是最值錢的一處寶藏呀。”

段刺史楞楞的點頭,然後皺起眉頭,馬賊打家劫舍是賺錢,但有這麼賺錢嗎?不說這裏面整理好的各種各色寶石、珍珠和香料,甚至是放在棺材最底下的兩把寶刀,就那一塊一塊壘滿大半個棺材的金銀就不易得。

他伸手拿出一塊金磚,才一入手他就知道這是品質不錯的金子,特意鑄成金磚的。

一旁的銀磚也壘得很密實,怪不得他們擡不起來,他們擡起來才有鬼了。

滿寶只有一個念頭,“段刺史,你們涼州要發呀?”

段刺史:“……周太醫,同發同發。”

這裏有三成是他們的。

白善也回神,回頭笑道:“段刺史這就客氣了不是,我們有三成,你們也有七成呀,而且我們分的人可不比你們那邊少。”

段刺史回神,笑了笑後對士兵們道:“收拾好了運下山去。”

白善也放下手中的金磚和銀磚,笑著拉小夥伴們下山去。

段刺史一回到大營就去關押匪首的帳篷,白善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拉著滿寶去找莊先生,將他們今天找到的寶藏細細地說了。

莊先生好奇的問:“你懷疑那些金銀有問題?”

白善道:“太多了些,而且和前兩個寶藏很不一樣,這一次挖出來的寶藏特別整齊,這也就罷了,那金磚和銀磚不是山上可以燒出來的。”

莊先生:“搶來的?”

“哪個商人會帶著金磚和銀磚上路?”別說金磚和銀磚,就是金錠和銀錠都不會有多少,山寨裏的那些金銀多是他們劫了過路的貨物後拿去賣了換來的。

不錯,就是這麼神奇,馬賊們搶奪過路的商人,搶了貨物後又拉到別處充當商人將東西賣給其他商人換回金銀。

因為涼州處於進出西域的路上,所以寶藏中有很多沒處理的綢緞錦綾、瓷器,還有寶石和香料。

全是西域和中原的特色產品。

而金磚和銀磚……

白善道:“我仔細看過,上面也沒有官印,所以不是官銀,應該是私鑄。”

這不少見,世面上很多金銀都是私鑄,可是這樣大量且整齊的私鑄……

莊先生略一沈吟便問道:“段刺史察覺了嗎?”

“是,他提審匪首去了。”

莊先生便滿意的點頭,“既如此這事我們就不用管了。”

他道:“這是段刺史轄下,這些事該他管的。”

“那我們的三成金銀還要嗎?”

“為什麼不要?”莊先生道:“你就當什麼都沒察覺。”

白善:“……我以為他需要上交這些金銀,畢竟可能有問題。”

莊先生不在意的揮手道:“有問題是有問題,但也不妨礙我們分贓,放心吧,段刺史心中有數,這種證物一樣留下一件就足夠了。”

幾人聽住,白二郎問:“這些戰利品段刺史都要私吞嗎?”

莊先生就笑道:“算不上私吞,打仗的花銷,還有給將士們的打賞,給傷殘士兵的醫藥和撫恤,再給軍隊和刺史府留存一些,剩下的就沒多少了。”

還要給心腹們分一分呢,他道:“打仗都是這樣的,武將們多是如此積累錢財,陛下也都知道的,何況涼州貧瘠,距離京城又遠,上交的東西少一些,就是戶部和兵部都不會太過追究。”

更別說打仗出身的皇帝了。

大家就一起扭頭去看殷或,驚嘆道:“那你家得有多少好東西啊。”

殷或:“……”

他有些遲疑道:“不算多吧,好像李尚書他們家裏更多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