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2章 收獲

周立如一刀下去,很輕巧的在衣領上砍開了一個口子。她將刀尖擠進去,直接劃開,然後大家就看到了裏面一片薄如蟬翼,貼著衣領結扣的金片。

眾人驚嘆,大家都會藏東西了。

滿寶下意識的垂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袖子,她袖子裏也藏了一片金片,那還是周四郎托人融的,聽說縫在袖子裏一點兒感覺也沒有,這種東西只應急的時候用。

周立如和劉煥都有了收獲,大家也找到了些靈感,跑到其他房間裏翻找那些人質的破爛衣服。

親兵小心的看了一眼段刺史,也很想去湊一下熱鬧,但六個房間很快被他們瓜分完了,他便嘆了一口氣,繼續老實的跟在刺史身後。

殷或還坐在第一間房的椅子上,在桌子邊緩緩的喘氣,這座山不高,但從下面爬上來還是累人得很。

殷或見他們都跑了,便呼出一口氣,用手撐著桌子打量起這間房來。

護衛生怕少爺累到卻又不說,忙上前道:“少爺,您要不要喝些茶水?”

殷或回神,看了他一眼後點頭。

護衛便出去,不一會兒就拎了一壺茶和一個茶杯上來給殷或倒茶,已經退出門外,卻沒有到別處去的段刺史看得楞了好一會兒。

搜查馬賊的窩還要帶著茶水?

不過一想到殷或的身體狀況他又釋然了,然後擔心起來,“殷公子感覺如何?若是身體不適,不如叫周太醫過來看看。”

殷或拒絕了,笑著解釋道:“只是有些口幹而已,我上次還爬了長城,什麼事也沒有的。”

段刺史這才笑道:“殷公子的身體比之從前大好了。”

殷或並不認識段刺史,但段刺史認識他他卻不稀奇。

很多人都認識他或者聽說過他,這並沒有什麼稀奇的。

段刺史也想和殷或聯絡一下感情,主要殷禮得寵,他很久以前還在殷禮手底下幹過呢,後來是走了太子的路子才開始外放當官的。

殷或垂著頭似乎在認真的聽段刺史說話,偶爾還會回一兩句,但很快他的註意力就轉移開了。

段刺史說完話發現捧場的人不出聲了,便好奇的看去,見殷或怔怔的盯著桌子的一角看,便問道:“殷公子,你怎麼了?”

問完心一提,他不會真的不舒服吧?

殷或卻是伸手摸了摸自己左手邊的那個桌角,稀奇的道:“段大人,你不覺得這邊的桌角有點兒問題嗎?”

段刺史定睛去看,看了半晌後虛心問道:“這個桌角有什麼問題?”

“我覺得它比旁邊的兩個角要凸出一些。”

段刺史認真的看了看後道:“是嗎?好像是有一點兒……”

看著差不多啊,而且就是凸出又怎麼樣?桌子用久了有所損耗不是正常的嗎?

磕了碰了,或者潮濕發脹不都是正常的嗎?

但殷或不覺得呀,這是哪兒呀,是賊窩呀,是小夥伴們都找到寶藏的賊窩呀,於是殷或道:“會不會有人把東西藏在桌角裏?”

段刺史尷尬的笑了笑道:“應該不會吧,誰會往桌角裏藏東西?”

殷或卻堅持,“砍一砍就知道了。”

段刺史:……

殷或卻已經起身,還讓段刺史起身,然後讓護衛將那個桌角砍下來看一看。

護衛沒什麼感覺,少爺讓他砍,他抽刀刷的一下就砍了,桌角被砍下,裏面什麼也沒有。

殷或見了失望,見桌子已經缺了一角,幹脆道:“幹脆把另外三個角也砍了吧。”

段刺史:……

護衛頓了一下,覺得自己的刀還鋒利,砍頭都能砍下來,再砍幾塊木頭應該也沒問題,於是便唰唰唰的三下將三塊桌角都砍了,他知道他家少爺在有些事上有毛病,因此三塊桌角都砍得差不多。

桌角落地,殷或還蹲下去撿起來看了看,確定真的沒東西後便嘆了一口氣,將之都放在桌子上排列好,退後一步道:“走吧,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

結果一轉身就不小心碰到了側後方的凳子,也是他之前坐的凳子。

他低頭看了一眼,幹脆指著凳子腿道:“把凳子也砍了吧,或許裏面有呢?”

段刺史已經不想說話了,退後一步把自己的凳子也讓出來,他要是砍完那個想砍這個也可以。

殷或還真想,不過得先砍了自己的才好開口。

護衛摸了摸自己的刀,到底不舍得用刀去砍那麼粗的凳子腿,因此將凳子拿起來掂量了一下,轉身便砸在了炕沿上,凳子四分五裂,他將還算完好的凳子腿交給少爺看,“少爺,並沒有什麼東西。”

殷或正要點頭,眼角的余光卻看見遞上來的凳子腿裏有什麼一閃而過。

他楞了一下接過,問道:“凳子腿原來是空心的嗎?”

段刺史就笑道:“怎麼可能是空心的?自然是實心的了……”

段刺史說到這裏一頓,臉色就有些怪異起來。

殷或看了一眼裏面,便展顏笑起來,遞給護衛道:“裏面有東西,取出來。”

護衛接過探頭一看,看到裏面似乎有圓潤的光芒一閃而過,他瞪大了眼睛,便抽出刀來砍了一截。

幾顆東西便從凳子腿裏振動這落下,殷或眼疾手快的接住了一顆,是一顆足有小拇指那麼大的珍珠,還是粉色的。特別的圓潤。

段刺史:……

搜完了其他屋,或多或少有些收獲跑回來的滿寶幾個正好看到這一幕,也驚呆了,然後看了一眼屋裏被他們砍得很整齊的四個桌角轉身就跑,“快快快,回去砍一下桌子凳子,說不定裏面也藏有東西。”

才回來的滿寶和白善幾個瞬間又跑沒影了。

段刺史:……

可惜,他們好運也就到此為止了,主要能在凳子腿裏藏東西不僅要有機智,還得有天時和地利,藏東西的那條腿本來就有問題,有人才能把東西藏在裏面,就不知道是誰,是活著還是死了。

段刺史道:“應該是死了,總不能是尤老爺藏的吧?”

還真不是,看那凳子腿的斷面就知道不是了。

劉煥對殷或嫉妒不已,“你運氣真好。”

“這也是實力,”白善嚴肅的道:“畢竟誰會被凳子拌了一腳後就砍凳子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