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9章 尋寶五

說罷又看了一眼正蹲在箱子邊上的滿寶,有些不滿的和白善道:“你都知道討她的歡心,難道我不能討她的歡心?”

白善知道他說的後一個她是明達公主,聞言笑道:“等到了西域帶你去找,聽說西域的寶石特別的多,肯定會有更適合公主的。”

滿寶道:“明達更喜歡玉。”

“不可能,她更喜歡寶石,”白二郎肯定的道:“我上次送她珍珠,她看見的時候可高興了,這種亮晶晶的寶石誰會不喜歡呢?”

而貓眼石還是其中之最,他還是覺得那一顆貓眼石好。

白善想了想後道:“你要真喜歡,我們可以私下找段刺史商量一下。”

“這個怎麼商量?那一顆貓眼石的價值比這箱子裏的東西加起來都貴。”說到這裏白二郎也覺得這些馬賊不識貨,那麼好的東西也不單獨放,竟然一起塞在裏面,簡直太暴殄天物了。

白善道:“你手裏不是有另一樣寶物嗎?”

“蘇合香?那個能換貓眼石嗎?”

白善就道:“這種東西看的是個人的喜好,貓眼石是貴重,但除非自己喜歡留著自用,不然要變現,只怕還比不上你那一盒蘇合香。”

他道:“這麼大一顆貓眼石在涼州是賣不出去的,給過路的客商,不論是要往西域去的,還是往中原去的都掏不出這麼多錢來,讓人直接帶到京城去賣,買得起的是不少,但肯花這麼大一筆錢買這一顆貓眼石的卻不多。”

“他是朝中官員,用他的名義往外賣,價高價低都不好,不用他的名義,焉知不會遇上強買強賣的人?”而一州刺史,尤其還是涼州這樣偏僻地方的刺史,在京城顯然是沒多少面子的。

現在段刺史興奮不已,等他冷靜下來就知道這東西有多不好變現了。

相比之下蘇合香就很簡單。

這香貴重,且貴人們都很喜歡,又是一塊一塊的,人家嫌貴,你再多切成幾塊小的就行,哪怕不借他的名號,讓一個管事冒充是西域去的商人就能出手。

不說到京城,進了夏州,這種好東西多的是人買,也大多能給得起錢。

貓眼石只有一顆,又不能分了,價錢是高,但也正因為高,一般的權貴富人都不會買。

對於白善,白二郎是很相信的,所以重新高興起來,興致勃勃的蹲下去和滿寶一起翻箱子裏的珠寶,“這些人怎麼什麼東西都塞在裏面?”

山洞裏不好清點,所以滿寶挑選了好幾樣自己特別喜歡的放在另外的盒子裏以作區分外,整個箱子都叫士兵們搬出來了。

白善將那個盒子交給段刺史的親兵,道:“單獨放著,回頭分……戰利品的時候我們要這些。”

親兵就恭敬的給他們收著。

段刺史已經把貓眼寶石藏好了,此時紅光滿面的走上來招呼他們,“來來來,大家一起來清點一下這山洞裏的東西。”

山洞裏的東西比樹洞裏的多多了,論價值的話,那一箱珠寶就抵得過樹洞裏那些金銀了。

所以段刺史以為他們應該差不多已經把這群馬賊的東西掏完了,不過他還記得白善的推斷,他目光炯炯的問道:“要是再來兩個這樣的窩點……”

白善:“……不一定有,那只是我的猜測。”他看了一眼滿寶後道:“就是有,我估摸也就還有一個,畢竟這山洞裏的東西不少了。”

滿寶點頭。

段刺史略一思索後也點頭,“不錯,他們打家劫舍是賺錢,但總不至於富可敵國去,再來一個這樣的窩點應該是極限了。”

段刺史興致勃勃的道:“要不將這裏交給他們,我們再去各處搜一搜?”

滿寶也興致勃**來,白善就擡頭看天。

大家下意識的跟著擡頭望去,段刺史問:“天怎麼了?”他們總不能藏到天上去吧?

滿寶:“……天黑了!”

段刺史這才留意到天色是有些暗了,他無限惋惜,“今日怎麼過得這麼快?”

白善皺了皺眉道:“山中夜裏不安全,我們下山吧,明天再上山。”

段刺史自然沒意見,於是讓人去賊窩裏叫上還在拆房子的士兵們下來,把他們找出來的金銀珠寶全都帶上。

剛從山洞裏搬出來的東西帶箱子的還好,可那些裝銅錢的麻袋很不結實,連繩子都有腐爛的痕跡,要是這麼搬下去,很可能錢一路撒著下去。

段刺史自然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所以讓人去賊窩裏叫人時他還讓人找些麻袋或箱子帶下來。

他們也擼了袖子蹲下去撿地上的錢,幹這種粗活大家一點兒也不嫌棄,甚至還津津有味起來。

哪怕這是銅錢,可不知道為什麼,數起來比數金銀還要開心。

滿寶將地上散落的銅錢一枚一枚的撿起來放在一塊扯下來的麻布上,等攢滿了就拎起來往空箱子裏一倒,丁零當啷的聲音響起特別好聽。

白二郎是撿一枚丟一枚,全場就聽他在不停丟銅錢的聲音。

人多,錢再多也不夠撿的,大家將所有的銅錢都挪到新的麻布袋和箱子裏,然後就開始滿載而下。

滿寶找了親兵,親自抱著自己挑選出來的珠寶下去。

一到山下,眾人就有些傻眼。

段刺史顯然對這次上山尋寶不是很抱希望,所以來的時候他們騎馬,士兵們一半騎馬一半跑著來,一輛車也沒有。

結果現在……

段刺史沈思片刻,到底還是讓人快馬回去叫車,他則趁著這功夫和白善打探起來,分了贓……戰利品後他們要怎麼處理。

白善笑道:“我們人多,涼州距離夏州也不是很遠,可以派幾個人先把一些東西送回夏州去。不過段大人要是肯全部結算金銀給我們,我們就沒這個煩惱了。”

段刺史略過最後一句話,笑問,“怎麼,白公子在夏州留有人手?”

白善就笑道:“新上任的夏州刺史楊和書是我們幾人的學兄,東西可以暫時寄存在他那裏,周大人的兄長常往來草原和京城,到時候托他帶回去就是了。”

段刺史目光一閃,所以白善他們有處理這些貨物的渠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